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散打训练

    郭庆他家里人估计也都和我妈一样,一听有劫道的,立刻同意。

    周六,我和郭庆约好在四中门口,然后一道坐车到少年宫的散打班。

    我和郭庆按照宣传单上的地址,来到少年宫一楼的报名处。到处站着的都是来报名的孩子和家长,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前世中我知道青少年教育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这种行业大概在九七年后遍地开花,而这时的新江市,只有少年宫一家独家垄断。

    虽然我知道这个行业简直可以用暴利来形容,但是我十分清楚,目前来看我不可能从中分一杯羹。一是我没有启动资金,二是我手中也没有教师的资源。

    好不容易排到我和郭庆,我对报名处的老师说:“老师,我俩想报散打班!”

    报名处的老师看了我俩一眼问道:“散打很危险,有可能受伤,你们家长都同意了吗?”

    我俩点了点头赶紧说:“同意了!”

    “哦!”报名的老师地给了我俩一份报名表说道:“把表格添了然后去收款处把试听费用先交了。”

    我和郭庆接过报名表,上面写着,试听费5元。看来真是时代不同啊,试听还要交钱,我记得前世的时候各种青少年特长班的广告铺天盖地,而且试听都是免费的。

    我翻看着报名表,正面是需要填写的个人信息,就是姓名年纪就读于那所学校之类的。背面上方是填写说明,下方是少年宫其他开放课程的介绍,我简单的扫了一下,大概是舞蹈美声钢琴之类的。忽然我的目光停留在了三个字上,我猛得一拍大腿,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对报名处的老师问道:“老师,你们这儿计算机班开课了吗?”

    报名处的老师看了一眼什么东西,对我说道:“还没有,明天上午第一堂课,要报名吗?”

    “嗯,麻烦您给我一张表格。”我说道。

    我接过表格,发现上面的条款和散打班的大同小异,只不过试听费竟然多了一倍,是10块钱。我摇了摇头,看了这时候计算机并不普及啊,在一般人的眼中,这还是高科技的产物,想学习都要花这么大的价钱。

    郭庆看我又要了一张计算机的表格,惊奇的问我道:“老大,你学这个干什么?”

    “邓主席曾经说过,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我想起了前世听到过的一句名言。

    “切——,”郭庆不屑道:“我对这个不感兴趣,不能陪你了,老大。”

    我一笑说道:“没关系,我也就是觉得好奇,没准听一堂就不听了。”

    我心想,郭庆不参加也好,省得到时候我编程的时候他再问这问那。

    交了试听费,我和郭庆按照报名表格上的地址找到了位于少年宫顶层的散打训练场,里面摆放着很多种在我看来非常老式的健身器械。一个浑身都是肌肉的精壮男人接待了我们,通过谈话得知,他就是我们的散打教练,姓钟,单名一个阳字。曾经是松江省(我们省,新江市是省会)散打联赛青少年组的冠军,后来大学毕业以后,来到少年宫给学生讲课。

    前世的我也曾参见过类似的联赛,获得了全国大学生散打冠军,我深知其中的艰辛。看来这位钟阳教练肯定也拥有不俗的实力。这对于其他上课的人来说时非常幸运的,良师出高徒这句话并非是空穴来风。但对我来说,教练的好坏并不重要,前世的我已经熟练掌握了散打的各项技巧,如今我来少年宫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把力量锻炼上去。不要和我说为什么不去健身房,九四年有健身房吗?

    我和钟阳说明了来意,解释说我仅仅是来锻炼身体的,钟阳也没有反对,毕竟不管我学不学习,听课费还是一样要交的。

    上午是授课时间,郭庆和其他人一样和钟阳学习散打,我则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在强化训练我的身体。其他人包括郭庆都对我的举动很奇怪,但时间久了也都习惯了。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中午我和郭庆到少年宫附近的小饭馆吃饭。

    “老大,你怎么不学呢?钟老师教的可好了!”郭庆吃了一口炒饭对我说道。

    “你学不就行了吗?反正天天放学咱俩一快走!”我说。

    “你就别蒙我了老大,我又不是你爸,咱们学校门口那是市中心,晚上经常有警察巡逻,别说抢劫的了,连个小偷都没有。”郭庆白了我一眼。

    “呵呵,其实我就是想锻炼身体,至于学不学散打那并不重要。”我笑道。

    “唉,老大,我怎么觉得你有时候很神秘呢,根本就不像咱这个年龄段的人。”

    我听了心里一惊,我靠,不会让这家伙看出点什么了吧?

    可是郭庆却继续说道:“老大,你是不是蜂王浆喝多了早熟啊!”

    “我靠!”我骂道,吓死我了。“你小子才早熟呢,昨天咱俩一起去上厕所,我看见你那里不小啊!”

    “哎~老大,你能不能小声点,这个人**你怎么能乱说呢!”郭庆立刻闹了一个大红脸。

    下午,少年宫的训练场对参加散打班的学生免费开放,但是大部分人都走光了。十多岁的小孩自觉性还是很差的。

    当我和郭庆回到训练场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本来郭庆也不想回来的,下午准备去和我上游戏厅,但是我这个年龄已经对街机没有什么兴趣了,郭庆这个人主见性又比较差,见我回了训练场也跟了过来。

    我继续我的强化训练,郭庆则跑到一边毫无技巧性的打着沙袋。有着前生记忆的我,非常清楚什么样的训练对我的身体最有效,我在以最快的速度开发着我身体每一块肌肉的柔韧性。

    我的训练是有针对性的,虽然这种训练不能把我变成健美的体型,但是对力量的增加和身体的灵活性却有着很显著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