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回报

    接连几天刘科生都没有来上学,我想这小子也是平时依仗他父亲的势力横行惯了,冷不丁的就失去了怕别人瞧不起。

    我也开始了我漫长的等待,电子邮件发出以后,接连三天都没有人给我家打过电话。要不是我自己非常清楚这几份资料的技术价值,我甚至都以为这些公司对我的资料不感兴趣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几家公司故意在拖延时间,想降低资料的价格。

    在电子邮件发出一周以后,英尔特的电话才姗姗来迟。

    “喂,是刘磊先生吗?”对方的人用熟练的汉语问道。

    “是的,请问您是?”我问道。

    “我是英尔特公司的代表,我姓余。”对方说道。

    “哦,原来是余先生,不知道我发给贵公司的邮件你们看到了吗?”我问道。

    “刘先生,我这次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这个资料的事情。关于你发给我们的资料上所研究的项目,我们公司今年年初已经着手开发了,所以对我们的价值不是很大。但是如果价格合适,我们也会考虑参考一下。”余代表说道。

    哼!诳我啊。你们什么时候推出的pentiummmx我太了解不过了。如果我没重生,或许我就真信了你的鬼话。

    我不慌不忙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就不打扰了。昨天我与amd公司初步达成了协议,他们对我的资料非常感兴趣。”

    果然余代表立刻沉默了,半天才说道:“刘先生,我刚才说的只是董事会一部分人的意见,董事长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请您先别和amd签约,给我一天时间,我相信我们最终的价格会高于amd。不知道刘先生是否方便透露一下amd的价格?”

    拿我当傻子呢,董事长没拍板呢你就敢跟我打电话谈合作?当然我也不会去点破。

    “这个,具体我不能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价格绝对不低于这个价格相比这款处理器所带来的巨额利润已经算是很划算了。

    “人民币?”余代表试探道。

    “美元!1亿人民币连研发所花费的资金都不够。”我这不是吹牛,我相信对方也很清楚。

    之后西杰的电话也接踵而至,内容与英尔特大同小异,同样我被我用有意卖给迈拓的言语搞定。

    危软的电话来得最慢,对方首先表示难以置信,他们根本就不相信z国有人能搞出操作系统。我也不和他们争辩,我只是说如果他们没兴趣我就联系ibm了,最后危软表示要派一个人来实际考察。

    第二天晚上19点刚到,英尔特和西杰就纷纷打来了电话。这次的电话一句废话都没有,英尔特直接表示愿意以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资料。但是需要当面交易,他们会在这几天派出专家来当面验证资料的真伪性。西杰同样也表示会出价1000万美元,但是我在合同上明确敲定,西杰只拥有这项技术的使用权,不享有专利权。但是同样我也不会再将这项技术授权给第三方。因为我知道fluiddynamicbearing(fdb)电机技术后续还有二代、三代。这都是我赚钱的资本。

    赵军生那边的输入法审批,基本上是一帆风顺。省委书记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何况天衡提供的申报材料也没有什么问题。

    1994年11月初,曙光拼音1.0正式推向了市场,定价为198元。这个价格在当时的软件市场来说已经很低了。由于曙光拼音的拷贝是免费发放的,任何人都可以索取,全国上下立时掀起了曙光拼音输入法的使用热潮。由于曙光输入法的简单易用,智能识别模糊字音,让很多人丢弃了原有的输入法,开始选择了曙光拼音。

    一个月后,要求购买注册版的汇款单雪花一般的飞向了天衡电脑公司,天衡上下所有人包括接待员都在忙着接电话或者收取汇款单。赵军生不得不扩大公司的规模来应付现在人员紧缺的局面。

    赵军生为了分配我的那部分利润,给我在z国银行开了一个匿名的保密帐户,这也是我特别要求的。因为英尔特和西杰的代表已经来了,我必须找一个帐户存放资金。

    与应特尔和西杰的合作很顺利,两方对我提供的资料都非常的满意。纷纷表示如果以后有什么新的科研成果我能优先与他们合作。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个顺水人情,就答应了他们,并且告诉他们,我这个亲戚是中方科学院的高层,不方便出面,以后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

    两方听后私下里又塞分别给了我1000万和300万人民币,让我以后在同等条件下可以优先考虑他们的公司。我含糊答应,两方满意而归。

    我看着银行户头上面的1.6亿美金,心里冷笑。我有了钱了就能自己生产了,继续和你们合作?做梦呢吧!

    曙光输入法的第一个月的销量很快就出来了,赵军生激动地对我说道:“小刘,你知道我们销售出去了多少吗?整整2200套啊!这个月我们一共才送出了3000套测试版,就有2200套要求注册!”

    对这个结果我的心情很平静,这才是刚开始,以后会更多。

    赵军生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实在是太激动导致说不出话来。继续说道:“去掉早期的审批和宣传的费用,咱们这个月的纯利润达到了33万!33万啊小刘,你这一个月赶上赵叔我原来一年的利润了!”

    “呵呵,赵叔,我想这只是个开始!以后赚的钱还会更多!”我笑着说道。

    “对!这是个开始!以后赵叔我就跟着你干了,我现在是真服了你了!”赵军生由衷地说道。

    赵军生,也就是我的老丈人,还是值得信赖的。一个计划在我的脑海的悄然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