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初到北京

    我的输入法终于在当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完全调试通过,实现了很好的内存驻留,在wps下可以轻松的通过热键进行呼出。

    其间赵颜妍一直在旁边默默地陪着我,也不发问,偶尔玩一会儿指法的小游戏。当赵颜妍听到我非常高兴的大叫“成功了”时,也很高兴的亲了我一下,虽然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为我能在重生之后拥有赵颜妍这样的女人感到幸福,很多时候不论我做什么,她明不明白,她都会默默地我。

    赵颜妍本来打算下午和我出去玩,早上就借口和家里说好下午要在少年宫为比赛做准备。没想到我这么一耽误什么都没做成。虽然表面上赵颜妍没说什么,但是我送她回家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略带遗憾的叹惜。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半个月以后的十一假期,也是我和赵颜妍到北京参加青少年计算机比赛的日子。

    我们的往返路费和比赛报名费全部由少年宫承担。如果我没有重生的话我一定会为这件事情感动万分,认为少年宫是一个真正真心实意为青少年着想的地方。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一切的微妙手段我都看得很清楚,少年宫所付出的和我们一旦获奖所带来的名气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这次是由许老头亲自带队,同行的代表少年宫参赛的还有一个相貌清秀但不多言语的女孩,年纪和我差不多。看上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不是赵颜妍那种娇艳的美,但却别有一番风情。如果说赵颜妍是大家闺秀,这个女孩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小家碧玉。

    这个女孩绝对是我从来也没见过的,少年宫的计算机班里只有赵颜妍一个女生,就算我眼神再不好,也不能把女生当成是男生,何况还是一个美女。

    火车票市少年宫的人买的,一张上铺,两张中铺和一张下铺。许老头睡下铺,本来我想到上铺去,把中铺让给两个女孩子住,但是没想到另一个女孩子抢先爬到了上铺。

    “许老师,她是谁啊?”赵颜妍好奇对正在吃方便面的许老头问道。

    “她啊,是我的孙女。本来对参赛的事情不屑一顾,可是一听到咱们少年宫除了一个刘磊这样的天才,就不服气了,非要比试一下不可。”许老头笑着说道。

    虽然许老头没有称赞赵颜妍,但是当赵颜妍听到许老头夸我是天才的时候,脸上还是忍不住挂满了笑意,仿佛比夸她自己都高兴。

    “爷爷,你怎么这么讨厌!乱说什么!”还没等赵颜妍和我说话,许老头的孙女就从上铺叹出头来,不高兴地说道。

    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在心里皱眉道。但是看许老头的表情却丝毫不以为意,想来是已经习惯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呵斥道:“他怎么说都是你的爷爷,他说什么需要你教吗?”

    小姑娘听了没好气地说道:“你又是什么人?我怎么做需要你教吗?”

    “哼,”我冷笑道:“我不是什么人,但是我懂得作为一个z国儿女尊敬老人是最起码的美德!”

    “我怎么不尊敬了!你都不知道我平时和爷爷的关系有多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最讨厌你这种自持有些本领,可哪儿装的跟个救世主一样指责别人的人!”小姑娘说完就把头缩了回去。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什么叫我有些本领?真是莫名其妙吗,懒得理她。

    许老头在旁边劝我道:“小刘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这孩子从小就缺乏家庭的温暖,父母离婚以后一直跟着我过,所以性格上有些孤僻,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有这样的身世,单亲家庭的孩子或多或少的都会存在一些叛逆的心理,更何况她这种没亲的呢。我还以为她是被娇生惯养坏了呢,看来是我错怪她了。

    一路无话,许老头的孙女,后来我知道叫做许箬芸除了下来吃了点东西上了一趟厕所外,其余时间都呆在她的铺上看书。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了新z国的首都——北京。赵颜妍非常兴奋,不停的看这儿看那儿,对什么都很好奇。许箬芸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可是那好奇的目光却和赵颜妍一样。

    许老头暂时充当了导游的身份,不停地和我介绍着北京的风景文化。两个小丫头听得津津有味,我却不以为然。北京啊,我再熟悉不过的城市可,前世我在这里学习生活了十多年啊!从上大学一直到工作,再到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酸,握紧了身边赵颜妍的小手。

    赵颜妍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样,看着我略带伤感的表情,小心地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难道我和她说我是因为见到她和别的男人结婚了而伤感?

    “我就是觉得有点累。不用管我,我没事。”我撒谎道。

    “那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吧!”赵颜妍见我身体不适,也没了继续看风景的兴致。

    “就是啊,还是身体要紧!”许老头也附和道。他还指着我给他出成绩呢,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耽误了考试那可就悔大了。

    只有许箬芸一脸不高兴的嘟囔着小嘴,讽刺道:“一个男生还那么病怏怏的,真丢脸。”

    我也没搭理她,倒是赵颜妍很不高兴的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也没发作。

    我们来到青少年计算机大赛委员会指定的宾馆,开了两间标准间。许老头一路上也看明白了我和赵颜妍的关系,所以给我俩开了一间房。

    我当然是非常高兴,赵颜妍在一边红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