5.我的死党郭庆

    定下来的班干部名单果然和我所知道的一样,刘科生是班长,赵颜妍是团支部书记,谢伟是学习委员。体育委员是一个叫何大力的体优特长生,文化课差的一塌糊涂,前世的时候每次考试倒数几名总是我们几个。

    宣布完班干以后,叶潇潇让所有男班干到教务处去领书。我望着满脸骄傲走出教室的刘科生等人心里一乐,真是一帮小孩,还以为当上了什么大官,其实就是免费帮老师干活的长工。

    我翻着手中那略带有墨香的教科书,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也许只有当过学生的人才会记得这种味道,我工作以后,每天都要查阅大量书籍,但是却再也没闻到过这种墨香。

    赵颜妍奇怪的看着我把每本书都打开放在鼻子下面猛闻,她也打开课本闻了闻,奇怪的问道:“刘磊,你在闻什么?”

    我正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中,顺口答道:“墨香味啊,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了。”

    赵颜妍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你这个人好奇怪,好像你比我大很多似的。”

    我吓了一跳,立刻干笑道:“没有,我也是听我一个哥哥说的。”

    “哦!”赵颜妍点了下头。

    叶潇潇看每个人都拿到了书,就对我们说道:“今天晚上回去把书都包上皮,必须是牛皮纸或者挂历纸,封皮不能有图案,明天上课检查!”

    我日,不就是一本课本吗?搞得这么隆重,我在危软的时候有多少比这珍贵的资料也没见哪本上包个皮。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中午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郭庆找我一起去吃饭。看来虽然我重生了,但是历史还是没有发生改变,前世的时候就是因为郭庆找我一起吃饭,后来我俩才成为了好朋友。忽然一个不好的念头涌现在我的脑海里,如果历史每发生改变,那么赵颜妍最终还是不会成为的我的女朋友。

    “你怎么了?”郭庆见我脸色煞白,以为我有病了,关切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至少我现在拥有了郭庆这位好朋友,我不得不承认他对朋友那绝对是义气的没话说,在我们高二那年,四班一个叫于文瑞的欺负我,一向性格懦弱的郭庆二话没说抄起个板凳就和他干了起来,结果被于文瑞打得很惨一个礼拜没来上学。但是之后他对我说,如果能重新选择,他还是回义无反顾的冲上去。

    “哥们,你行啊,班花成你同桌了!”郭庆见我没事,就和我聊了起来。

    “那是啊!我不早就和你说了她能成为我的同桌嘛!”我大言不惭的道。

    “切,你就吹吧。算你走运了,不过哥们我和你说,你要是对她有意思,可要趁早下手啊!”在我的前世里,高中只由郭庆一个人知道我喜欢赵颜妍,没事儿的事后总喜欢给我出谋划策,但是我却从来没敢去做点什么。

    想到这里,我不禁嘿嘿在那干笑,这郭庆不愧是我后来的死党,认识我没到一天呢就看出来我喜欢赵颜妍了。也是,分座的时候我都已经说得那么露骨了,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就是傻子了。

    郭庆看我不说话,急道:“你别和我说你对她没想法啊,我可告诉你,咱们班对她有意思的人多了去了。上午我还听见我前面的几个男生议论你同桌呢!咱班的班长好像对她也有点意思,发书的时候一个劲的往你边上描!”

    我靠,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郭庆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人才。但是我知道,这小子和我一样,私底下什么都是一套一套的,一到真去做时就怯场。前世里,我们就总在私下里议论怎么样才能成为焦点人物,但是直到高中毕业,我们还是默默无闻。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着我俩感兴趣的话题,虽然今生我的性格和以前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但是我的潜意识里,郭庆就是我的死党。一顿饭下来,我俩成了无话不说的铁哥们。当然,这个无话不说只是针对郭庆而言,我要是把什么都告诉他还不把这个十多岁的小孩吓成精神病啊。

    我回到教室,发现刘科生正坐在我的椅子上,眉飞色舞的和我内定的老婆讲着什么。赵颜妍显然对他所说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在那儿翻看着今天发下来的新书,偶尔对刘科生点一下头。

    妈的,这家伙下手够快的,趁我不在就坐到我这儿来了。我走到我的座位旁边,轻轻地敲打了两下课桌,冷冷地说道:“麻烦你让一下。”

    刘科生正讲得兴起,见我打扰,不耐烦的说:“我正和团支书商量班级以后开展工作的问题,你等一会儿!”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是午休时间,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情。如果你要讨论工作,麻烦你换个地方!”

    刘科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表情不悦的站了起来。要知道他在初中也是班长,他说话是相当好使的,谁敢不服从啊,到时候去班主任那里参你一本那可有你受的了。

    刘科生冷哼了一声,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瞪了我这个挑战他权威的人一眼。

    见刘科生走了,赵颜妍小声对我说:“你怎么敢和班长那么说话啊,你就不怕他去叶老师那里告状?”

    我不屑的冷笑道:“随他去吧!”

    赵颜妍看我的表情以为我生气了,连忙解释道:“刘磊,你别误会,我不是在教训你,我只是怕——”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满脸微笑的对她说:“我当然误会了,我误会刚才那家伙在骚扰我美丽的同桌,所以就把他撵走了。”

    “你!”赵颜妍没想到我表情变换这么快,而且还说得那么直白。其实赵颜妍早就清楚刘科生和自己套近乎是因为什么,小学的时候,赵颜妍就是众多男生爱慕的对象,所以刘科生没说几句,她就清楚了他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会被我点破了,小脸一红,别过头去哼道:“不管你了!”

    我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嘴里哼起了我前世听过的流行歌曲。我瞥了一眼在那儿假装看书的赵颜妍,从她的表情我就能看得出来,她绝对是在那儿竖着耳朵偷听我唱歌呢。

    十几岁的小孩,在我眼中还是太嫩了,哪能和我这深深懂得察言观色的商场老狐狸比啊。果然赵颜妍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来问道:“刘磊,你唱的是什么歌啊?我怎么没听过?”

    “练习。你没听过?”我随口说道。不对,她当然没听过,这歌是2003年以后才流行的。在我看来是一首老歌,可是对赵颜妍来说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这首歌。

    “没有。”赵颜妍摇了摇头:“不过听好听的,谁唱得?”

    “这个——这个,我也忘了!”我靠,我总不能和她说是刘德华吧,赵颜妍的偶像就是刘德华,如果我说了还不当场露馅啊。

    “哦!我还想去买一盘这个磁带。”赵颜妍失望的点了点头。

    “不过——”我正色道:“如果你把买磁带的钱给我,我可以随时为你唱。”

    “去死啦!”赵颜妍见我一本正经,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说。

    经过这一番胡侃乱砍,我和赵颜妍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这样的效果我已经十分满意了,我这一天和她说的话比我前世高中三年加起来的都多。

    我可不指望一天就能泡到她,虽然我现在极度自信,追个小女孩还不是轻松加愉快,但是不论什么事情如果操之过急反而会弄巧成拙。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