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曙光95

    徐中邦,这个和我父亲年龄差不多的中年男人,此时正是风华正茂。我见到他时,他依然穿着那种前世里常穿的黑色中山装。

    我走了过去,对他伸出手道:“徐先生,你好!我就是这次合作的全权代理人,刘磊!”

    “哦?你认识我?”徐中邦惊讶的看着我。

    对了!我和徐中邦在这一世应该是没见过面的,怪不得他会奇怪。

    “危软的徐副总裁,在报纸上看见过您的报道!”我解释道。

    徐中邦随即释然道:“原来是这样,想不到刘先生很关注我们的危软啊!”

    他这一句话明显的是一语双关,明里是指我比较关注新闻报道,暗里却指我只是在针对他们危软。

    “哪里,哪里。偶尔看看科技新闻罢了!”我讪笑道。想不到这个我前世的老上司有一天会与我针锋相对。

    “我想刘先生已经知道我们在明年即将推出windowz95的消息了吧?”徐中邦问道。

    “是的,我一个朋友帮我拿到了内测版。”我说道。

    “哦?那这样更好了,刘先生已经看过了吧?我们公司的图形操作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操作系统,我想刘先生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徐中邦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夜郎自大吧?我故意疑惑的问道:“徐先生,对于您的话我不太明白。”

    “刘先生,如果开发这个系统的人想加入我们危软公司,我们欢迎之至。但用不着选择这种方式!”徐中邦说道。

    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徐中邦误会了我的意思。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我在危软公司的时候,这种事情也遇见了不少,经常有人找某某总裁,说是自己开发出了一套全世界最厉害的系统或者软件,来引起危软的注意,从而达到求职的目的。当然,他也可能是在试探我的真正目的。

    “徐先生,我想咱们还是先看看操作系统再做定论吧!”我微笑道。

    “好吧!”徐中邦与我一同进入了新江大学的计算机房。

    我打开了那台装好曙光95操作系统的586电脑,熟悉的自检画面过后,进入了一幅我设计好的开机画面——灰白的海面上渐渐出现了一丝曙光,上面有几个中文大字“曙光视窗操作系统95”。

    其实我的开机画面看似好像是一幅动画,实则我那个海面上的曙光和不止一筹。

    “我的天啊!我要见这个系统的开发作者!”徐中邦激动地说道。

    “我想没必要了。这个作者是我国科学院的高层,不方便露面,我想徐先生应该了解这里面的原因。”我说道。

    “哦!我了解!”徐中邦失望的说道:“刘先生,请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要马上给总公司打个电话!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好的。”我仍然面不改色的说道。

    徐中邦跑出去打电话了,内容我也不想知道,反正东西在我手里,也就是说主动权被我所掌握,这个东西值多少钱都是我说的算。

    都快一个小时了,徐中邦才姗姗来迟,他进屋的时候我正无聊的玩着曙光95里附带的连连看。也就是后来很流行的办公室桌面游戏之一,一同加进去的还有宝石迷阵,泡泡龙等游戏。

    徐中邦看了后立刻惊叫道:“这个游戏是谁加进去的?简直太好了!比windowz附带的那几个桌面游戏耐玩多了。”

    呵呵,当然耐玩了,你如果看到以后那些政府员工的电脑里面,就知道这几款游戏所带来的价值了。而我只不过把它们提前加到我的曙光95里罢了。

    “我和总公司联系过了,刘先生,您开个价吧!”徐中邦非常清楚系统的价值,当他和总公司交涉后,那边的震惊丝毫不亚于他,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买下这个操作系统,实在不行合作也可以,千万不能变成竞争对手的关系。危软总部总裁比尔立刻预订了机票,大概明早就能抵达新江国际机场。徐中邦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如果事情办砸了,那罪名可担当不起啊。所以其他没有营养的话也就不多说了,直接开门见山的开始询价。

    “您觉得它值多少钱?”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

    “啊?”徐中邦一愣,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原以为我会开出我期许的价位,就算是狮子大开口,只要有了价格,就不怕搞不定。

    “徐先生认为这套操作系统有价吗?”我继续放烟雾弹。

    “有价?什么意思?难道刘先生不想卖?”徐中邦听后更疑惑了。

    “是的!操作系统不能卖,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来进行合作!”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徐中邦一听我说可以合作,原本旋着的心立刻又落了下来。人家不卖,也不能强求。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合作,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不知道刘先生打算怎么个合作方式呢?”徐中邦问道。

    “我的要求徐先生可能做不了主……”我实在不忍心对我的老上司张开血盆大口。

    “这样吧,我们的总裁比尔已经在赶往z国的路上,如果刘先生有什么特殊要求,可以直接和他详谈。”

    “好吧。他到了以后打电话联络我。”我说道。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100多张3.5寸的磁盘递给徐中邦,这是曙光95的安装盘,你可以拿给你们的总裁看一下。

    徐中邦连忙接了过来,他刚才还想开口和我说这个问题,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东西在合作谈妥之前都是保密的,也就始终没开得了口。

    我对徐中邦的人品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也不会干出盗窃别人成果的事情(貌似我正在干啊!),再说我写出的东西都有加密,我就不信他们以现在的技术水平能破接触源代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