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赚钱计划

    “磊磊,这是怎么回事儿?”果然我刚把计算机拿进屋,我妈就奇怪的问道。

    “这个是少年宫的许老师借给我用的,上次去北京比赛我拿了两个一等奖,许老师说我很有天赋,就借给我一台在家里练习。”我把我在路上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

    听我这么一说,我妈不再有疑,但却对另一件事产生了疑问:“磊磊,你上次比赛获得了两个一等奖?”我妈惊讶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我这才想起来,上次获奖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我的父母。估计我的父母认为我也不可能取上什么名次,也就没再问我。

    “那你回来以后怎么没跟我们说?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们!”我妈激动地说道:“老刘啊,你快出来,咱儿子上次去北京比赛拿回来了两个一等奖!”

    我爸听后,立刻风风火火的从书房跑了出来:“什么,小磊,你比赛获了两项一等奖?”

    我点了点头。

    “快把证书给爸妈看看,哈,这下我老刘也有吹嘘的资本了,看我那些同事平时夸他们家孩子如何如何了得我就眼气,这回轮到他们眼气了!”我爸高兴地说道。

    证书?天哪!我的证书被赵颜妍抢走了……这小丫头回来的时候非说证书放在我这里不安全,要帮我保存,说是以后考大学还能加分呢,万一弄丢了怎么办。其实我知道这丫头没准又拿去收藏了呢。

    “证书放在许老师那里了,他要复印一下留个档案的。”我胡诌八扯道。

    “这样啊!老刘,你说儿子获奖了,咱们是不是应该买点东西看看人家许老师去啊!”我妈建议道。

    “对,应该的,应该的。儿子,你这周日上课咱们一起去吧,我和你妈谢谢你许老师去。”我爸说道。

    “好吧!”我答应着。看来我事先得和许老头打个招呼,不然穿帮那就坏菜了。

    对输入法的加密,我很快就搞定了。在2000年以后这种技术遍地开花,到了2010年以后简直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什么rsa不可逆算法等等都应用于其中。加密之后,我又给输入法的主程序加了个壳,我想这个技术水平一直到2000年以后应该是没有人能破解了。

    输入法是我创业的第一步,本来我的想法是把它一次性卖掉,但是从z国软件市场目前的状况来看,注定了它卖不了什么高价的命运。思前考后,我最终还是没舍得把它卖掉,最终选择了与赵军生合作。虽然这种合作方式所带来的效益是长远的,所得到收益远远大于一次性卖掉,但是这却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我才能得到我的创业资金。而对于重生后的我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根本就等不起。

    九四年已经接近尾声,马上就迎来了一九九五年。在九五年中,很多大事都陆续发生。z国的互联网刚刚起步,门户网站刚刚形成,英尔特的pentiunpro研发中,sdram的内存开始全面普及,危软的跨时代之作windowz95正式发布。

    而这里面都有哪些我可以分一杯羹的呢?这个时期的cpu的核心技术在2010年以后已经不再是秘密,内存已经全面进入了ddr2的时代,危软的vasta全面普及,下一代操作系统正在研发。

    我甚至可以超出英尔特一步推出更高主频的cpu,或者率先推出ddr的技术,甚至在危软发布。但是这一切都需要钱,需要建立一个庞大的研发组织,虽然我有前世的技术和经验,但是这些光靠我一个人很难完成。

    资金啊!这还真是一个问题。突然,一个阴险的计划在我脑海里显现出来。如果我现在就把pentiunmmx的设计资料搞出来,我想英尔特一定会对这些非常感兴趣吧?嘿嘿,我可以把我所掌握的略微领先这个时代的技术卖给相应的公司,这将是多么大的一笔收益啊。

    说干就干,我连夜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我的赚钱计划。有了赵军生给我的电脑,做起事来果然方便了不少。

    首先我声称我是z国某科学院的专家,搞了一个项目,但是没有资金生产,所以准备把项目转让。我列出了pentiunmmx一系列的技术指标,还有少部分的核心资料,当然这都很笼统,我不怕他们看了以后会据为己有。光有这些资料是什么东西也造不出来的。

    之后我又如法炮制,也给西杰公司写了一份合作意向,声称我发明了fluiddynamicbearing(fdb)电机技术,这份技术是西杰公司在96年才推出的一项独有的电机技术,这时候估计可能刚有个想法甚至连想法都没有。

    同样还有一份是给危软的,声称我开发出了新一代的操作系统,在里面我列举了所有windowz98所具备的功能和特性,还有少量的源代码。同时我旁敲侧击的表示,同一份计划的地方,我要把这东西尽快发出去。

    我想危软看到我的那份计划书后肯定不会相信,没准儿会亲自派个人过来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个东西,看来我还得尽快把它写出来。虽然前世的我也参加过多个版本的发家的,西杰那个技术相对来讲技术价值略低,至于危软嘛,你就等着我到时候狮子大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