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再遇陈薇儿(上)

    “哎?老大,那不是陈薇儿吗?她怎么跑这卖麻辣烫来了?”郭庆张大了嘴巴惊讶的指着前面说道。

    “来两晚麻辣烫。”我递给了陈薇儿五块钱。

    陈薇儿刚想找钱,陈薇儿的母亲马上迎了过来,说道:“哎呀,是郭子哥啊,您来了我哪敢收钱啊!薇儿,快把钱给人家!”

    陈薇儿厌恶的看了我和郭庆一眼,准备把钱还给我。

    我心里这个气啊,这个郭庆,在这一带肯定横行惯了,连这些小商贩都不敢惹他。这么一整陈薇儿刚对我有的那点好印象全都烟消云散了。

    我赶紧推让道:“阿姨,你不收钱我们哪好意思吃啊,再说那天薇儿已经请我吃过一碗了。你们这小本生意也不容易,还得咱钱治病。”

    郭庆见我这么说立刻明白啥意思了,赶紧说道:“阿姨,您就把钱拿着吧。您放心,这一片儿以后再有上您这儿找碴的,您就说是我郭子罩的。”

    陈薇儿瞪了我一眼,找给我一块钱。那意思好像在说,你要是敢不给钱,我就杀了你。

    我赶紧装做没看见,嘿嘿一笑问道:“薇儿,你哥呢?”

    “在医院照顾我爸呢,手术很成功,正在休养呢。”一提起这件事儿,薇儿的脸上就挂满了笑意。陈薇儿对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就是不明白我怎么能和郭庆这样的人混在了一起。

    我这一阵子光顾着忙乎公司的事情了,少说也有一个月没有光顾过薇儿的麻辣烫了,不知道给陈勇的那些钱够不够。自从上次给他二十万之后他再也没给我来过电话。

    “手术的钱凑齐了吗?”我问道。现在别说二十万了,二百万,两千万,甚至两亿我都能不皱眉头的拿出来。

    “我——我哥他借来了二十万。但是捐肾的那个人就要走了十五万,我们也没办法。手术费一共八万,我和我妈又借了三万,已经够了。”由于是元旦,白天街上也没有多少人,陈薇儿就坐在椅子上和我聊了起来。说到借了二十万时,陈薇儿的脸明显一红,我想她是不好意思说那钱是卖身得来的吧。

    “那就好了!不过那钱不是那个叫什么于刚的人出的吧?”我故意问道。心里却骂这个陈勇,钱不够你倒是给我打电话啊,借什么钱啊!

    “不是。”陈薇儿赶紧摇了摇头说道。看得出来,现在的陈薇儿心情很好。可能因为父亲病好了的缘故吧,对我问她的这些话题并不反感。

    又随便和她聊了些家常,比如麻辣烫赚不赚钱之类,我就和郭庆起身离开了麻辣烫摊。

    “老大,你怎么不对她表示点什么啊?”郭庆奇怪的问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对付这种自立的女孩得慢慢来。”我拍了一下郭庆说道。

    “哦,”郭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果然不一般。要我就直接上去问她喜不喜欢我,不喜欢就拉倒。”

    “就你这样的能泡上妞才怪呢。”我讽刺道。

    “你可别这么说,要跟我的妞多了去了,我还不原意呢。”郭庆得意的说道。

    “都是些小太妹吧!”我一语道破天机。

    “你咋知道的?”郭庆立刻泻了气,像个霜打的茄子。

    下午,在台球厅门口告别了郭庆。这小子说是要和弟兄们乐呵乐呵。

    郭庆走后我直接给陈勇打了个电话。陈勇留给我的是医院的电话,辗转反侧找了半天,终于听见了陈勇疑惑的声音:“喂?是谁找我?”

    “陈勇,你他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一听见陈勇的声音我就生气,钱不够了不开口,还让陈薇儿出去借钱,她一个小姑娘万一被居心叵测的人给xxoo了那我不是要后悔死了。

    “你——你是刘磊吧,我——我做错什么了?”陈勇吓了一大跳,在电话里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钱用光了怎么不和我说呢!还出去借?”我气愤地说道。

    “我……这个……那个……”陈勇听了我的话都快傻掉了,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主动打电话要再给他钱!

    “还差多少?”我问道。

    “啊——,陈薇儿她们又借来了三万,这一段时间她们娘俩也赚了三千多块钱,还欠别人两千七。”陈勇如实回答道。当时陈勇确实想过要再向我要点钱,可是却始终不好意思再开口。

    “行了,我在菜市口附近的中国银行门口等你,你打车过来吧!”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这一等,我却足足等了有半个多小时。陈勇才从一辆大巴车上下来,姗姗来迟。

    “我不告诉你打车吗?”我生气道。

    “我,我口袋里就剩5块钱了。”陈勇苦着脸解释道。

    看来是我错怪他了,想想也是,他家的钱赚来后基本都用来还债了,口袋里哪能还有闲钱。

    我和陈勇一起进了中国银行,我直接走到了里面的vip窗口。我递过去一张银行卡,这是曙光集团我那部分利润的分成,赵军生把以前的匿名帐户改成了实名的。

    “取三万……不了,还是取五万吧。”我对储蓄员说道。

    “先生,这是五万,请拿好。”很快,五万块钱就交到了我的手上。vip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给你,剩的钱给你父亲买点营养品。”我把钱转交给了陈勇。

    陈勇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对我这种慷慨赠送的方式非常疑惑。第一次要八万给了二十万,这一次要三万给了五万。眼前的这个和妹妹年级差不多的少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有钱没地方花了?好像不是,看他的穿戴打扮很朴素,不像是那种拿钱不当钱的人。难道他真的喜欢自己的妹妹?那也不用一下子就扔出二十五万啊!

    “对了,别让薇儿总那么劳累,钱不够的话给我打电话。”走的时候我对陈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