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做客

    “赵叔叔,如果您的目的真是想我让离开颜妍,我想开始您也没必要费尽口舌和我签什么合同了吧。”我平静的说道。当我猜透了赵军生的心理,我就占据了主动,所以我也没必要唯唯诺诺了。

    “不错!小伙子很有前途。”赵军生微笑着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不想过多地干涉。但是,凡事都要有个限度,你们还小,我不希望你俩大学之前给我弄出什么事儿来。我想我说的是哪方面,小刘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的。”

    “啊——”我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我当然明白了他指的是哪方面了,可是如果我告诉面前这位老丈人颜妍已经被我给吃了他会不会当场杀了我啊?

    “对颜妍好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她了我可饶不了你啊!”还好,赵军生没发现我的异常,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赵叔叔。我对颜妍是真心的,我会照顾她一辈子。”我赶紧认真地说道。

    “嗯,好吧。”赵军生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就先这样吧。”

    我出了天衡电脑公司的大门,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赵颜妍的父亲竟然就是天衡电脑公司的总经理,这件事情到底是福还是祸呢?不过从赵军生目前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首先,赵军生的公司和我前世从事的行业性质相同,这样一来我创业的--&网--就高了不少。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果得到了赵军生的,我和赵颜妍在一起的时候就用不着藏着掖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刚进教室就发现赵颜妍在座位上焦急的左顾右盼。见我来了,赶紧说道:“刘磊,不好了!我爸好像发现咱俩的事情了!”

    “啊?”我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是此时我心里还是一跳。该不是昨晚赵军生又审问赵颜妍了吧?这丫头别把我吃了她的事情也给说出来了,赵军生可是特意警告我了啊!

    “他怎么和你说的?”我连忙问道。

    “也没说什么,只是,只是昨天晚上突然把我单独叫到一个屋子里问我,我们班是不是有个叫刘磊的。我就说是。他说让我今天晚上把你请到家里来,有事情要和你谈。”赵颜妍说道。

    “再没问别的了?”我不踏实的问道。

    “没有。我也很奇怪,他怎么认识你呢?你说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啊?”赵颜妍急得小脸通红。

    “没事儿,没事儿!”我一听只是这个事情,当下安了心。

    “那你晚上去不去啊?”赵颜妍问道。

    “你想让我去吗?”我笑嘻嘻的反问道。

    “呀!你还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一点儿也不紧张。”赵颜妍急道。

    “我紧张什么啊,老丈人看女婿有啥奇怪的,没准他一高兴就把你嫁给我了。”我依然不紧不慢。

    “哎!真是服了你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算了,你晚上还是别去了,我怕我爸一激动再打你一顿。”赵颜妍摇了摇头说道。

    我心想,他怎么能舍得打我呢,他还指着我帮他赚钱呢。于是说道:“怎么不去了,当然得去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哎,那好吧。如果我爸问你咱俩的事儿你可千万别乱说啊,咱俩就一口咬定只是好朋友关系!”赵颜妍提醒我道。

    真没想到赵颜妍这种好学生也会串供。我敷衍着答应了她。

    晚上放学,我在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家里人我去同学家做客。

    我妈一个劲儿的问是男的女的,我骗她说是郭庆。郭庆这个人我妈是知道的,来过我家一次。于是也就不再追问,告诉我早点回去。

    赵颜妍带我上了一辆红旗轿车,在我看来它长得和奥迪100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双胞胎。真不明白这车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赵军生的家在新江市新建的开发区里,由于平时工作忙,赵颜妍经常住在她爷爷家。这里面的房子多数都是复式的。94年,也只有新江市工商业有头有脸的人物能住得起。

    一进门是一个很大的客厅,然后有一个室内楼梯可以上到二楼。这种豪华的套房在十年以后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归宿。

    见我来了,赵军生笑着迎出门去,对我说道:“小刘,来了!”

    “赵叔叔,一天不见你就把我给叫来了,是不是想把我这准女婿给折腾死啊!”我笑道。

    “看你也没个正经,我还哪敢把女儿交给你啊!”赵军生拍了我一下嘿嘿笑道。

    “哼~看你也没安什么好心,是不是输入法的上市推广出现问题了?”我对这老狐狸太了解了,没有事儿他能闲得把我叫到他家来做客?真以为是联络感情啊。

    “嘿嘿!先吃饭,先吃饭,其余的咱们饭后再谈。”赵军生山笑道。

    赵颜妍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俩像老熟人似的一唱一和,刚才听我自称准女婿时,把赵颜妍吓得心都纠在了一块儿,可是没想到父亲的一句“把女儿交给你”竟然让她大跌眼镜。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颜妍,别愣着了,一起来吃饭!”赵军生招呼着傻站在门口连鞋都没换得赵颜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