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被抓

    果然,赵颜妍还在教室里焦急地等着我,见我进来,飞快地扑入了我的怀里。

    “刘磊,你吓死我了!”赵颜妍眼圈红红的对我说:“你知道吗?刚才我担心死了,我怕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紧紧地抱住她,说道:“傻丫头,你老公我这么强大,怎么能这么容易挂掉。”

    赵颜妍伏在我耳边轻身说道:“老公,吻我。”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正当我的舌头刚进入赵颜妍的小嘴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大,你怎么跑那么快呢!”

    我和赵颜妍一惊,赶紧分开。郭庆则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老大,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我走了!”说完真的转身就要出去。

    “行了,别装了!”我说:“给你介绍一下,快叫大嫂!”

    “大嫂!”郭庆毫不含糊的叫道。

    赵颜妍红着脸小声地应了一声。

    “老大,你是什么时候搞定的大嫂啊?”郭庆好奇地问道。这小子天天和我在一起,又坐在我的前面,无怪乎会由此疑问。

    “嘿嘿,这个,这个问题比较深奥!”我敷衍着。

    还好赵颜妍的一句话帮我解了围。赵颜妍说道:“都饿了吧,咱们找个地方出去吃点饭。”

    郭庆摆了摆手说道:“还是算了吧,你们小两口出去,我就不缠和了!”

    我听了立刻说道:“郭庆,咱们都是兄弟,也不是外人,一起去吧!”

    赵颜妍也说:“就是,你不去刘磊会不高兴的!”

    郭庆这才收拾好书包,与我们一起下了楼。

    路上我问赵颜妍:“你回去晚了能行吗?”

    赵颜妍瞪了我一眼说道:“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么!我和爷爷说晚上学校班干部开会!”

    呵呵,这小丫头为了我第二次说谎了。

    刚走到学校门口,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么多人呢?好像还有警察,难道学校门口出什么事了么?

    但是我们谁也没在意,当我们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刘科生赫然站在一帮警察的前面。见我们出来,刘科生指着我们道:“就是他们,给我抓起来!”

    后面那几个警察一听到刘科生的命令立刻把我们三个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警察对我和郭庆说道:“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现在怀疑你们两个牵涉一起蓄意伤人案,请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这哪里是请我们啊,还没等我和郭庆说话,冰凉的手铐就戴在了我俩的手上。

    “你凭什么抓我们?”郭庆急道。

    “谁说我们抓你了?协助调查懂不懂!说话小心点儿!”一个岁数比较小的警察瞪了郭庆一眼。

    “协助调查没必要戴手铐吧?”我冷冷的说道。

    “哼!我们做事不用你教,少他妈跟我废话!我怀疑你是嫌疑犯,我就有权给你戴手铐!”一个胖子警察对我吼道。

    两人把我和郭庆押上了警车,赵颜妍没戴手铐,但是也被当作同案犯带上了车。

    警车在路上行驶着,不一会儿,就听到刘科生的声音从驾驶室里传来:“杨队长,一会儿找几个兄弟好好照顾他们一下,妈的,连我的人都敢打!”

    然后是那个对我吼的胖子的声音:“没问题,一会儿把他们往审讯室里一关,找几个年轻的穿便装进去好好给他们两个松松骨!”

    “嘿嘿,那谢谢杨队长了!”刘科生笑道。

    “不过那个小妞怎么办?”胖子问道。

    “给我找个单间,老子和她玩玩sm!”刘科生淫笑道。

    “在公安局里干这事儿不太好吧?”胖子说道。

    “有什么不好,出事儿了有我爸兜着呢,你怕啥!”刘科生轻蔑的说道。

    我和郭庆听了前面那两个人的肮脏对话,气得咬牙切齿。

    “妈的,这次算是栽了!”郭庆愤怒的说道。

    对于目前所发生的状况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范围之内,我没有想到刘科生竟然会动用社会上的关系对付我。当初我只是认定他不过是一个小孩,这完全是凭着我前世经验的臆断,因为前世的刘科生高中三年也从来没闹腾过这么大的动静。由于这一世我的重生,打乱了原本的历史,很多本没有发生的事都在我身上发生了。

    “对不起!”我对郭庆说道:“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被警察抓。”

    “老大,你说什么呢!大不了进去挨一顿揍。要是当初没遇见你,没带我去学散打,那也没有现在的我。说不定我还在挨我们院里那帮逼养的打呢。”郭庆感慨道。

    “好兄弟!”我激动得拍了拍郭庆的肩膀。

    “你们俩干什么呢,酸不酸啊!”赵颜妍嘲笑我俩道。

    这时候我才发现,从一开始,赵颜妍就平静的坐在那里,似乎对我们目前的状况没有一丝慌乱,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内。

    于是我问赵颜妍:“老婆,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

    赵颜妍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趴在我耳边说道:“刚才我看见刘科生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妙,就偷偷的用书包里的手机给张叔叔打了个电话,估计他正赶过来救咱们呢,没准现在已经在公安局门口等咱们了。”

