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小偷

    许金德这两天高兴得都合不拢嘴,自己的计算机班出了两个天才。其中一个打字速度竟然达到了每分钟三百多个字母,这在历届青少年计算机比赛中也是史无前例的。

    如果这次自己的学生拿回大奖,他许金德也算是在所有同行中扬眉吐气一次了。年底少年宫的奖金肯定也少不了他的。

    许金德越想越高兴,老天真是眷顾他,让自己在这古稀之年竟然一连收了两个得意弟子。虽然他也很清楚,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他培养出来的,但是是人就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到手的名誉没有再推出去的道理。

    “箬芸?”许金德推开孙女的房门,大声叫着。

    房间里,一个小女孩正在熟练的摆弄着计算机。女孩回过头来,望着许金德,清秀的脸庞上带有几分怒意。

    “爷爷,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写程序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小女孩皱着眉头说道。

    “箬芸,你看我一着急就给忘了。”许金德讪笑着,他平时最怕这个刁钻古怪的孙女了,要不是这次真有事请找她,许金德才不会来碰壁。

    “有什么事情吗?”叫箬芸的女孩问道。

    “你把我复制一份。”许金德赶紧说正事。

    “爷爷,你要这个做什么啊?你不是平时都用basic吗?”箬芸疑惑的问道。

    “这个,我是帮计算机班里的一个学生拷贝的!”许金德解释道。

    “少年宫那个计算机班?那里面竟然有学生会c语言?”箬芸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啊,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学生!”许金德得意地说道。

    “哼,据我所知你那个班刚上过一次课吧?人家会什么和你有关系吗?”箬芸毫不留情面的一下子说中了许金德的软肋。

    许金德尴尬的笑了两声:“就算是千里马,不也得有伯乐去发现么!”

    箬芸不再和这位虚荣心强烈的爷爷争辩,用软盘复制了一份给了他。

    许金德收好软盘,转身出了房间。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箬芸,你真的不参加计算机比赛吗?”

    箬芸不耐烦地说道:“爷爷,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参加就是不参加!”

    许金德不死心的说道:“可是你编程那么厉害,就不能替爷爷争一把光吗?”

    箬芸摇了摇头说道:“比赛有什么好?只有水平不怎么样的人才想通过比赛来证明自己,真正厉害的高手都是默默无闻的。”

    许金德忽然想到了什么,奸诈的一笑说道:“我看未必吧!我那个学生一分钟能敲三百多个字母,又会编程,人家也报名参赛了!”

    “什么?三百多个字母?”箬芸大叫道,就是她也达不到这个速度啊。

    “这个人真有这么厉害?”箬芸忽然对自己爷爷说的这个人产生了好奇,新江市里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计算机高手她基本都认识,也没听说过谁能达到这个速度啊?

    许金德见激将法有效,心里都快乐冒烟了。嘴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骗你干什么啊!我看你也未必能赶上他啊!”

    箬芸果然上当,捏起拳头自信的说道:“谁说我比不上他!好!我就参加那个什么比赛,我倒要看看是谁更厉害!”

    许金德趁箬芸还没反悔,迅速离开了现场。

    “阿嚏!”我打了个喷嚏,是谁念叨我啊!

    我看了一眼手表,赵颜妍这小丫头磨蹭什么呢,说好八点钟在她家附近的6线站台等着,这都八点过五分了,怎么还不来。

    我正想着呢,一双冰凉的小手从后面捂住了我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哼,小孩子的把戏,我心中冷笑。不过我还是打算逗逗她。

    “你是贝贝?”我问道。

    “不是!”

    “那是洋洋?”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不是!”

    “哦,你一定是丽丽!”我故意想了半天,非常肯定的说道。

    “哼!我是颜妍啦!不理你了!”赵颜妍松开手,生气地说道:“快说,什么贝贝洋洋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一脸无辜的看着赵颜妍:“我什么时候说它们是人了?”

    赵颜妍没想到我这么说,愣了一下问道:“那是什么?”

    我笑道:“我在说邻居家的小狗狗啊!”

    “好哇,你骂我是小狗狗!”赵颜妍伸手就向我掐来。

    “哎呀!谋杀亲夫了!”我大叫着跑开了。

    这时候,一辆6线开了过来,我和赵颜妍上了车。

    车上人很多,我和赵颜妍找了一个靠门边的位置站下了。

    “你爷爷没让张秘书送你吗?”我问道。

    “怎么没让呢,我和他说了半天,他才同意我自己去——哎。你要干什么?”赵颜妍话还没说完,突然惊叫了起来。

    这时候,我也注意到在赵颜妍的身后,站着一个面目凶悍的男人,一只手正伸进了赵颜妍的背包。

    我迅速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是遇到小偷了!

    那个男人没想到会被发现,一着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尖刀放声叫道:“都别动,谁动谁死!”

    车厢里发出一阵惊叫,人们纷纷让开,拥挤的车厢这时候竟然把我们三人的旁边让出了一块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