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省委书记的秘书

    刘科生被请到了审讯室。赵颜妍见到他,握紧小拳头,双目圆瞪,怒视着刘科生:“刘科生!你简直太卑鄙了!自己打架输了还找警察抓我们!”

    刘科生还不清楚当前的局势,以为公安局都是自己这边的人。刚才见到姜永富也来了就更啥也不怕了,大声骂道:“臭婊子,别给你脸不要。”

    “你骂谁呢!”赵颜妍举起小拳头气道。

    “嘿!昨天你和这小子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干什么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以为你多纯洁呢,没想到就是个**!”刘科生得意洋洋的说道:“哼!我告诉你,我不但抓你们,一会儿我还要干你呢,老子就在这公安局把你给操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秘书见一个小孩竟然如此嚣张,久经官场的他此刻也明了这小孩的家里肯定有不小的背景,单从能随意调动公安抓人这点就可以看出。

    张秘书看了一眼刘科生问道:“你不知道你这么做是违法的吗?”

    刘科生鼻子里冷哼一声,自己从小就在娇生惯养中长大,见过的大官也不少,可是哪个敢指责自己?眼见着个年轻人岁数不大,显然不可能是什么大人物,于是嚣张地说道:“少他妈和我**律!老子告诉你,在新江市老子就是法!”

    张秘书再也忍耐不住,一个大嘴巴子打在了刘科生的脸上,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没教养的小孩。

    “你敢打我!”刘科生捂着脸叫道:“我告诉你!我能让你死!我爸是新江市市委书记,我明天就能让你在这地球上消失!”

    张秘书听后心中不屑的轻笑,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刘铲的儿子啊!

    刘科生见张秘书不说话了,以为他怕了自己,冷笑道:“怎么样!怕了吧,怕了的话就赶紧滚,闲事不是那么好管的。”

    张秘书不怒反笑了:“你回家告诉刘铲,他也蹦跶不几天了!他平时干那些事儿别以为没有人知道!”

    刘科生一愣,他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人说的话,自己的父亲在新江市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小时候自己把别人打残了的事儿没少干,到最后还不是父亲几句话就给摆平了?

    张秘书知道刘科生的身份后,就不再搭理他,带着我和赵颜妍几个人离开了。

    刘科生见我们要走,急道:“姜叔叔,你赶紧下令把他们几个抓起来啊!”

    姜局长也不理他,面带谄笑的把我们送到楼下,身后传来了刘科生的声音:“姜永富!我回家就告诉我爸把你开除!”

    姜永富心中也为难,一边是市委书记的公子,另一边是省委书记的秘书。虽然秘书的行政级别比市委书记低多了,但是自古就有皇帝身边的太监比巡抚大的说法。况且姜永富至此也没弄明白这个叫“颜妍”的小姑娘是什么人。

    当我们来到张秘书的车前,姜永富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小心的问道:“张秘书,这位小女孩是——”

    张秘书打开后车门,让我们先坐进去,对姜永富抛下一句话:“老姜,你真行啊你!赵书记的孙女都敢抓!”也不管在原地目瞪口呆的姜永福,自己上了车。

    姜永富望着远去的汽车,心里骂道:这个老杨,总给自己惹事!现在好了,自己这局长的位置也快不保了。

    我上车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张秘书的车,正是我开学那天在学校门口看见的那辆牌照是“新a00001”的奥迪轿车。加上张秘书临走前的那句话,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这辆车的主人也就是赵颜妍的爷爷就是我们松江省的省委书记。

    我虽然全身无力,但是心里却激动异常。我竟然把省委书记的孙女给搞上了,嘿嘿,看来自己以后的事业开展要顺利地多了。

    “颜妍,先把你这两位同学送回家吧。”张秘书开着车说道。其实张秘书早就看出了我和赵颜妍的暧昧关系,但是作为过来人的他,年纪也只比我们大了七八岁,知道男女生之间有好感是正常的,所以一路上也没点破。

    我和郭庆说了我们家的住址,张秘书把我送到了楼下。

    我与赵颜妍简单的道了别,碍于张秘书在旁边,赵颜妍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回去好好休息。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我爸和我妈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见到我回来,我妈立刻冲过来抱住我说道:“磊磊,你跑那儿去了!我和你爸都要急死了!”

    我爸也走过来焦急的说道:“就是啊,要是你再不回来,我和你妈就商量着去报警了!”

    报警?我心中苦笑,我刚才就是被抓进警察局了。但是这话肯定不能对我的父母说,不然他们该担心了。我只是解释说这几天太累了,不小心在公共汽车上睡着了,结果醒了以后才发现已经坐过了站。

    由于我最近表现良好,我的父母很轻易的就相信了我,告诉我先去吃饭,然后早点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