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预定陈薇儿

    “这么说你已经答应那个什么于刚了?”我激动的说道。

    “还没有,我——我始终开不了这个口啊!”陈勇一说到这里,表情就异常的痛苦。

    如此看来,这个陈勇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一个七尺男儿被钱给逼到这个份上卖妹妹救父亲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这样吧!你卖谁都是卖,不如卖给我吧,我出更高的价钱。”我缓缓地说道。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一个计划。

    “什么?卖给你?”陈勇不相信似的看着我,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我也是这样一个人。不过随后立刻又恢复了平静说道:“算了,反正都一样。你能出多少钱?”

    “我想给你二十万吧,你先去给你父亲联系肾脏,不够的话再和我说。”我淡然说道。

    “二十万!你没有搞错吧?你花那么多钱都能买命了你还买我的妹妹……那个和她睡觉?而且不够还能管你要?兄弟你没病吧?”陈勇吓了一跳,在他看来我不是脑筋有毛病就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同意你就说个话,不同意就拉倒,哪儿那么多废话啊!”我不耐烦地说道。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了!你什么时候要我的妹妹啊?”陈勇急切地说道。在他看来早一刻把妹妹给了我他就能早一刻给父亲治病。

    “钱我一会儿就给你,但是你妹妹我并不想现在就要。这样吧,这笔钱我算是和你预订了你妹妹的处女之身,你回去告诉她,她的身子得一直给我留着,什么时候我想要了自然就会去要。如果在这之前,她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你来和我说一声,咱们的合约可以随时解除。但是钱我会照给!”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陈薇儿把她自己卖给别人,但是这种花钱买来的爱情我是不想要的。虽然我认为我还是挺喜欢陈薇儿的,但是我也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把她自己交给我,而不是用这种方式。

    “啊!”一时间陈勇彻底傻掉了,我这分明就是白给他送钱,那条附加的合约根本就形同虚设。半晌,陈勇才缓缓地站起身,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热泪盈眶的说道:“兄弟,你的恩情我陈勇永生难忘!大恩大德我也不多说了,我陈勇这一辈子愿意给你做牛做马鞍前马后!”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两条你一起违反了!跟我去银行拿钱。”我伸手拉起跪在地上的陈勇。

    陈勇憨厚的站起身,傻笑了两声。我招来服务员结了帐,与陈勇一起赶向银行。

    工商银行就在四中的附近,当时我为了方便就把英尔特和西杰给我的那一千三百万存在了里面。

    “取二十万。”我把存折递到了储蓄窗口前。

    “没那么多,五万以上必须提前预约,现在取不了!”储蓄员头也没抬的说道。

    “我有急事儿!”我沉着脸说道,什么服务态度啊。

    “什么事儿也不行!后面排队的,下一位!”储蓄员根本就不再搭理我,直接开始办理下一笔业务。

    “把你们行长找来!”我强忍着怒气没有发作。什么提前预约,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就不信了,一个银行的现金储备连二十万都没有。

    “行长不在!”储蓄员随口应道。

    “有你这么对待储户的吗?”我是真生气了,一拍储蓄柜台说道。

    “保安,有人闹事!”储蓄员大喊道。

    几个穿着军绿装的保安立刻冲了过来把我围住,领头的一个问道:“谁闹事儿了?”

    还没等我说话,那个储蓄员就抢着说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小孩儿,他要闹事!”

    “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呢?”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张行长。”储蓄员和保安都纷纷打招呼道。

    “怎么回事儿啊?”张行长问道。

    “我是来取钱的,但是这位储蓄员竟然告诉我没钱!银行没钱?这不是开玩笑吗?”我冷笑道。

    “请问你要取多少钱?”张行长询问道。

    “二十万,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清户!你们银行的服务态度实在太差。”我把存折甩给张行长。

    张行长接过存折,打开一看,立刻就傻了。一千三百万啊,他立刻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孩儿不是一般的人。而且这个户头是在他们行开的户,这么一大笔存款要清户,自己的年终奖金肯定泡汤了。

    张行长立刻换了个人一样,谄媚的说道:“小兄弟,那个储蓄员只是她个人的行为,与我们银行无关,这样吧,我立刻帮您换成贵宾卡,你以后就不用排队了,直接可以在边上的vip窗口办理业务。这次取二十万是吧,我亲自去给你办理,请稍候一下。”

    其实我刚才说要清户也只是吓唬他而已,真要清户了我还得把这一大笔钱给转存到别的银行,还不够我麻烦的。既然这个张行长这么会做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行长办事的效率就是快,一分钟不到,二十万的现金和一张贵宾卡就交到了我的手里。我把现金递给陈勇,嘱咐他路上小心。

    在张行长的欢送下,我们离开了工商银行。走之前我叫住了陈勇:“对了,我的身份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的妹妹。不然我会立刻终止咱们之间的协议。”

    陈勇抱着一大兜子钱,忙不迭的点头。

    “哥,你说你拿回来二十万?”陈薇儿惊讶的看着陈勇。

    “是的!我把你卖给其他人了。”陈勇如实回答道。于是就把我和他说的那个预定处女之身的说法告诉了陈薇儿,他只是说有一位公司的总裁出了这笔钱,而且会一直负责到底。但是我后面那句“如果遇到真正喜欢的人”的补充说明被陈勇给自动省下了。在他看来,我已经是他的恩人,而且自己的妹妹如果将来真能跟了这位恩人,那也是妹妹的福分。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陈勇有意的自动省略却给我以后带来了不少的烦恼。

    陈薇儿听后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对这位花了二十万预定自己的总裁产生了些许好奇。连自己的面都没见过,他就敢一掷千金?而且他还是预定的,他就不怕父亲的病治好以后自己反悔?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