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五万块买断?

    当我把我编写的输入法展现在许老头面前时,许老头惊讶得无以复加,张着大嘴,像一只大青蛙。

    “你等着,小刘。我马上就给你联系软件公司的朋友,真么想到我许金德的学生也有出头的一天!”许老头顾不得一旁的我,赶紧跑出去打电话去了。

    *****—*****

    “赵总啊,我是老许!”许老头对着电话机说道。

    “许老师啊,有什么事情吗?”电话那头被称为赵总的人热情的问道。

    “我有一个学生,他写了一个软件,想找一家公司合作,我这不就想到赵总您了吗!”许老头说道。

    “哎呀,许老师!我是您的学生,什么赵总不赵总的。要不是您当初教我知识,我能从事计算机行业吗?没有您哪有我现在的成就啊!”赵总谦虚道:“什么软件?学生编写的能有什么特别?”

    “哼哼,小看我了不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学生,你当初不也是我的学生吗?”许金德自夸道。

    “那倒也是,他编的什么程序?”赵总尴尬的问道。

    “一个输入法,我看很有前途!”许老头说道。

    “行,正好我一会儿有空,你过来拿给我看看,正好我情您吃顿饭。”赵总说道。

    “好,一言为定。在公司等着我啊!”许老头高兴的挂上电话。

    *****—*****

    “小刘啊,我一会儿把你的程序拿到咱们市的天衡电脑公司给他们看看,那儿的老总以前也是我的一个学生,这事儿应该有门。”许老头对我说道。

    “行,那就拜托许老师了,我先回去等你消息。”我说道。

    走出了少年宫,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等我的赵颜妍。我向她挥了挥手,小丫头一溜烟的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挂到了我身上:“怎么那么慢呢,不说就一会儿吗?”

    “还不是想把我做的程序卖个高价,不然以后哪能养得起你呀!”我把赵颜妍从我身上抱起来放到地上。

    “好像我多能花钱似的~”赵颜妍噘起小嘴不高兴的道。

    “好了,是我不想吃软饭总行了吧。”我哄到。

    “这还差不多。”赵颜妍拉起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到了6线车站。

    “比赛结束了,这回没有理由不回家了。”赵颜妍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与赵颜妍多待一会儿呢,但是作为成年人的我知道,做事不能冲动,如果为了贪图一时的痛快而过早的让赵颜妍的家长察觉到我俩的关系,我想正常的家长都会在其中加以阻挠,这无疑是对我和赵颜妍的感情的巨大阻挠。虽然我现在可以肯定赵颜妍是不会离开我的,但是我也不愿意去冒这个险。万一他家人一激动给赵颜妍转个学那就完蛋了,这对身为省委书记的赵颜妍爷爷来说是很容易办到的一件事儿。

    刚回到家里我就接到了许老头打来的电话:“小刘啊,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怎么了,许老师,我刚到家!”我奇怪的问道。

    “你下午有时间吗?”许老头焦急的问道。

    “有啊,怎么了?”我说。

    “你一会儿来发展路4号的天衡电脑公司一趟,赵总对你的程序很感兴趣,想具体和你谈一下。”许老头说道。

    “好的,我马上就到!”我激动的说道!我的劳动成果被别人认可了!

    “嗯,你来了以后直接去找赵总,赵军生,我得赶紧回家了,不然箬芸那丫头又该以为我偷跑出去喝酒了!”许老头苦笑着说道。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我挂了电话,立刻下楼。

    许老头给我的地址非常好找,离得老远我就看见了天衡电子电脑新技术有限公司的大牌子。

    我进了公司,门口的接待员叫住了我:“小同学,你找哪位?”

    “我找赵总经理。”我说。

    “你有预约吗?”接待员问道。

    “没有,但是是赵总让我来的。”我说。

    “好的,那我帮你问一下。”接待员说着就拿起电话拨了几个数字:“喂,赵总,我是小李,有位同学说您找他来的?”

    挂了电话,接待员问我道:“请问你是许老师的学生吗?”

    我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我带你去赵总的办公室。”接待员说完,领着我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对我说道:“你可以进去了,赵总就在里面等你。”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请进!”

    我推开门问道:“请问是赵总的办公室吗?”

    那个中年男子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愣,立刻又恢复了正常。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道:“你好,我姓赵,赵军生,是天衡电脑公司的总经理,这位同学怎么称呼?”

    “赵总,我叫刘磊。”我说道。

    赵军生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对我说道:“好的,小刘。你也别叫我赵总了,叫我赵叔叔吧,我这年纪不算占你便宜吧!”

    “那哪能啊!”我说道,“那我就叫您赵叔叔了。”

    赵军生给我搬了张椅子,让我一起和他坐在电脑旁边,问我道:“小刘,这个输入法真是你写的吗?”

    我点了点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赵军生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想再确定一下,一个高中学生能写出这样的输入法,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是难以相信啊!”

    “赵叔叔您过奖了,我就是没事儿瞎闹。”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也别谦虚了,小刘同学,你的输入法我很看好。开个价吧,你想卖多少钱?”赵军生问道。

    “那您觉得值多少钱呢?”我反问道。这是我本能的反应,前世我都是商场老狐狸了,这种事情还不是应付自如。

    “这样吧,小刘同学。一口价,五万块。我买断这个输入法的版权,并且拥有开发其后续版本的权利。”赵军生自信的说道。五万块在94年的软件行业中已经是不小的一笔费用了,虽然这还不是赵军生的底线,但是在他看来,这些钱在一个高中生眼中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这样吧,赵叔叔,我给你算一笔帐。”我不动声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