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加密

    饭后,赵军生把我单独叫到了书房,我知道,一定是有正事找我了。

    赵颜妍的妈妈也识趣的把赵颜妍拉到了其它的屋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小刘,昨天你走了以后,公司里就为了你的输入法专门开了一个讨论会,大家都认为你这款输入法相当有前途,普及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不过你想过没有,z国的软件行业和国外的并不一样,这里面存在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赵军生说到这里,皱了一下眉头。

    “您指的是盗版吗?”我立刻猜到了赵军生的所指,盗版,不光存在于九十年代。在我前世的时候盗版问题也相当严重,甚至比这个时期严重多了,互联网上的盗版软件铺天盖地。

    “不错!现在z国的计算机行业,版权意识相当淡薄,包括你们少年宫用的wps我想也不是正版的。”赵军生忧虑地说道。

    “呵呵,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赵叔叔,我们可以把软件加密!”我把我前世里经常看到的软件保护措施说了出来。

    “加密?我听说过,不就是每套软件配一本手册,在启动软件的时候,会随机提问手册里某页的某行数字是什么,如果输入错了软件就无法运行,你指的是这个吗?”赵军生问道。

    “赵叔叔,您说的这只是其中一种,这种加密方式已经落后了!”我说道。

    “我觉得也是,这根本达不到加密的目的,想用软件的人只要把手册复印一份就可以使用了,就算不印手册,同一个单位的人也是可以共同使用一份手册的。”赵军生点了点头说道:“难道你有更好的主意?”

    “是的,赵叔叔,咱们可以采用注册码的形式来进行加密!”我说道。

    “注册码?什么叫注册码?”赵军生奇怪的问道。

    唉!看来九四年还没有人用这种方法加密软件啊!于是我解释道:“我的意思就是,同一套软件装在不同的机器上,会根据机器的主板序列号产生不同的注册id号,而我们可以通过客户反馈回来的这个id号算出一个密码,称为注册码,用户只有输入了对应的注册码才能够正常使用输入法。”

    “这个主意简直太绝了!小刘,你是怎么想到的?”赵军生兴奋的说道。在他看来原本很复杂很头痛的问题竟然被我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

    我摇了摇头,我只不过是把我前世的经验说出来罢了,要不了多久,这种加密方式就会风靡全球的。

    “我只是随便想到的!”我胡扯道。

    “随便想到的?小刘,你知不知道,如果咱们继续开发一套这种加密软件,光这项加密技术就可以卖不少钱了!看来我说的真没错,我女儿这回可挖到金矿了!”赵军生高兴地说。

    “嘿嘿。”我不好意思地讪笑着,我这可是完全都在剽窃啊!

    “程序的加密我来找人完成?”赵军生问道。

    “还是我亲自做吧,毕竟我自己的想法,更容易实现些!”我倒不是不相信赵军生手底下的程序员,只不过他们从来没做过类似的工程,万一写出来的加密很轻易的就叫人破解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吧,你什么时候能做好?咱们这个软件是越早上市越好,算上审批的时间争取年底之前投放市场!”赵军生问道。

    “我家里没有计算机,周日去少年宫的时候吧,我下周一给你!”我说道。

    “什么?你家里没有计算机?”赵军生惊奇的说道。

    “是啊,怎么了?”我问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九四年能买起电脑的家庭才奇怪呢。

    “你这个输入法是在少年宫编写的?”赵军生问道。

    “是啊!”我答道。

    “你去少年宫以前接触过计算机吗?”赵军生更惊讶了。

    “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我说接触过,那就不免要触及到我重生的问题,可这是我的秘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而且我这一世确实没接触过,所以我这么回答也不能算骗他。

    “什么!?”赵军生这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半天,赵军生才稳定住了情绪说道:“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天才了,看来是我家颜妍配不上你啊!”

    “赵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心里惭愧啊。

    “这样吧,小刘。我书房这台计算机就送给你了,反正我在家也不用。”赵军生指着写字台上的计算机说道。

    “这怎么行呢!”我连忙推辞,要知道这个时候一台计算机要一万多到两万呢。

    “这怎么不行,我又不是白给你的,你这也是为了公司干活啊!”赵军生假装不悦道。

    “好吧!”我说道。这种事情我就不好再推辞了,毕竟都是为了公司。

    “行了,我叫老高送你回去。时候也不早了,再不回去你家里人该担心了。”赵军生说着就开始搬动桌上的计算机。

    “我来吧。”我接过了赵军生手中的显示器。

    由于时间的关系,赵颜妍也没有过多的挽留我,但是我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眼中的不舍。

    赵军生抱着机箱把我送下了楼,叫老高把东西都放在了后备箱里。

    唉!我又开始犯愁了。这平白无故的多了一台计算机,回家该怎么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