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麻辣烫

    晚上从赵叔家的别墅出来,已经七点多了。

    厂房的问题赵叔基本已经敲定,定在了新江市郊附近。那里原来有一间电视厂,今年刚刚倒闭,一些焊接设备都可以直接接手,到时候只需要购买一条芯片生产线就行了。电视厂原来是国营的,厂房全是国有的,由于赵书记出面,根本没花多少钱就租了下来。

    我走在新江市的夜路上,看着街道两边的小摊贩还有一些卖各色小吃的大排档,这种感觉还真是亲切。我前世的时候总和郭庆来这种地方。

    走到熟悉的麻辣烫摊前,我的口水就止不住的流,想起前世在网络上看到过的那些评论,什么麻辣烫就等于地沟油加大肠杆菌,都他妈统统去死吧。

    “来一碗麻辣烫,不放香菜。”我递过两块钱,对麻辣烫摊上的老板说道。

    “哎,薇儿,有客人来了,赶紧去抓菜。”接过钱后,那个老板模样的女人喊道。

    “来了个梳着马尾辫的青春靓丽女孩儿答应着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腰间还系了个小围裙。我竟然看得有点呆了,淳朴不带有半点装饰,虽然衣着普通,但是却掩盖不住那天生的丽质,如果赵颜妍是出水芙蓉,那么“出淤泥而不染”这句话就为她量身而定。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实在不相信在这市井中还有如此出众的女孩子。

    “都要什么?”女孩儿随手拿起一个小铁筐对我说道。

    “你都要什么?”女孩儿见我没反应只是盯着她傻看,又小声说了一遍。

    我尴尬的收回目光,赶忙说道:“蘑菇、大头菜、豆腐皮,再来点面筋吧。”

    女孩儿利索的一样抓了一把塞在了铁筐里,递给了边上的那个女人。

    “不要香菜,辣椒和醋要吗?”女孩把涮好的麻辣烫倒在了小盆里问道。

    “要,辣椒多放点儿。”我说道。

    我接过麻辣烫,坐在路边的小桌前,就着灰尘和汽车尾气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味道还真不错,看来以后要经常光顾啊!其实我很清楚,我这是在为我能看到这个女孩而找的借口。

    “嗨!薇儿,还在忙呢?”一个恶心的娘娘腔传入了我的耳朵,靠它个脑袋的,难不成他是新z国的最后一个太监?这不是让我吐吗!我抬起头看了过去。

    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站在那个叫薇儿的女孩身边,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小跟班。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十有**是社会上的混子。

    “唉,是杨公子啊!吃麻辣烫么?”老板娘立刻迎了过去。

    “去一边呆着去,这儿没你的事儿!”被称为杨公子的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又转过头对薇儿说道:“薇儿,只要你一开口,以后你就再也不用干这种埋汰活了,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比你成天在这儿卖麻辣烫强多了!”

    “杨开远,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别再缠着我了,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有什么好?我不想过你说的那种生活,我过不起,我也不稀罕!我还要做生意,请你不要打扰我了!”薇儿冷漠的说道,看得出,他对这位杨公子非常讨厌。

    “行,你不要做生意吗?这是二百块钱,我把你这些菜全包了!这回你得陪我说话了吧?”杨开远从钱包里抽出两张大红票,拍在了桌子上。

    “我不稀罕你的钱,我这里有很多老顾客,你都买走了呆会儿他们该没的吃了!我不卖给你!”薇儿拿起桌子上的钱塞回杨开远的手里。

    “再来一碗麻辣烫!”我微笑着走了过去,把手里的碗递给了薇儿。“你家的麻辣烫可真好吃啊!要是每天都能吃到那该多好。”

    杨开远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卖没了,没看见我都包了吗?”杨开远对我的突然插入非常的不满,这让他觉得很尴尬,手里拿着二百块钱,收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得把气发在了我身上。

    “还是和刚才一样吗?”薇儿可算抓住了一个可以摆脱杨开远纠缠的机会,立刻准备给我抓菜。

    “哎~我说老板娘?!有你家这么做生意的吗?有没有先来后到啊?没看见我把这些全包了吗?”杨开远被薇儿这么一说,面子上非常过不去,只得向边上的老板娘吼道。

    “杨公子,你别生气,这位小同学刚才就来了的。”老板娘赶紧解释道。

    “哼!我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老大看上你闺女了那是你的福气,要不是老大脾气好,我早就叫人把你家的摊子给封掉了!”杨开远旁边的那个跟班终于开口了。

    “哎呀。你看这事儿整地,别生气,都别生气,我晚上回去再劝劝薇儿还不行吗?杨公子,您也别着急,毕竟这谈恋爱也得你情我愿是吧!”老板娘赶紧陪了不是。

    “行,我就再等你几天!我们走吧!”杨开远说道。对身后的跟班挥了挥手,两人一同离开了。

    “唉!可算走了!”老板娘看着杨开远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大娘,他们是什么人啊?”我接过麻辣烫,随口问道。

    “他们啊,哎!那些人咱这小家小业的根本就惹不起!这不是,那个杨开远看上了我家的薇儿,非要薇儿当他的女朋友。薇儿不答应,隔三差五的就过来找薇儿,开始他态度还不错,只是缠着薇儿软磨硬泡,我们都以为他是个比较痴情的人,也就没怎么注意。可是越到后来,这个杨开远就越嚣张,薇儿不答应,就领着他的几个小跟班过来挑事儿,弄得生意都没法做了。”老板娘叹息道。

    “妈,你怎么把这些事儿随便跟外人说啊!”薇儿在边上红着脸说道。

    “没关系,你看这小伙子也不像坏人,再说妈心里难受啊,成天也没有个倾诉的人,刚才不自禁的就和他多说了两句。”老板娘苦笑道。

    “那他再这样,你们可以报警抓他们啊?”我建议道。虽然我知道警察一般都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但是毕竟这也是一种解决方法,就算不起什么作用,也可以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

    “报警?那个杨开远的父亲就是警察,听说还是个大官!咱们这样的没根又没钱的老百姓能告得了谁啊?到时候再惹了一身的不是——”老板娘说到这里,我基本上已经明白了。那几个人肯定也是二世祖一类的,仗着老子有权,平时横行霸道。这样的人我也见过不少,那个刘科生就是个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