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奖励我什么

    当听到刘科生在办公室中的所作所为时,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赵颜妍却劝我说:“刘科生这个人心眼很小,为人很阴险,以后你还是少去招惹他为妙。”

    我听了后却不以为然,老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怕他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除了打打小报告之外,谅他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但是此刻,我却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忽略了刘科生的家庭背景。

    放学后,我和赵颜妍并肩走进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这里本来是一个小花园,但是随着新z国的发展,教育业俨然成为了各行各业中最牛逼的行业之一,四中作为新江市的重点高中,自然影响力非凡,校长一句话校园太小,花园就成了四中的地盘。当然这和前世里我上大学的时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当时我听说有个城市的动物园和很多街道都一起划给了某所大学。

    “你要奖励我什么啊?”我拉着赵颜妍的手在小树林里漫步。

    “你猜!”赵颜妍眨了眨眼睛,调皮道。

    “该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我的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说什么呢你!没正经。”话没说完,赵颜妍的小拳头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闹了一会儿,赵颜妍突然停住了。睁大了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深情的说道:“刘磊——”

    “什么?”

    “闭上眼睛。”赵颜妍轻轻的说。

    我闭上了眼睛。我感觉到赵颜妍在我的嘴上飞快地亲了一下,当我睁开眼睛时,赵颜妍已经跳开了,脸红得像一个大柿子。

    但是这么一个好机会我怎么能放过呢,我立刻跑过去捉住她,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赵颜妍没有挣扎,满脸的羞涩中还带有几分兴奋。趴在我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我望着赵颜妍娇嫩欲滴的小脸,毫不犹豫地向她的嘴唇吻去。

    赵颜妍并不拒绝但是也不回应,小嘴紧闭。

    虽然我这也是初吻,但是前世里这方面的知识网上可是不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试图用舌头分开赵颜妍紧闭的牙关,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不老实的在那美妙的身躯上乱摸起来。

    “别——”赵颜妍刚说了一个字,嘴巴却张开了。

    我的舌头顺势而入,和她的绞缠在了一起。

    赵颜妍“嘤”了一声,就不再管我已经伸到她裙子下面的色手。本能的用舌头与我配合起来。

    终于,我的手顺利的伸进了她紧紧的小内裤中,来到了那神秘的地带。

    “不要——”赵颜妍含糊的发出了两个音节,但是很快就被她自己的娇喘声所淹没了。

    没想到十六岁的小女孩发育的竟然已经很好了,下面长满了密草,当我触碰到那道小沟壑时,上面已经潮湿一片……

    随着赵颜妍“啊”的一声大叫,浑身一阵颤抖,用嘴使劲地吸吮着我的舌头,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后背。

    不会吧,她的身体怎么会这么敏感呢,我刚刚还没抚弄几下。

    **后的赵颜妍紧闭着双目,满脸的娇艳。

    我把手抽了出来,透明的液体粘得满手都是,我小心的把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闻什么呢你!”赵颜妍见我在闻她的液体,立刻羞愧的大叫道。

    我听后故意的皱了皱眉,好像很难闻的样子。

    赵颜妍果然上当了,紧张的看着我,一副很失落的样子对我道:“很难闻吗——”

    我把手伸到了她面前,赵颜妍立刻把鼻子伸了过去嗅了又嗅,半天才很疑惑的说道:“没有味啊?”

    再看到一脸奸笑的我,赵颜妍就明白自己被骗了,气道:“死刘磊,坏刘磊!我讨厌你,人家再也不让你碰了!”

    嘴里这么说,赵颜妍的手却没闲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面巾纸,抽出一张递给了我,红着脸说:“擦擦吧。”

    虽然我心里很兴奋,有些不舍得擦掉,但是我还没有变态到有保存女生体液的嗜好。我接过面巾纸,擦净了手,与赵颜妍亲密的走出了学校。

    快到门口的时候,赵颜妍对我说:“我先走了,张叔叔就在外面呢,别让他看见了。”

    我点了点头,让她先出了学校。

    小树林里的假山后面,闪出了一个身影,用阴毒的目光盯着那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恶狠狠的说道:“妈了个比的!就他妈一个**还跟老子装清高,这个贱人早晚让你趴在我跨下!”

    “喂,于秘书吗?我是刘科生啊。”刘科生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哎呀,是刘公子啊!说吧,找大哥有什么事儿?”于秘书一听是自己主管上司的儿子,立刻谄媚道。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帮我找几个社会上的人。”刘科生说道。

    “怎么了?有人找你麻烦了?”于秘书焦急的问道。

    “那倒是没有,其实我就是想收拾一个人!”刘科生解释道。

    “嘿嘿,没问题!不过这人是谁啊?在新江市的地界里敢惹我们刘大公子,是不是不想活了!”在于秘书看来,那个惹了刘科生的人已经被判了死刑。

    “这事儿千万别告诉我爸啊!”刘科生提醒道。

    “放心吧,这事儿就包在大哥我身上了!明天你们放学我就叫人过去,等到地方了叫他们给你打电话。怎么安排都听你的,但是别真搞出人命来,要不你父亲那边也不好交待。”于秘书拍胸脯说道。

    “那行!就先这样吧,我爸要是升迁了肯定不忘给你谋个好位置的!”刘科生跑出了一个大绣球。

    “嘿嘿,那就承蒙刘公子吉言了!”于秘书笑着挂断了电话。

    哼!想跟我斗?也不看看我刘科生的实力,本来我还不想整死你,但是你要怪就怪你身边那个贱女人吧!明天老子非写解了你一条大腿不可!

    刘科生狠狠的一口痰吐在地上。

    (ps:既然大家这么希望这个反面人物尽早嗝屁,那我只好提前把他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