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是金矿?

    “哎呀,是小刘来了吧?”从厨房里走出一位带着围裙的美艳少妇说道。这位一定就是赵颜妍的母亲了。

    “阿姨,您好。”我礼貌的说道。

    “别客气了,叫我伯母吧。老赵,你先招呼小刘坐下,我厨房还有几个菜没做好!”赵颜妍的妈妈转身回了厨房。

    “喝酒吗,小刘?”赵军生问道。

    “能喝一点儿。”我也没拒绝,太虚伪就不好了。前世的我出奇的好酒量,赵颜妍的婚礼纯属意外。

    “那咱俩一人一瓶吧。”赵军生递给我一瓶新江啤酒。这是我们新江市自己的品牌,现在非常热销。但是我却知道,这个厂子在九六年开始就走上下坡路,终于被那几个贪污的领导给搞黄,最后破产,下岗的工人不计其数。其实这个啤酒的味道丝毫不次于全国闻名的“哈啤”“三星”,但是国有厂这个头衔注定了它以后的命运。

    “没问题。”我接过啤酒先给赵军生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满。

    “好!能喝酒才是爷们,以后才能做大事!”赵军生赞许的说道。

    “爸,你真烦人,怎么能怂恿他喝酒呢?”赵颜妍不愿意道。小丫头虽然不清楚我和她爸到底什么关系,不过好在她接受能力比较强,最重要的是她父亲不反对我们的事。

    “呵呵。真是女大不中留,还没过门呢,就向着小刘说话!”赵军生打趣道。

    “爸,你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赵颜妍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这时候,赵颜妍的母亲也端着菜走了过来:“老赵,你和小刘他们正说什么呢?”

    “呵呵,就说说咱们女儿,小惠啊,你快过来坐吧,都等着你呢。”赵军生说道。

    赵颜妍的母亲把餐具摆好,挨着赵军生坐了下来:“小刘,这也都不是外人,你就当成自己家吧,千万别客气,快吃吧。我做这些菜也不知道对不对你的口味,就将就吃吧。”

    “哪能啊,伯母您做的菜一看就有食欲。”我连忙说道。

    “呵呵,你这孩子。”赵颜妍的母亲笑道。

    “妈,你就别管他了,你这样刘磊该不好意思了。”赵颜妍给我夹了块骨头说道。

    “哼哼,你这女儿妈白生你了,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啊!”赵颜妍的母亲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妈,是你自己刚说的刘磊不是外人。”赵颜妍红着脸狡辩道。

    “好好好,都快吃吧。”赵军生给两人解围道。

    “小刘啊,你和伯母说说你的打算吧。”赵颜妍的母亲开始审问我了。

    “这个,我和颜妍还都是学生,能有什么打算啊。”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小刘啊,你也别不好意思。你的事情军生都和我说了,开始的时候军生和我说,学校里有个男孩子和颜妍走得很近,我当时就很生气,想立刻把颜妍找来问问这个人到底是谁。可是军生执意不让我插手,说是过一段时间看看再说。直到昨天,军生突然和我说,说我们的女儿挖到金矿了——”赵母说到这里的时候,赵颜妍已经快把头埋到桌子下面去了。赵母继续说道:“我就问军生是怎么回事,他就和我说,问我还记得上次那个与颜妍走得很近的男孩子了?我就说当然记得了。军生就和我说,他今天见到他了,而且做了一个什么软件要与他们公司合作,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我也不相信一个小孩能做出什么厉害的东西来。结果军生和我说,那孩子做的软件在全国都是领先的,如果运作好了,所带来的收益绝对在千万以上。小刘,总之军生都快把你给夸上天了。本来我还很反对你们之间的事情,可是军生说你绝对有能力给颜妍幸福,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我非常明白赵颜妍妈妈这番话的意思,她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间接的告诉我,我和颜妍的事情她已经默许了。

    赵军生继续说道:“刘磊啊,你虽然在计算机方面有惊人的天赋,但是学习方面也要抓紧啊。据说你中考时候的成绩非常不好,颜妍以后是要考青华大学的,如果你考不上,那我们也帮不了你了。”

    哎!典型的z国特色的家长,本以为赵军生的思想已经够新潮了,没想到还是不能免俗。经历过小学、中学、大学的我非常清楚,学校里学的知识很多在以后工作中是用不上的。不过赵军生也太小看我了,就算是我没重生,考上青华大学那也是必然的。

    “赵叔叔,学校马上就期中考试了,我想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保证道。

    “爸,你别瞎说。刘磊学习可好了,不信你们看!”说着打开了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展开。

    我立刻狂汗,这不是我那张打了100分的英语试卷吗?

    赵颜妍的父母也正在看我的卷子,赵颜妍的母亲疑惑道:“老赵,你不是说你打听过了吗?我记得这次考试颜妍也没打100啊?我看小刘的学习也不差啊!”

    赵军生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老高说他去学校查了档案。”

    天哪,原来这一家子早就在调查我了,要不是我昨天阴错阳差的遇见了赵军生,我还得被蒙在鼓里到什么时候啊。

    我不好意思地盯着我的试卷解释道:“蒙的,蒙的。”

    赵颜妍收起了试卷,说道:“切,每次你都说是蒙的,谁信啊。”

    “不过我有个问题,“赵军生奇怪的说道:“小刘你的考卷怎么在颜妍的书包里啊?”

    我与赵颜妍一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