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赵爷爷

    “这位就是刘磊同学吧?”我刚一进赵颜妍爷爷的家,那位开学时我见到的慈祥老人就迎了出来。

    能得到省委书记的亲自迎接,这份荣耀可不小啊!我赶忙诚惶诚恐的说道:“赵爷爷好!我是赵颜妍的同学刘磊。”

    “好!小伙子一表人才嘛,怪不得我那个宝贝孙女成天把你挂在嘴边!”赵爷爷笑着说道。

    我汗,这种事情他也能说出来,典型的为老不尊啊!不过现在我还不敢确定赵爷爷是否知道我和赵颜妍的关系,还是少说为妙。于是我说道:“呵呵,谢谢赵爷爷夸奖,我和赵颜妍是同桌。”

    “我知道,我知道!还是年级第一名嘛!”赵爷爷接口道。

    “爸,您先让小刘进屋啊,有什么事情也不能站门口说啊!”赵军生见我还站在门口,就给我找了一双拖鞋。

    “对,军生说得对,刘磊同学,咱们进屋谈。”赵爷爷笑呵呵的拉着我进了客厅。

    客厅里,赵颜妍也在,见我进来了,小脸一红就跑上了楼。赵爷爷家是个复式的小别墅,不过省委书记住这样的房子并不奇怪,这是应有的待遇。

    “呵呵,我家这小丫头害羞了!”赵爷爷见孙女红着脸跑上楼打趣道。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现在都有点弄不清楚我此行来的目的了。怎么我感觉像是赵老头在相孙女婿呢?

    我正尴尬呢,赵爷爷开口了:“刘磊同学啊,你和颜妍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但是,我作为一个长辈,我要对自己的孙女负责,我不希望你走上邪路啊!”

    走上邪路?我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赵爷爷指的是我银行帐户里的那一大笔外汇资金。

    “赵爷爷,那笔钱是我赚的!”我坦荡的说道。

    “孩子,我不是不相信你,你清楚这笔钱的数目有多庞大吗?”赵爷爷问道。

    “差不多八亿人民币吧。”我不带有丝毫虚伪的说道。

    “八亿!这些钱足够煽动一起动乱了!你能告诉我这些钱是你怎么赚来的吗?”赵爷爷旁敲侧击的问我道。

    我早料到会有此一问,好在事先我把英尔特和西杰的合同一起带了过来。再多的解释也没有这两纸合同来的有效,白纸黑字,公证处的公证。

    赵爷爷翻看着合同时,眼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刘磊,你怎么不早说啊!害我这个老头子在这儿瞎操心!这些技术都是你搞出来的吗?”

    我点了点头谦虚道:“就是偶尔喜欢捣鼓捣鼓,都是小来小去的!”

    “可不能这么说啊,能让英尔特出钱购买的技术恐怕不是小来小去这么简单吧?这个英尔特我还略知一二的,世界第一的cpu制造厂商,我想就算中科院的那帮老家伙也未必能搞出让人家看上眼的技术,更何况这一项技术就卖了1.5亿的天价啊!”赵爷爷已经对这件事情深信不疑,毕竟合同就摆在那里,还有公证处的公证。

    “该说的我都说了,赵爷爷您看我的那个帐户是不是——”我的钱啊,我当然得赶紧给要回来了。

    “呵呵,看不出来,刘磊同学还是个小财迷啊!好,我立刻去打个电话给你说一下。”赵爷爷哈哈大笑起身上了楼梯。

    什么叫财迷啊,那么多钱换谁谁不心疼啊。

    “小刘,你和我爸谈得怎么样?”赵军生见父亲上了楼,赶紧闪身进了客厅。刚才父亲要单独和刘磊谈谈,不知道事情弄没弄清楚。

    我一笑,指着茶几上的两份合同书说道:“赵叔,你自己看吧!”

    赵军生拿过那两份合同,眼睛立刻就瞪了起来,惊讶道:“你卖给英尔特一份技术资料?”

    我点了点头说道:“就是我业余时间设计的一份新型cpu的开发资料。”

    “新型cpu?你研制出来的?”赵军生不相信的望着我。

    “是的,略微比他们的产品领先了一点吧。”我故作随意地说道。

    “领先一点?刘磊啊!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英尔特是什么公司?中央处理器的老大,技术领头羊啊!咱们国家的企业就是想跟着人家屁股后头走都是不可能的,你竟然还略微领先?”赵军生不可思议的大声说道。

    “赵叔,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对赵军生的举动很是奇怪,至于么。

    “我怎么能不激动?刘磊啊!你如果在国内自己办一个企业自己生产这种新型号的cpu,那咱们z国的经济就会随之带动起来,咱们z国也会成为科技的领军国啊!”赵军生惋惜地说道。

    原来赵军生是因为这个啊?我不过就是卖掉了一个pentiunmmx的技术,pentiun2、pentiun3、pentiun4……等等后续的技术都印在我的脑海里,只要有钱我通通能够造出来。

    于是我说道:“赵叔,先不说咱们国家的生产工艺能不能达到标准,就算咱们可以进口国外先进的生产线,可是钱呢?光买这个生产线的钱就是把天衡整个卖掉都未必能够!”

    “可是,可是这个技术就这么让给了外国人,我心里不舒服啊!”赵军生知道我说的是实情,但还是忍不住感慨道。

    “没关系的,赵叔叔。我现在已经着手开始开发下一代cpu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拿出完整的开发资料。”我安慰他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赵军生听我这么说,眼中立刻又闪起了光芒。

    我们正聊着呢,赵爷爷从楼梯上下来了,对我说道:“刘磊同学啊,你的事情我已经和夏总理说了,账户解除冻结已经没有什么疑义了,只是——”

    “赵爷爷,有什么话您不妨直说吧。”我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夏总理听我说你研发出cpu以后,当即询问,你这个技术能不能贡献给国家?”赵爷爷说道。

    “这个恐怕是不可能了,我和英尔特已经签了合同,这么做就属于违法了!”我面露难色解释道。

    “我知道,所以我当下就帮你回绝了,其实夏总理的主要意思是想让我询问一下,你有没有在咱们国家建立cpu生产厂家的打算?”赵爷爷对我说道。

    “打算倒是有,我刚才和赵叔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啊!”我说的这个倒是实情,我手中这些钱虽然不少,投资些实业肯定绰绰有余,但是真要投资到cpu生产上未必能做得了什么。

    “如果国家投资呢?”赵爷爷不动声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