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元旦第一天

    曙光office95上市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赵军生立刻叫手下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等多国语言在其他国家销售。几乎购买了操作系统,而与其配套的office95还在实验室中,根本没通过测试。而我这套曙光office95已经包含了office97的所有功能而且我还借鉴了前世所看见的wpsoffice,对wps、cced还有国外的一些办公软件格式进行了全面兼容,当时我记忆中office97就卖了这个价格,并且取得了成功。所以我的曙光office95也定位在了这个价格上。

    赵军生虽然奇怪,但是还是按照我的话去做了,没想到卖到后期,曙光office95的销量竟然会略高于可以轻易的拷贝在多台计算机上安装一套正版的操作系统,而曙光office95不是这样,在曙光office95里面我同样用了目前计算机领域根本无法破解的加密方式,采用了光盘加密与电话注册并用的加密方式,这个年代根本无法盗版。

    我心里估算了一下,在我的前世截止到95年底,危软发行windowz95四个月以来,在全球获得的利润达到了60亿美元,如果这样推算,那么我的曙光office95获得的利润要比他还要高,那我获得的利润将是美元,这还是销量等同的情况下,但从目前来看,曙光office95销量要比windowz95要高。

    “小刘啊,就这几天咱们的曙光office95卖了将近10亿美元!”元旦的一早,赵军生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哦,是吗?曙光office95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软件的构思我没做出来呢。”我对这个结果已经了如指掌。而且我的构思地却还有很多,财务软件、图形软件、影音软件、杀毒软件这都将成为暴利的行业。

    “呵呵,我这一辈子的荣耀都在曙光集团挂牌这几天给实现了!中央已经把咱们的企业定为重点培养和保护的民营科技企业了,优惠政策多的你都想象不到!”赵军生高兴地说道。

    其实他说的这些肯定是必然的,曙光集团的出现,无形中带动了z国经济和进出口贸易的发展,国家方面肯定高兴。

    “对了,小刘,我现在都有点后悔当初没要你的股份了,10亿美元啊,你要分给我10%我就有1亿了,也就是五亿多人民币,我这一辈子都不愁啦!”赵军生笑呵呵地说道。

    “那我可不管,谁让你当初不要来着。现在想要,晚了!不过你可以跟赵颜妍商量一下,看看她是否愿意把股份让给你?”我奸诈的说道。

    “颜妍?拉倒吧。就当我开玩笑的了,我以前赚的钱我和你伯母已经花不完了。我在曙光集团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他能带给我自豪,民族的骄傲!”赵军生发自肺腑地说道。

    “好吧,你要骄傲,我要钱,咱俩互不干涉。”我嘿嘿笑道挂断了电话。

    元旦的第一天,干点什么好呢?我先给赵颜妍打了电话,好久没跟她xxoo了,正好我家今天没有人,我的想着。

    结果非常让我失望,赵颜妍正在赵利民家过节,一大家子人都在,没办法出来陪我。电话里我还听见了赵军生的吼叫:小刘我刚挂电话你就打到我女儿这里来了!

    我苦笑着挂断电话,巧的是,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喂,谁呀?”我接起了电话。

    “老大,今天准备干什么去啊?”这个声音绝对是郭庆的。

    “没事儿,要不咱俩出去转转?”我说道。

    “行,半个小时后菜市口那边见。”郭庆说道。

    半个小时后,我见到了一身黑西服戴着墨镜的郭庆,俨然就是个电视上的黑社会老大。

    “**,你这是整啥呢,你以为你是小马哥啊?整个就是一老屯。”我冲上去给了他一拳。

    “草你妈比,你谁啊你!?”还没等郭庆说话,我就被四五个彩色头发的混子给围了上来。

    “谁?谁你妈啊谁,赶紧叫磊哥!”郭庆给了那个说话的混子一脚。

    “磊哥好——”那几个混子齐声说道。

    “行了,你们去边上玩去吧,这没你们事儿了。”郭庆说道,挥了挥手把那几个混子撵到了对面的台球厅。

    “这几个又是谁啊?”我指着那几个五颜六色的背影问道。

    “这一片儿刚收的几个小弟。菜市口儿的,没啥能耐整天就会装逼,让我挨个儿硝了一顿立马都服了。”郭庆点上一根烟说道。然后又把烟递给了我。

    “没看出来啊,你现在牛逼了,都出来混了。”我推了郭庆递来的烟说道。

    “哼,我这身手不是吹的,打他们这样的就是一个玩儿。”郭庆自豪的说道。

    “还真没看出来,有空咱俩练练?”我这一阵子手也有点痒痒了,不知道为啥,总感觉精力旺盛。

    “老大,虽然你是老大,但是你这体格,我实在不好说啥。我现在和钟阳练起来都能打个平手。”郭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钟阳,少年宫的散打教练,以前的青年散打比赛全国冠军。前面提到过)

    “呵呵,不过我不是说你,你看你这身穿的,没看见大街上的人都躲着你走吗?我和你一块我都感觉有点别扭。”这一路上,凡是郭庆经过的地方,边上的人都躲的远远的。

    “草,那才说明我嚣张的,谁他妈不服老子硝死他!”郭庆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心中叹气,郭庆这么搞下去,已经离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不远了,不知道在z国这个环境下,政府能否容忍他的存在。这样的组织不搞出事儿来倒还罢了,一旦搞出点什么乱子,抓进去不是无期就是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