    “就是你爷爷那个秘书?他能救咱们吗?”我问道。

    赵颜妍点了点头说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们三个被推入了一间审讯室,那个叫杨队的胖子大咧咧的走了进来,对旁边的一个小警察说道:“把那个妞领走,单独找个屋给绑起来。”

    那个小警察过来就要拉赵颜妍,我抢先一步挡在了她的身前。

    “**的,小子。别多管闲事,不然急眼了我能弄死你,你信不信?”那个小警察见我敢阻挠他,威胁道。

    “你这是执法犯法!你还配当一名警察吗?对得起你帽子上的警徽吗?”赵颜妍毫不畏惧的指责道。

    “执法犯法?那老子就告诉你,老子就是法!你要不是刘科生内定的女人,老子现在就把你给操了!”小警察叫道。

    “我在这里你就别想动她!”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赵颜妍,我不知道那个张秘书是不是靠得住,所以一切还是得靠我自己。

    “你挺牛逼啊,小子。”杨队长发话了:“小杜,你给他练两下。”杨队长对刚才那个小警察说道。

    小杜得到了杨队长的批准,更加的牛逼闪烁,从柜子里掏出一根警棍,上面噼噼啪啪的闪着电火花。

    “啧啧,这可是两万伏的电压啊,打在人身上肯定很爽啊!”小杜奸笑着就要往我身上招呼。

    “你他妈傻比吧,真他妈是新来的!”杨队长骂道:“你这样直接捅他身上会留外伤的,小朱,你教教他!”

    一个黑瘦的小警察走了过来,用钥匙打开了我一只手上的手铐,又把它靠在了一个灌满水的水池子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小朱就把电棍杵到了水池子里面。我立刻就打了一个颤。

    “怎么样,很爽吧!”小朱问道。电棍如果直接杵在人的身体上会留下明显的外伤痕迹,现在有了水做导电体,既折磨人,事后也没有什么证据。

    “爽你妈啊!”我骂道,反正我知道我有阎王老哥照着,肯定死不了。于是我就跟他死嗑。

    小朱一听我骂他,立刻加长了时间。我的身体立刻像要麻木了一样。

    赵颜妍“啊”的叫了一声就要跑过来,被刚才那个叫小杜的警察给拉住了。

    “行了,***!别给整死了!”杨队长骂道。

    我瘫软的趴在了水池子上,浑身没了一点的力气。

    就在我感觉快要晕倒的时候,审讯室的大门被“哐当”一脚踢开了。

    “老杨!你们在这儿搞什么呢!”一个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抬起头看了。

    “姜局,我们这儿正审讯几个犯人呢!”杨队长答道。

    “犯人?谁让你抓的人!”姜局长质问道。

    “这个,这个是刘科生来找的我们,让我们去抓人。”杨队长为难道。

    姜局长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刘科生他是知道的,看来这事儿有点不好办了,毕竟这两头儿都是他得罪不起的。

    “刘科生是谁?”从审讯室门口走进了一个年轻人问道。

    “哎呀,张秘书呀!你怎么亲自上来了,我不是说您在下面等一会儿我来处理不就行了吗?”姜局长谄媚道。

    “我只是问你刘科生是谁,别跟我废话!”张秘书严肃道。

    赵颜妍见救星来了,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情,挣脱了小杜,飞快地跑到了我的身边,哭着摇着我的身体,哽咽道:“刘磊,你没事儿吧,你别吓唬我啊!”

    我想安慰一下赵颜妍,但是却没有力气。我费了好大劲好不容易才说出三个字:“我。没。事。”

    赵颜妍见我没死,立刻紧紧地从后面抱住我。

    “颜妍,你没事儿吧?”张秘书见到赵颜妍,立刻走过来抚摸着她的头说道。

    “我没事,张叔叔,他们执法犯法!我的同学都快被他们整死了!”赵颜妍楚楚可怜的说道。

    张秘书铁青着脸转过身来,厉声说道:“姜永富,你看看你们局干的好事!”

    姜局长心里把这个刘科生和杨队长骂了一万遍了,抓人怎么能不经过自己同意呢?姜局长对杨队长使了个眼色说道:“还愣着干啥呢,赶紧把手铐给摘了啊!”

    杨队长赶紧过来把我的手铐给摘了下来,他正纳闷呢,这人是刘科生让抓的,就算捅了天大的漏子也有他爸兜着,姜局长这是唱得哪出啊?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是谁?但是他也没敢多问,小心的走开了。

    手铐打开后,我瘫软到了地上。这时候郭庆的手铐也被打开,他和赵颜妍赶紧扶我坐到了一张椅子上。赵颜妍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生怕我一不小心丢了似的。

    到此时姜永富也没搞清楚张秘书跟眼前这位小女孩是什么关系,亲戚?好像不是,那个小女孩管他叫张叔叔。哎,最好没有什么太亲密的关系,不然自己这次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刚才自己已经对杨队长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找刘科生了,还是让这位大公子亲自和张秘书交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