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美女是谁?

    打字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只要对照着显示屏上的英文字母敲击键盘就可以了,规定的时间内谁敲的最多分数就越高。

    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前世每分钟八百多个字母的录入速度也不是盖的。参加比赛的时候我还是保留了一半的实力。

    成绩在比赛结束以后,很快就出来了,都是电脑统计。我是第一,每分钟平均402个字母,赵颜妍第六,平均171个,比她上次的速度有所突破。许箬芸成绩还算不错,第三,201个。其实第二名到第六名的成绩相差无几,只有我得了一个恐怖的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成绩。

    许老头当场就激动得眼睛冒金光了,满脸的五彩缤纷。许箬芸直到此时才用一种稍微好一点的眼神看我。

    赵颜妍对她自己得了个第六名全然没有什么感觉,反而对我的第一名非常感兴趣,不停的问许老头,第一名是不是有奖励。许老头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第二天的编程比才在我看来异常混乱,比赛规则混乱,题目混乱,甚至评分标准也一塌糊涂,但正是由于这种一塌糊涂,竟然使得我的作品鬼使神差的获得了第一名。

    事情是这样,比赛的题目是编写一个演示程序,它所演示的东西可以是一段文字,可以是一幅画,总之就是用点阵排列出一个东西。

    当比赛评委宣布所使用的语言不限时,就注定了这场比赛的混乱。图形文字如果精通logo语言那就相当容易,但是其他语言就相对复杂。真不知道出题的人是怎么想的,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现在z国的计算机还没有普及,本来会的人就不多,比赛规则如果太严格这赛根本就比不下去。

    我选择了汇编语言,虽然这是极其难使的一种语言,但是我前世大学的时候曾经不下百次的用这种语言书写着相同的代码。这段代码编译以后,是一幅赵颜妍成熟时期的图片。而这段代码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根本不用思考,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我记忆里的那段代码,一气呵成。当成熟美艳的赵颜妍出现在我的计算机屏幕上时,我只用了十分钟不到。而比赛的时间是一上午。

    由于上大学的时候,我曾一度将赵颜妍当作心目中的女神,所以这幅图片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完美演绎,夕阳下,穿着白色小风衣的赵颜妍,站在青华园的门口,每一个细节都得到了准确的诠释。

    我将写好的代码和编译后的文件用软盘拷出来,写上编号和名字交给了评委。

    “完成了?”评委们惊讶的看着我。

    “是的。”我点了点头走出了赛场。

    我出门的时候看见了许箬芸那充满惊讶的目光,不过说实在的,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我只对赵颜妍感兴趣,其他人还真提不起胃口。虽然赵颜妍也只有十六岁,但是我对她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在里面,后来我想或许是因为我掺杂了成人的感情在里面吧。

    下午的颁奖典礼上,我的程序被毫无争议的定为了一等奖,获得第二名的许箬芸虽然演示的也是一幅图画,但是她的却是黑白的,从画的细腻程度来看,她的要粗糙很多。其余人的作品就很简单了,往往是一个标志或者一件小物品,更有的人只是几个文字。

    赵颜妍看到我的作品以后,一脸的不高兴,使劲用小手扭了我的大腿:“这幅画好熟悉阿!快说,这个美女是谁?她和你什么关系!”

    我晕啊,我没想到赵颜妍会问我这个,这让我怎么解释啊!可是赵颜妍却不依不饶,非让我说出那个人是谁。

    最后没办法,我随便编了个人名了事。但是我看得出来,赵颜妍根本就不信,一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那幅画。

    这次比赛我一个人包揽了两个一等奖,和我一起上台领奖作为我导师的许老头荣光满面,满脸褶子笑得像个大发糕。

    结果我除了两张证书外什么也没得到,这种唬弄小孩的东西我早已失去了兴趣。许老头却孜孜不倦的让我举着证书和他一起照相。我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照片将会悬挂于少年宫的大厅里,作为招生的资本和广告。

    我编写的那个程序的拷贝在比赛结束后被赵颜妍抢走了,我问她为什么,结果她告诉我她要收藏。

    我狂汗,从我的试卷到宾馆的床单再到今天的程序拷贝,这丫头是不是有收藏脾啊。

    当天晚上我们就坐火车赶回了新江,途中许箬芸对我的态度比之前好了许多,对赵颜妍的态度更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一路上两个小丫头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还时不时地发出阵阵笑声。真搞不明白女人的心思都在想什么。

    许老头看到自己的孙女竟然开朗了许多,乐得合不拢嘴。唯一苦了的人就是我,赵颜妍把我丢在了一边。我只得有一搭没一搭的与许老头聊天,最让我烦恼的是,许老头总是问我以前在哪里学过计算机之类的话题,我一一敷衍了事。

    可这老头子就是没有眼利见儿,我都这么敷衍了他还在不停的问,整得我只能叉开话题:“对了,许老师,我编写了一个小程序,想卖给软件公司,你有什么门路吗?”

    “你编写了一个软件?哪方面的?”许老头不相信我能编出可以卖钱的软件。

    “嗯,是一个外挂于wps下的中文输入法,比它自带的输入法好用,我相信如果推广得当,它的普及率一定会超过五笔。”我自信的说道。

    “啊!”许老头惊讶道,这个输入法他是知道的,并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包括他自己也内有这种水平。

    “我能看看吗?”许老头兴奋的问答,要知道我如果有什么成果,他这个老师也就有了炫耀的资本。

    “可以,等回去的吧,就在少年宫的电脑里。”我说。

    “如果输入法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和本市还有北京的几家软件公司都有联系,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下。”许老头说道。

    “那就谢谢您了!”我客气地说。

    “我是你的老师,你还跟我客气啥!”许老头微笑着说道。

    我心想,虽然许老头没教过我什么知识,不过他在计算机界也算是老人了,有他这么个活资源,以后我踏足计算机领域肯定少不了他的帮忙。

    于是我恭敬的说道:“那就麻烦许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