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一不小心就英雄救美了

    “刘先生,这位是我们m国总部的总裁比尔先生。”徐中邦指着一位金发的看上去很年轻的m国人说道。

    “你好,比尔先生。”我用熟练的略带m国儿化音的美式英语说道。我怎么能不认识我前世的这位总裁呢!

    “哦?刘先生会说英语?”比尔奇怪的问道。

    “会一些吧!”我微笑道。废话,前世我和他没少交流,怎么可能不会说英语。

    “那好吧,既然这样,刘先生就请提出你的条件吧。”比尔说道。

    “操作系统的版权我不会卖,但是我可以授权给危软公司进行销售。同时我可以许诺,允许危软公司参与下一版本的曙光操作系统的开发。”我先把危软可以得到的好处说了出来。

    “那刘先生要的回报是什么?”比尔也不傻,知道我目前的条件只是针对他们的,我真正需要的我还没有提出来。

    “操作系统收益的50%!这个数字不可能改变。”我不喜欢跟别人讨价还价。

    “50%?太多了吧!”比尔惊呼道。

    “多吗?如果不是因为z国目前的经济体系,我完全可以自己成立公司自己卖,没必要与别人再分一杯羹。”我说道。

    “可是你没有图形操作界面等一系列相应的专利!”比尔说道。

    “所以这就是我找你们合作的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因为m国注册的专利在z国无效!”我缓缓地说道。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向我们公开源代码!”比尔咬牙说道。他本来就不是很关心赚钱的事情,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相比之下还是技术更让他心动。

    “这个没问题,而且我也会遵守我的承诺,下一个版本的曙光操作系统由我们共同开发。”写这个系统我都已经一个多月没睡好觉了,以后这种事情打死我也不干了。虽然我知道我有一百八十年阳寿呢,但是到时候未老先衰再整个半身不遂想死还死不了那更痛苦。倒不如装得大方点,以后我只提供关键技术,其余的让他们去完成。

    之后我们商量决定,危软在今年12月提前发布。

    签好了合同,又做了公证,反正所有事情干完已经快八点了。徐中邦要请我吃饭,被我给拒绝了。这一阵子天天不按时回家,我妈都已经开始对我起疑心了。我爸更是不用说,总是旁敲侧击的问我是不是又去游戏厅了。

    哈哈~这下我可发大了。30%和50%啊!一个全新的世界首富即将诞生了。我高兴的哼着小曲,漫步在大道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重生之后感觉身体异常的强壮,刚开始我以为是我平时勤与锻炼的结果。可是后来,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重生之前我也没有现在这么好的精力啊。而且这种感觉从北京回来以后越来越明显,感觉身体里总有用不完的劲。改天应该找我的阎王老哥了解一下,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救命啊~~”远处传来一个女性求救的声音,貌似竟然好听无比。我不由得停下脚步,四处观望。

    “叫啊?你继续叫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

    唉,我心里骂道,这歹徒什么文化素质啊,你怎么就不来点什么新鲜的词啊。

    果然,那声音不喊救命了,换成了另一幅战战兢兢的嗓音:“你~你们想干什么?”

    你们?还有同伙?

    “干什么?小妞,陪大爷我乐呵乐呵。”这时候换上了一个娘娘腔的声音。

    我靠,这也太不专业了吧?就着嗓音还来当流氓?没有前途!

    “啊!你们快放手!再不放手我跟你拼了!”女声喊道。

    “拼了?好啊!爷爷我正等着呢!”粗豪的声音叫道。

    唉~我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就来个英雄救……等等,我得看看到底是不是美,不然万一救了个虎妞再死命缠着我要以身相许那可就操蛋了。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悄然走了过去,原来是路边的一条小巷。

    两个身材截然相反的一胖一瘦的流氓正背对着我。这身影怎么那么眼熟呢?该不会是鹿鼎记里面的胖瘦头陀吧?我赶忙用余光瞟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扛着摄像机。

    月光下,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被两人劫持的那个少女,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清凉的打扮。不过发育的非常好~应该说是超好,一对大胸脯鼓鼓的都快把上衣给撑爆了。他***,我吞了一口口水,这种身材半夜还出来晃荡我要是流氓我也强奸你。

    女孩的面容姣好,瓜子脸,柳细眉,明媚清澈的眼中明显带着些慌乱和恐惧,但却有种难以形容的风姿,让人心生怜爱。妈的,美女啊~这怎么能让这两个头陀给祸祸了呢,要上也得是我啊!

    那句歌怎么唱得来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我从后面悄然过去拍了那个瘦头陀也就是娘娘腔的肩膀一下。

    “妈呀,有鬼啊!”瘦头陀正在精虫上脑呢,忽然背后被什么给拍了一下,立刻吓了一跳。

    “喊你妈啊!”胖头陀不满的转过身来,忽然看见了身后的我,惊讶道:“你——你是谁?”

    “两位大哥,今夜好兴致啊。”我笑嘻嘻的说道。

    “妈的,吓死老子了!你是谁?这没你事儿,赶紧滚!”瘦头陀对我说道。

    “救命啊!”女孩见我来了,疯狂得叫了起来。

    “你先别吵吵!”我不满的看了女孩一眼。对胖瘦头陀说道:“你们会不会当流氓啊?有你们这么农民的吗?”

    “哎?你咋知道我们哥俩是农民?”瘦头陀应道。

    “闭嘴,你和他瞎说个屁!”旁头陀立刻制止了瘦头陀,转过头对我说道:“我俩是不是农民关你鸟事?”

    哎!这智商,我无话可说了!我郁闷的说道:“来吧,让我给你俩示范一下应该怎么当流氓!”

    两人及刚才那位美女全都错愕无比的看着我,女孩的神情尤为沮丧,本以为刚要脱离虎口,没想到又来了个流氓。女孩轻叹道:看来自己的清白身子今天是要毁在这里了。

    我转过身去,酝酿了半天,甚至联想到了--&网--。老子前世就是散打冠军,这一世体力更强了,我实在不想增加白衣天使的负担了。

    “等下!”我忙叫道,做了一个叫停的手势。

    “怎么?怕了?怕了就赶紧滚!”瘦头陀叫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俩身上带没带医药费?别一会儿我不小心给你俩整残疾了,你们再没钱看病,耽误了病情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我好心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胖瘦头陀两个一起嚣张的大笑了起来。

    我实在懒得再和他们废话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这回死了也不关我事了。我直接一脚把胖头陀给踢了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瘦头陀的身上。只听喀嚓一声,估计瘦头陀的某根骨头被他大哥给压断了。

    我过去试探了一下鼻息,都有气,就是两人都昏了过去。看来再次醒来的希望渺茫啊,两个崭新的植物人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