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打架

    一早上我的眼皮就跳个不停,当然,这不排除我昨天晚上回家以后心潮澎湃导致半夜失眠,但是我却总是感觉今天会发生什么事。

    果然,在我刚一来到学校,事情就找上了我。刘科生一脸嘲笑的走了过来,从袖子里甩出一个信封扔到我桌子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打开信封,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封“挑战书”,上面写道:

    (刘磊:

    放学后小树林里见,不敢来就放弃赵颜妍!是男人的话就别告诉老师。)

    无聊,我随手把信扔在桌上。妈的,电视剧看多了吧!

    赵颜妍拿起信,看完以后满脸关怀的对我说:“刘磊,我不想让你去。”

    我微微一笑:“没关系!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嘛?”

    赵颜妍却说道:“刘科生和我以前是一个初中的,虽然不是一个班,但是对他的为人我还是很了解的。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惹到了他,他纠集了社会上的几个小流氓把那个学生打成了植物人!事情闹得很大呢!”

    植物人?我一皱眉说道:“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我知道故意伤人致残是很大的罪名,就算他未成年,至少也能让他进少管所。

    赵颜妍摇了摇头说:“刘科生家里也有一些背景的,听说后来花了很多钱,后来伤者家属同意私了,事情才平了。”

    背景!忽然我明白了,我竟然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只把刘科生当成了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但是我却忽略了他的家庭背景。如此看来,他要是把我打死了,我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很可能就要自认倒霉了!但是我要是不去是不是显得太懦弱了?

    我狠了狠心,一咬牙,妈的!我这辈子重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赵颜妍么?如果让我离开赵颜妍那我还重生个什么劲啊!大不了拼个你死我亡。

    于是我狠下心对赵颜妍说道:“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管。”

    “哦!”赵颜妍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委屈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等了一会儿,郭庆来了。我把刘科生的那封挑战书递给了他。没想到这小子看完之后问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老大?你把校花给搞上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不避讳正坐在我旁边的赵颜妍。

    我干咳了几下,郭庆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声音太大了。

    我指着那封挑战书说:“郭庆,你怎么看的?”

    “怎么看的?”郭庆一跺脚,“妈的人家都骑咱脑袋上了,不给他点颜色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郭庆,这家伙在我前世的时候胆小如鼠非常懦弱,别人欺负他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是怎么了?难道说我阴错阳差的拉着这家伙去学散打,这家伙又成功的教训了以前的敌人之后性格大变了?看来非常有可能,我问道:“放学你去吗?”

    “去啊!”郭庆摩拳擦掌的叫道:“老大你去了我能不去吗?正好这几天手痒想找两个人开练呢。”

    这一天对我来说过的飞快,由于昨晚没睡好,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就快放学了。

    但是赵颜妍却度日如年,一天光为我担心了,上课的时候总是走神,连老师提问叫她名字她都没听见。

    放学以后,我让赵颜妍先回家,可是这丫头死活不肯,非要在教室里等我,没有办法,只得任由她了。

    我和郭庆大摇大摆的走进小树林,刘科生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在他后面还站着四个染了头发的社会青年。

    刘科生见我来了,立刻对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牛逼无限的走了过来。

    刘科生叫嚣道:“刘磊,你胆子还不小啊!两个人就赶来这小树林!”

    还没等我说话,郭庆就不耐烦道:“草,你他妈怎么那么多废话呢。群殴还是单挑?”

    刘科生不怒反笑了:“行啊!和我装牛逼是不是?这小树林里根本没有外人打扰,我能整死你信不?”

    郭庆可没那么好耐性听他唧唧歪歪,估计这小子的手早就痒痒了,正愁没有人给他当靶子呢。冲过去就是一记侧踢,把刘科生给踹了个狗啃泥。这个侧踢是讲究技术性的,没想到星期六刚学完这小子就给练成了。

    刘科生没想到这人竟然说打就打,一点前兆都没有。本来自己准备了那么多讽刺刘磊的话,还没等说呢就让人给踢了跟头。刘科生气急败坏的对后面那几个社会混混说道:“都楞着干啥呢?上啊!”

    几个混混才反应过来,把我和郭庆给围住。

    我一看这几个的体格心里就了大概,面黄肌瘦,典型的纵欲过度。也就外形上能吓唬吓唬人,真打起来就是挨踢那伙儿的。我对郭庆道:“自己行吗?”

    郭庆自信的说道:“老大,你就放心吧!”

    几个混混听了我的话,嘲笑的看着郭庆,其中一个骂道:“小崽子,不用你嚣张,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另一个个也说:“——————”

    但是我听不见他说什么了,因为没等他出声呢,郭庆就一拳砸在了他的下巴上。

    果然没令我失望,几个混混也就是吓唬小学生的主儿,郭庆没怎么费劲儿就全给干趴下了。

    我走到刘科生身边,冰冷的对他说道:“不要再打我老婆的主意,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我在重申一遍,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我就和郭庆潇洒的走出了小树林,就像电视剧里武侠片一样,两个大侠映着夕阳走出树林,他们的身后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

    忽然我想到赵颜妍这个小丫头还在教室里等我呢,我飞快地向教室的方向跑去。

    “等等我啊,老大!”郭庆正沉浸在这种自信心膨胀到极点的气氛当中,见我突然跑了,赶紧跟在我后面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