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我和夏婧那样了

    “刘磊,我不能——”夏婧再没有挣脱,贴在我身上轻轻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直觉告诉我夏婧的身份肯定不是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你,就别问了。他们可能已经找过来了,我马上就得被抓回去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走。”夏婧哽咽道。

    “什么他们?他们是谁?”我纳闷的问道。

    夏婧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我。过了一会儿,才轻叹道:“大哥哥,你就这样抱着我睡吧。”

    虽然我心中充满疑惑,但是既然夏婧不愿意说,我也不好再问。搂着夏婧,沉沉的睡去了。

    早上,我感觉有人在我身边乱蹭,但是动作幅度却很小。我睁开眼睛,发现乱动的这个人正是夏婧。小美女红着脸想要挣脱我的怀抱,可是我却抱得她死死的,她根本挣脱不开。

    忽然,我意识到小美女为什么要挣脱开我的怀抱了。我的下面,此刻正顶在夏婧的两腿之间!

    我轻轻的动了一下自己的下身,我的那个正好在夏婧那里摩擦了一下。

    “嗯~!”夏婧轻哼了一声。但马上抬头看向我,我闭着眼睛装睡觉。小美女发现我没了动静,以为我还在睡觉,不过这次她是不敢乱动了。

    刚才的那个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我忍不住再次想动的时候,没想到夏婧竟然先动了一下。

    她轻轻的扭了一下腰,主动在我的那个上面蹭了一下。“啊——”夏婧小声地呻吟着。

    但马上又闭上嘴巴,张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我的反应。见我一动不动,像是放了心一样,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我强忍着两人下体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怎么不动了呢?继续动啊,再动一下。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我眯着眼睛偷偷的看着夏婧。只见小美女红着脸抬起头,又四下看了半天,终于,她再次动了起来。

    “嗯~啊~”夏婧轻轻的哼着。这次她竟然没有停!连续的在我上面摩擦了起来。

    我悄悄的打量着夏婧,小美女满脸的红潮,娇喘不断,一幅很享受的样子。

    摩擦所带来的快感狠狠地触动着我的神经,我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我可以真切的感觉到夏婧下面的湿滑,这种感觉丝毫不亚于真实的**,反而还别有一番滋味。

    夏婧的身上已经红透了,随着摩擦的加快,浑身不停的颤抖着。

    我终于忍受不住大叫道:“快点,再快点!”

    夏婧显然没有想到我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突然说话,吓得立刻停止了动作。

    “不要停下来,快!”我抱着夏婧腰部,继续让她那里在我的上面用力的摩擦。

    很快夏婧就不需要我的辅助,又开始扭动起来。抿着嘴,眼中充满了淫糜。

    “啊!”在夏婧的摩擦下,我轻轻吼了一声终于爆发了。

    夏婧也停了下来,趴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埋下小脸,不敢看我。

    “感觉好吗?”我笑呵呵的问道。

    夏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拼命的摇起头来。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我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我就是试一下!”夏婧辩解道。

    “是吗?可是某人在试了一下之后,又不停的试了起来。”我立刻戳穿了她。

    “原来,原来你早就醒了!其实……我就是觉得那种感觉挺好的,想……再试一下,可是,可是我不自觉地就停不下来了!我都说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夏婧既然说了出来,也就不再害羞了,抬起小脸瞪着我。

    “刘磊,我喜欢你!”忽然,夏婧看着深情地说道。

    “我也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爱上了夏婧。她的天真,她的可爱都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中。

    “答应我,咱们不可以再发生更近一步的关系了,我不想你有事。”夏婧皱着眉说道。

    “我有事?我能有什么事?”我问道。

    “他们很快就能找到我,如果知道你和我发生了关系,他们一定会杀死你的。”夏婧严肃的说道。

    “他们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弄清楚这件事儿,听她的意思似乎我就要嗝屁了一样。

    “你别问了,这样吧,大哥哥!我答应你,下次再见到你时我就把自己给你。”说完夏婧挣脱了我的怀抱,光溜溜的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去?”我眼睛盯着夏婧丰满洁白的桐体问道。

    “擦下面,你这是什么东西啊!哎呀,怎么一股生土豆味啊!”夏婧竟然还用手沾了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不会吧,我狂晕,这小美女怎么也有我这种什么东西都闻一闻的爱好啊。

    一上午在学校里我都闷闷不乐,不断的想着夏婧和我说的那几句莫名其妙的话。难道她真是什么黑道大佬的千金?

    赵颜妍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柔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把事情从头到尾的和她说了一遍,当我说到摩擦的那段时,赵颜妍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这个夏婧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赵颜妍听后说道。

    “这我也知道,可是知道这些有什么用?z国的黑道大佬多了,谁知道是哪位高人的千金?”我苦笑道。

    “你错了,这个夏婧我敢肯定,绝对是官方背景。”赵颜妍肯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对赵颜妍的话倒不是不相信,只是纳闷她为什么那么肯定。

    “你别忘了我的家庭出身,从你和我说夏婧平时的言语上我可以判断,她绝对出生在一个高干的家庭,这是一种特有的感觉!”赵颜妍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也许,她的分析是对的,不过这还是一点问题都解决不了。

    新江市国宾大酒店内,一个十**岁但是穿着很讲究的少年正在和别人通电话,房间门口站了四五个保镖。

    “小龙啊,找到婧婧了吗?”

    “夏伯伯,我已经让人去打听了。明天大概就能有消息。”

    “哦,好!婧婧可是你的未婚妻啊,可别让她受什么委屈。”

    “我知道了,夏伯伯。”

    被称为夏伯伯的人挂掉电话,叹了口气:这个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偷藏在秘密调查组的车里一起去了新江。这帮饭桶,连个小女孩都发现不了,还去调查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