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输入法

    我回去后把我报了计算机班的事情告诉了父母,这次父亲没有反对,反而还鼓励我要好好学,不能半途而废。

    作为厂里技术工程师的父亲,深知学好计算机对以后工作的重要性。二话没说,就把学费给了我,还直夸我懂事,知道学习了。九四年,计算机还没有成为后来某些家长口中的游戏机,电子毒品。这时候的计算机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还是很神秘的,是一种高科技办公自动化的标志。

    少年宫的计算机房很小,只有二十台左右的电脑,都是清一色的联想386品牌机。我进去的时候屋里只坐了寥寥四五个人,完全没有昨天的散打班几十人的气势。怪不得试听费都要这么贵,如果少了可能连老师的讲课费都付不起了。

    这个年代的计算机对我们这一代来说是枯燥乏味的,远不如游戏机来得刺激。正是由于计算机的过于神秘,很多孩子甚至家长都认为这是离生活很遥远的一具科学仪器,只有少数有超前意识的家长会把孩子送到这里来学习。

    我找了一个靠后面的位置坐下,打开机计算机的电源。熟悉的自检音响起,一时间我心情澎湃,紧盯着屏幕等待着那熟悉的小窗户画面。

    嗯?怎么黑屏了呢?我望着眼前的提示符,猛然想起,这时候国内的计算机系统还是dos的时代。

    我日啊,这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催吗?前世用惯了图形界面的我竟然有一天要面对提示符,好在大学的时候还学过和tc2.0,不然还真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下手。

    我熟练的调出了硬盘中的文件目录,可以使用的语言竟然只有basic和logo,竟然连tc都没有安装。还有几个就是练习指法的小程序。basic是我前世时学的最差也是用的次数最少的一种语言,即使用也是用vb,根本无须记忆一些语句和函数。logo语言我干脆就没用过,甚至我也没看到我哪个同事用到过。

    “刘磊?”忽然我听到一个极其动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而这个声音我就是睡觉也可以听得出来,来自我可爱的赵颜妍同学。

    “刘磊,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赵颜妍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身边的一个机位上。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不是学舞蹈吗?”我停下手中的操作对赵颜妍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学舞蹈?”赵颜妍怀疑的看着我。

    靠,我一不小心差点露馅了,的确按理说我决不可能知道赵颜妍在这里学习舞蹈。学校刚开学一个礼拜,赵颜妍自己也从来没和我提起过,但是在我前世里,我却知道赵颜妍每周六都要来少年宫学舞蹈。但是这怎么能难倒聪明绝顶的我呢?于是我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昨天我来学习散打的时候看见了你。”

    “哦,原来你还练散打呢,真没看出来。可是不对啊刘磊,”赵颜妍话锋一转厉声道:“我昨天有事根本就没来上舞蹈班,所以刘磊,你赶紧如实坦白,这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能吧,我的老天啊!我简直是越描越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不过这个时候我的救星出现了,一个老头走上了讲台,对我们说道:“好了,大家静一静,我要开始讲课了。”

    果然赵颜妍被他一打岔,也不再追问我,从小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准备记笔记。

    我心中纳闷,难道她也来参加计算机班了?我前世的时候从来也没听说过啊?再说女孩子基本都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这点从整个教室就赵颜妍一个女生就可以看得出来。

    “你怎么也来学这个?”我问道。

    “谁规定就许你来不许我来了?”赵颜妍目不斜视的盯着讲台,嘴里小声说道。

    “只是你一来我就不能专心学习了。”我说趴在她耳边说道。

    “怎么就不能好好学习了,有我这个大美女在边上陪着你难道不好吗?”赵颜妍说完也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妥,小脸一红,羞愧难当。

    我装作没发现,继续说道:“就是因为我上课光看你了,才不能专心听课。”

    “去死吧,你!”赵颜妍哼道:“不知道是谁一上课就睡觉。”

    “那我也不能一上课就总看你啊,那你该不好意思了。”我大言不惭地说道。

    赵颜妍红着脸,像个大苹果,半天没吱声,最后轻声说道:“快听课吧。”

    “计算机是一门神秘的课程,我们可以用它画图,编辑文字,处理数据,甚至可以自己编写我们喜爱的小程序,比如游戏……”讲课的那个老头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讲述在我看来势必废话还废话的废话。赵颜妍却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在本子上记些什么。再看其他人也都听得兴趣盎然。哼哼,我在心中冷笑,等到学习编程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叫枯燥无味了。

    dos时代,编什么程序可以赚钱呢?一个版权法专利法还不是很完善的年代,中国的计算机数量本来就不多,而且还充斥着大量的盗版软件,这个时候想要让人们掏钱买正版似乎是不可能的,一时间我陷入了沉思。

    我双手飞快的敲打着键盘,这是我前世里每次思考问题时所做的无意识动作,满屏幕上被我敲入的全都是fhqutemvga,这是赵颜妍三个字的五笔字型的顺序。我苦笑着回过神来,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赵颜妍,这小姑娘还在津津有味的听着那老头扯淡,好像丝毫都没有注意我在做什么。亏了我这无意识的动作打出来的是五笔字型,要是汉语拼音这小丫头还不得以为我是心理变态呀,不过也说不准会感动得一塌糊涂最后以身相许,尽管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清了屏幕,看来我这个习惯可不是很好,如果以后身边的人都学会了五笔那可就露馅了。五笔!对了,我一拍大腿。据我了解,这个时代还没有一个特别完美的拼音输入法,很多人为了追求打字的速度都在拼命背着五笔的字根。而在后世里真正使用五笔输入法的人是少之又少,都被拼音所取代。而且一些不经常打字又工作在政府企事业单位的人让他们去学习五笔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如果我能把后世看到的智能abc、微软拼音那些windows下的拼音输入法综合改进后移植到dos平台下那肯定会掀起一股输入法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