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我的老上司

    “赵书记,据我们调查,最近有一大笔境外资金汇入了z国银行的匿名帐户。”一个戴眼镜的人正站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内。

    “哦?多少钱?”赵书记放下了手中的笔问道。

    美金!”戴眼镜的人说道。

    “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大一笔钱?”赵书记惊讶道。

    “是的,所以我们觉得事关重大,您看看是不是和上面说一声?”戴眼镜的人问道。

    “这件事情可不能怠慢了!”赵书记皱眉说道。他想起了89年那次大事件,这笔钱就怕是国外的敌对势力要在国内搞事儿的资金。

    戴眼镜的人走后,赵书记立刻拨通了国务院副总理夏定国的电话。

    放学以后,我随便编了个理由告诉我妈,说我晚上不回去了。就跟着赵颜妍来到了开发区的家里。

    刚进屋,还没等我换鞋呢,赵颜妍就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挂在了我的身上,殷红的小嘴就吻了过来。我的手立刻不老实的摸索到她的小胸脯上,隔着衣服抓在了赵颜妍的小**上。

    “啊~”赵颜妍娇哼了一声,一双小手飞快的将自己的衣服扯了下来。我顺势低下头去,轻轻咬住了赵颜妍胸前的那粒小樱桃。

    赵颜妍的身体立刻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口中发出的声音也变成了模糊的呻吟。我把她抱到床上,右手伸到了赵颜妍下身的神秘地带,轻轻地来恢抚弄。这时,赵颜妍的下身已经变得滑腻无比。

    “嗯……老公……哼”赵颜妍嘴里轻哼着,娇躯随着我手指的力度来回摆动……

    (下面省略字数若干,本书正在新人榜呢,被打掉就完蛋了。)

    “呀,都七点了!”我正睡得好呢,就被赵颜妍的狂呼乱叫给弄醒了了,

    “哦,才七点啊!大不了今天不去了!”我伸了个懒腰说道。

    “什么呀!今天期中考试!马上就不赶趟了!”赵颜妍着急的说道。

    期中考试??我赶得也真够巧的,刚回学校的第二天就赶上期中考试了。

    “哎呀,我的内裤呢?你把它扔哪儿了,快帮我找出来。”赵颜妍光着身子在我面前跑来跑去。

    “拜托,是你自己昨天给脱到门口的。”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七点五十分,我和赵颜妍刚好赶到学校,离考试还有十分钟。

    我百无聊赖的答着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可言的试卷。英语最后一题是写一个小作文,一丝坏坏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浮现。写什么好呢?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想起了前世在网上看到的小说,写什么呢?刘磊大战叶潇潇?还是算了吧,小姑娘看样子挺清纯,看了我的作文再有不良反应那就完蛋了。还是写点比较隐晦的东西吧,比如我和我的班主任是好朋友,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嘎嘎,这真是一个好主意啊!

    十分钟后,我满意的将试卷放在了叶潇潇面前,大摇大摆的走出教室。

    “考得怎么样?”郭庆叼着一只烟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你小子什么毛病啊?跟谁学的?”我指着郭庆嘴里的香烟问道。这小子前世的时候是不抽烟的啊!

    “呵呵,我也是刚学会。怎么样,老大,来一根?”郭庆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塔山。

    “行啊,小子,都抽上10块钱的烟了!”我摆了摆手拒绝了。我这一世还想戒烟呢。

    “手下小弟孝敬的。”郭庆洋洋得意地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交卷了?”我看他紧跟着我就交了卷子。

    “我这脑子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我也想好了,高中毕业就不念了。大学可不是我这种人考的!”郭庆把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灭了。

    “不念了你能去做什么?”说实话,我真的希望我的这位死党能走上正途,考上个好大学。

    “我这种人,天生就是出去混的料,不然还能做什么!”郭庆自嘲道。

    “希望你选择的这条路是对的。但是不管怎么说,郭庆,你永远是我刘磊的兄弟!”我知道有些事情一旦改变了没那就无法挽回了。

    “老大,你是我一辈子的老大!”郭庆也激动地说道。

    “好久没一起去吃饭了吧?”过了一会儿我说道。

    “走吧,老地方!”郭庆笑着和我一起来到了我俩开学时总去的那家小饭馆——聚缘小吃。

    “老板,炒个鱼香肉丝,再来个凉菜。两瓶啤酒!”我说道。

    “老大,你也喝酒阿?”郭庆惊讶地说道。

    …………

    当天晚上,我接到了危软公司的代表打来的电话。

    “喂,您好,我是危软公司派来的代表,免贵姓徐。”电话那头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我激动万分。这个人就是我的老上司徐中邦,现任的危软z国区执行副总裁之一。在我毕业加入危软的时候,徐中邦已经成为了总裁,也正是因为得到了他的赏识,我才能一步一步地爬上高位,在他退休那年成为了危软z国区的总裁。

    徐中邦,在我前世名义上与我是上下级,其实一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危软这个大环境里举步维艰,每次都是徐中邦不厌其烦的帮助我,指导我。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徐中邦,就没有后来的我。在他退休以后,我还经常的到他家做客,我一直把他当做我的恩师看待。但是如今,我和他却要同时坐在谈判桌上,争取各自的最大利益。

    我强忍住内心的澎湃,平静地说道:“徐先生,你好。”

    “不知道刘先生明天是否有空,我们约个地方见一下,商谈关于您的操作系统的合作事宜。”徐中邦说道。

    “好吧,明天早上八点,新江大学的计算机中心门口见面吧。那里正好有一台计算机安装了我的操作系统。”我说道。

    windowz98这一个多月时间我已经初步搞定,在新江大学机房的586电脑上测试通过。我给操作系统定名为曙光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