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试探

    “这样吧,赵叔叔,我给你算一笔帐。”我不动声色地说道:“我这个输入法是目前最方便使用也是最容易上手的汉字输入法,我相信这点赵叔叔您比我更清楚。如果把这个输入法推广到市场,我想只要宣传得当,就可以迅速的抢占市场。目前wps的多数用户是什么人我想赵叔叔你心里非常了解,让这些政府官员花时间去学习五笔字型,你觉得有可能吗?而我这个输入法却不一样,只要会拼音的人就会用,而且具有很智能的联想和记忆功能,这是一项很人性化的功能,尤其对一些咬字不标准的人来说,这绝对是最适合他们的输入法。打个比方比如‘吃肉’这个词汇,我想很多发音不标准的人会读成‘吃you’,而我的输入法对这些发音易混淆的字能够根据它前后的句意来判断到底是哪一个字。我相信这套输入法只要一推出就会完全取代市场上任何一款拼音输入法。”

    “你说这些我都知道,这也是我看好这套输入法的原因。可是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赵军生注视着我。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这款输入法的价值和将会带来的收益远远不止这五万块,甚至十个,百个,如果加上后续版本一千个五万块都不止。”我缓缓地说道。

    “那你想要多少?”赵军生开始试探我的底线了。

    “百分之五十的纯利润分成。”我平静地说道。

    “百分之五十?好一个狮子大开口啊!和我赵军生谈条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最多我出到十万块,多一分别想。”赵军生愤慨的说道。

    “我并没有强迫您与我合作的意思,我相信如果我直接把软件卖给金山的话或许他们会更有兴趣。”我不卑不亢的说道,完全没有在乎他的态度。

    “好!好!好!”赵军生连着说了三个好字:“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赵叔叔过奖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想把自己的作品创造最大价值的作者罢了!”我仍然微笑着说道。

    “好吧,百分之五十就百分之五十!”赵军生拍板道。

    “不过这百分之五十只是这个版本的利润分成,如果我的输入法有了后续版本,我只能保证,您的公司在和其他公司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我可以优先选择与您合作。”我提醒他道。

    “好吧,就这么决定吧,我让秘书把合同起草了,一会儿咱们就把他签了吧。”赵军生说道。

    我没想到赵军生竟然这么爽快地就同意了我的条件,这和他开始时候的态度截然相反。是什么让他转变的这么大?还是他一开始就在试探我?

    虽然我很清楚我这套输入法的价值,但是百分之五十的分成也实在是有些高的离谱了,我本以为赵军生会和我一番讨价还价,没想到这么快就拍板了。

    很快赵军生的秘书就起草了两份合同送了过来,我看了一下,基本上没有大的问题,我的那个附加条件也清楚地标在了合同上。我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赵军生也签了字然后盖上了公章,然后给了我一份,另一份让秘书收了起来。

    “小刘,来的时候还没吃饭吧?”赵军生问道。

    “没有,刚到家许老师就打电话把我叫来了。”我如实回答。

    “那赵颜妍没跟你一起来?”赵军生用很平常的语气问道。

    “没有,她先回家了。”我随口说道。但是我刚说完,我就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你怎么认识赵颜妍?”我反问道。

    赵军生“啪”的一拍桌子,吼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把我宝贝女儿都弄到手了还问我是谁?”

    赵颜妍,赵军生!我靠,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这人竟然是赵颜妍的父亲?也就是说他是我的老丈人?从赵军生的态度上来看,他是一开始就知道了我和赵颜妍的关系。可是他在我刚进来的时候怎么不提呢?又或者说如果他在我们签合同的时候提出这件事,然后用这件事威胁我,说不定我会把输入法无偿的转让给他。现在一切都搞定了,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来?

    “哦,原来是伯父啊!”我讪笑道。

    “哼!少和我套近乎。你如果想咱们的合作继续保持下去,那你以后就离颜妍远一点。”赵军生冰冷的说道。

    “利润多给你一成,离开颜妍。”赵军生面无表情。

    “呵呵,赵叔叔认为您的女儿就值这点钱吗?”我冷笑道。

    “两成!”

    我盯着他没有说话。

    “三成,这是我的底线了!”

    我依然没有说话。

    “哼,别不识抬举!好了,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赵军生说完后不再看我一眼。

    “呵呵,赵叔叔,你把我当啥也不懂的小孩儿了吧?合作结束?合同一旦签订,就具备了法律效应,使你说毁约就能毁约的吗?不过——”我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合同,继续说道:“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合作了,我也不为难你,甚至这套输入法我都可以无偿的送给你!但是,你记住,让我离开赵颜妍,那是绝不可能!我真为赵颜妍有你这样的父亲感到丢脸,难道你认为我会为了几个臭钱而放弃颜妍?做梦吧你,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颜妍在我心目中是无价的!”我随手将合同扔在地上,大踏步地迈出办公室。

    “唉!年轻人就是爱冲动,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你啊!”我身后传来了赵军生嘲弄的声音。

    什么?把女儿交给我?我的心一颤,这赵军生演得是哪出啊!忽然间,我的心里全明白了,这一切从头至尾都是赵军生的一个圈套,他是在试探我。刚开始是在试探我有没有能力养得起他女儿,后来是在试探我他女儿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这个老狐狸,我心里骂道。

    “好了,赵叔叔,你的戏也演完了,不知道我这个准女婿合不合格呢?”我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哼哼,终于轮到我出一口气了,我真是期待赵军生那种被别人看穿计划后的表情。

    果然赵军生张大了嘴巴,惊讶了半天才说道:“原来你都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