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赵军生的奇怪举动

    当天夜里,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赵颜妍有这样的家世,是我从来也没想到的。前世的我只知道她家的条件很好,但是具体是做什么的我却不甚了解。再加上她为人比较低调,我和她的接触大多只是正常工作上的关系。

    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这么眷顾我,我重生之后好事儿接连不断的发生在我身上。昨天我还在为能否与政府搭上边犯愁,今天这个问题就变得不是问题了。

    不对,我暗自摇了摇头。虽然赵颜妍的爷爷是省委书记,而我又是赵颜妍的男朋友,但是她的爷爷会承认我这个赵颜妍的男朋友吗?在外人眼中我才十六岁,还是个小孩儿,这种学生之间的早恋关系,作为家长不打击就不错了,凭什么帮我?

    还有今天刘科生的事情,也让我第一次有了挫败的感觉。有些事情的确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我完全是在凭着我前世三十岁的经验来看待眼前的一些事情。前世我的社会地位是危软z国区的总裁,我根本看不到社会底层的肮脏,这种警匪勾结官官相护的丑态根本不会发生在我面前。我所看到的都是一群官员都在尽心尽力的为我所在的企业保驾护航。

    看来我一定要尽快地建立起自己的企业,在我拥有一定的实力之后,想动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爷爷昨天问咱俩的关系了。”第二天一早,我一到学校赵颜妍就对我说。

    “那你怎么说的?”我心里一紧问道。

    “我没说什么,我就说咱俩一起区参加计算机竞赛,在学校又是同桌所以关系比较好。”赵颜妍捧着小脸说道。

    “那你爷爷没说什么吗?”我狐疑道。一般家长知道自己的女儿或者孙女和男生在一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没有,就是告诉我正常的交往可以,但是别耽误了学习。”赵颜妍红着小脸说道。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爷爷会叫你离我远点儿呢!”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倒是没有。哎~!我说刘磊,你是不是很想让我离你远点儿啊?我不管!反正以后赖在你身边儿!”赵颜妍显然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噘着小嘴说道。

    “哪能啊!”我说:“你赖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俩正说着呢,刘科生灰头土脸的来到教室。

    昨天晚上,刘科生回家把遭遇和父亲一说,本来以为从小就娇惯着自己的父亲能替自己出头。没想到父亲一听那个年轻人是张秘书,赶紧问了他那个女孩子姓什么。当刘科生说姓赵以后,父亲竟然勃然大怒,还骂了自己一顿,告诉他以后离赵颜妍远一点。

    “你爷爷是省委书记?”我问赵颜妍。

    “是啊!”赵颜妍说道,似乎就像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似的。

    “那你怎么从来没说过啊!”我的确没听她说起过,甚至前世我作为她的上司,对她的家庭背景也不是十分了解。

    “你觉得像刘科生那样到处炫耀有意思吗?”赵颜妍反问道。

    “那倒也是!”我说:“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家庭背景。”

    “……”赵颜妍忽然不说话了,娇羞的看着我。

    “你怎么了?”我奇怪的问道。

    “刘磊,你第一次和我说你喜欢我!”赵颜妍小声说。

    “是吗?”好像是的,自从我重生之后一直都是赵颜妍说她喜欢我。看来世我忽略了。“我以为你知道。”我说。

    “但是,但是我就喜欢听你说。”赵颜妍认真的对我说。

    “哦,那好吧。”我把嘴凑到了她的耳边,小声说道:“颜妍,我爱你!”

    赵颜妍满脸的笑意,欢喜无限。幸福的样子像个中国娃娃一样。

    看来有句什么什么话来的说得真没错,女人是用来哄的。有些事情她明明心里很清楚,但是你每次说出来,她听后依然会很开心。

    郭庆这小子今天挺嚣张,经过刘科生身旁的时候,对他高高地竖起了中指。刘科生看见以后愣是连屁都没敢放,估计他心里也清楚,郭庆打他这种体格子的还不是轻松加愉快啊。

    这一世我才发现,郭庆这个人本质上来说其实是很嚣张的,只不过前世没有激发出来而已。

    “大嫂,你们谈什么呢?”郭庆一来就和赵颜妍打招呼,把我这个老大给忽视了。

    “当然是谈情说爱了,难道这种事儿也要告诉你?”我不满的说道。

    “嘿嘿,大嫂,昨天那个张秘书可真威风啊!他一去公安局那帮人就蔫了。他是干什么的啊?”郭庆兴奋的问道。

    “张秘书当然是个秘书了!”赵颜妍可不像刘科生,喜欢吹嘘这些没用的东西。

    郭庆见她不愿意说,也不好问,夸夸其谈的和我讲起了他的散打又进步了如何如何。

    赵军生凝视着桌面上老高送过来的调查报告,心中波涛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赵总,您怎么了?”老高见赵军生的表情阴晴不定,赶忙问道。

    “老高,你这些资料都是真的?”赵军生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是的!我亲自到派出所去查的!”老高肯定地说道:“赵总,您别生气,要不我找人去警告一下那小子?”

    赵军生摇了摇头苦笑道:“算了,随他们去吧!只要不是太出格,咱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老高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好像不认识一样。赵总不是这么开明的人啊?上次有个男生给小姐写了封情书,被赵总发现以后好一顿盘问,这次怎么了?

    赵军生挥了挥手对老高说道:“我累了,你先去吧!”

    老高走后,赵军生陷入了回忆当中,仿佛回到了80年,自己刚刚从部队转业的时候,那个美丽的夏天,还有那个美丽的少女……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上一辈人未尽的缘分由下一代来继续吗?真是这样的话,倒是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