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英语测验

    一直到快要上课的时候,赵颜妍才睡眼惺松的姗姗来迟。见到我问道:“醒了?”

    我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有你的爱心盒饭在边上诱惑着我,你说我能不醒吗?”

    “什么爱心盒饭?讨厌!”赵颜妍斜了我一眼继续道:“我的英语笔记你看了吗?”

    “没有。”我说。

    “你!真是没救了!”赵颜妍气道,然后就转过去不理我。

    过了半天,赵颜妍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呢。”然后从书桌里拿出了英语书对我说道:“我给你讲讲?”

    我说:“好吧!”虽然我不需要,但是我还是想知道赵颜妍给我讲课时后的样子。

    但是我的愿望破灭了,上课铃响起,叶潇潇拿着卷子走进了教室。环视了一圈说道:“把书都收起来,开始测验,时间是两个小时,题量虽然不大,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在抱怨声中,所有的人纷纷收起了手中的英语书。赵颜妍横了我一眼,收起手中的英语书,那样子好像在说:看你怎么办!

    发下试卷,原来还在抱怨的那些人也都纷纷安静下来,开始抓紧时间做着题目,赵颜妍也埋下头去,不再看我一眼。

    我拿起试卷,看了起来。第一题是汉译英,需要翻译的单词并不难,但是往往同一个词语可以翻译成好几个意思相同或者相近的英文单词。比如说单词“我”,汉语中不分主格宾格,但是英语中却分为“i”和“me”,这让我怎么翻译啊?万一我的答案和标准答案不一样那岂不是死定了?

    于是我举手问道:“叶老师,第一题的翻译到底怎么翻译啊?”

    叶潇潇见是我问的,没好气地答道:“平时上课怎么学的你就怎么翻译!”

    “上课的时候我睡觉了。”我此话一出口,全班同学一阵哄堂大笑。

    气得赵颜妍使劲在下面儿踩我的脚,小声骂我道:“你怎么总是给我丢人呢!”

    叶潇潇没想到我是如此的直率,甩出一句“你想怎么答就怎么答”就不再理我。

    算了,我心说,不就是翻译吗,反正也没几个词,我把意思相同的都写上就是了。

    写完翻译,下面的选择题和阅读理解就省事多了,不过这些句子也太幼稚了吧,竟然考我这个英语六级什么“天气预报”之类的!不到10分钟,我答完卷子,写上名交了上去。

    (不好意思,鱼人高中也和刘磊一样,光睡觉来着,不清楚高中英语第一单元讲的是什么,所以随便举例,数学物理亦是。)

    叶潇潇认定我肯定交的是白卷,看都没看就让我自己放到讲台边上。

    回到座位上以后,赵颜妍气道:“你怎么这么快就交了呢,不会做你不会蒙啊?你上次做数学题不是蒙的挺准的吗?”

    “蒙完了,”我说,“别忘了奖励啊!”

    赵颜妍脸一红,继续答卷,不再理我。

    ****我是分隔线,重生新作,,--&网--书号86766,作者:鱼人二代****

    我找出一张白纸,把我前世里所看到的一些中文输入法的特性和优点都列了出来,准备加以融合,反正现在这些东西现在还没研究出来,根本没有什么专利可言,更涉及不到侵权了。

    等我列的差不多的时候,考试也结束了。叶潇潇收了卷子,对下面说道:“刘科生,谢伟,赵颜妍跟我去办公室帮我批卷子。其他人自习。”

    等叶潇潇等人走了以后,郭庆立刻转过头对我说:“老大,你简直是我的偶像了,刚考试就交卷,你都没看见,叶老师的脸都气白了!简直就像个老妖婆!”

    老妖婆?我怎么没发现呢,反而觉得楚楚动人。

    “对了,老大,我觉得咱们星期六参加的那个散打班非常有用。昨天我在我家院里碰见一个原来净欺负我的一个小流氓,结果让我好一顿收拾,打得他满地找牙!”郭庆开心的说道。

    “嗯,打架技巧很重要。目前你学会了技巧足以应付街上的一些混混流氓,但是如果以后参赛或者真正遇上实力派的选手,力量也是很重要的!”我说。

    “老大,你好像懂的东西还真不少,但是你怎么不和教练学习散打啊,总是一个人在那儿健身?”郭庆疑惑的问道。

    “呵呵,我自然有我的理由!”我敷衍道。

    “哦!”郭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小孩子就是好唬弄。

    ****我是分隔线,重生新作,,--&网--书号86766,作者:鱼人二代****

    教师办公室里,叶潇潇把试卷平均分成三叠,刘科生三人一人一叠,然后给他们了一份标准答案,就出了办公室。

    忽然刘科生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怪叫起来,赵颜妍和谢伟两人同时抬头望去,原来刘科生手中拿的那份试卷正是刘磊的。

    “给我看看!”赵颜妍对刘科生说道。

    “看什么看啊!”刘科生一听赵颜妍要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十分钟答完的卷子有什么好看!肯定是蒙的,根本就不用在他的卷子上浪费时间!”说完大笔一挥,写上了一个大大的“0”。

    “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赵颜妍急道。

    “他和你什么关系啊,你这么着急?”刘科生刻薄的问道。

    “不论什么关系,每一个同学的试卷我们都要公平对待!你这是公报私仇!”赵颜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公报私仇?哼!他值得我这么做吗?公平?对待差生讲什么公平!”刘科生摆明了一副要与刘磊死嗑到底的态度。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叶潇潇走了进来。其实从刚才刘科生那一句怪叫,叶潇潇就站在门口了。之所以没进屋,是想听听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今谁对谁错她心里也了解了个大概。

    叶潇潇瞪了刘科生一眼:“把刘磊的卷子给我看看!”叶潇潇虽然不认为刘磊的卷子能出什么花样,但是无论学生怎么样,即使卷子是蒙出来的,作为老师也应该认真地去批注。

    刘科生从批过的卷子里把刘磊的卷子拿了出来,小心的递给叶潇潇。

    叶潇潇找了一只红笔说道:“刘磊的卷子我亲自批,你们继续批别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