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再遇陈薇儿(中)

    “哥,你怎么来了?”陈薇儿见陈勇来了奇怪的问道。

    “薇儿,你和妈别那么拼命了!刚才那个人又给了我五万。”陈勇拍了拍挎包说道。

    “哪个人?是那个要预定……预定我那个的大老板吗?”陈薇儿害羞的问道。

    “嗯,刚才我见到他了。他还非常生气,责怪我没有钱了为什么不和他说。”陈勇点了点头说道。

    “哥,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傻呀。他到底为了什么阿?”陈薇儿奇怪的问道。在陈薇儿看来,能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无非是和于刚一样,想占有自己。哪有像这个人似的,把自己预定了以后就不断地往里扔钱,也不对自己采取任何行动,就不怕自己跑了吗?

    “薇儿,别乱说!我看你哥是遇见好人了!那个人别说把你给预订了,就算现在他要娶了你,妈都同意!”陈薇儿母亲说道。

    “妈,你别乱说了。人家那么有钱才不会看上我的。”陈薇儿低下头说道。

    “不过这事儿确实挺奇怪,大勇啊,那个老板到底是做什么的?”陈薇儿母亲问道。

    “那人家能告诉我吗?好了,你就别问了,人家那都是商业机密。”陈勇说道。

    “哦,好。对了大勇,既然你来了就帮妈忙活一会儿,让你妹妹出去散散心,这一阵子起早贪黑的也把她累坏了。”陈薇儿母亲说道。

    “行,薇儿,你上次不是说想去书店吗?你去吧,这里哥先盯一会儿。”陈勇说道。

    “可是,爸那边怎么办?”陈薇儿不放心道。

    “没事儿,爸打完点滴已经睡着了,再说有护士呢。”陈勇说道。

    陈勇走后,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菜市口附近溜达,真是一个寂寞的元旦。

    忽然,我发现在我的前面围了一群人。我正无聊呢,有热闹不看那是傻子。

    原来是几个卖八宝糖的青年和顾客发生了争吵。八宝糖这个东西我前世的时候就见过,就是核桃、松子、杏仁、花生之类的坚果和糖混合在一起的糖。这东西非常押称不说价格还贵的离谱,大约要十块钱一两。往往且下来一小块就要七八十块钱。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买糖的那个顾客竟然是陈薇儿!

    “我刚才问你是怎么卖的,你明明说十块钱!”陈薇儿说道。

    “我说十块钱没错,可是我又没说是十块钱一斤!”卖糖的那个青年说道。

    “可是你这也太贵了吧!”陈薇儿委屈道。

    “贵不贵是你要买的,我拿刀逼你了吗?”卖糖的青年冷哼道。

    “那我不买了行了吧!”陈薇儿小声说道。

    “不买了?你想买就买想不买就不买你以为菜市口是你家啊?”卖糖的青年一听陈薇儿说不买了,立刻不干了。

    “就是啊,糖都切开了,你不买了我们卖给谁去?”其他几个一伙的青年也开始煽风点火。

    “赶紧的,爽快点,八十块钱拿出来!”卖糖的青年说道。

    “你们……你们这不是抢钱吗!”陈薇儿咬着嘴涨红了小脸生气地说道。

    “话可不能乱说,糖是你自己让我切下来的,我怎么抢了?小姑娘说话注意点!”卖糖的青年不干了。

    事情到了这里,我也大概明白了这伙人的目的,无非就是玩文字游戏骗钱那伙的,但是他们这么做还确实让你挑不出理来。

    “啥也别说了,今天你不把钱拿来,就别想离开这里!”卖糖的青年“啪”的一下把刀子插在了案子上嚣张的说道。

    热闹我也看得差不多了,再看我估计陈薇儿就得哭了,于是我走上前去,对那几个卖糖的说道:“怎么回事啊?”

    陈薇儿见到我挺身而出,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这没你事儿,一边呆着去!”卖糖的青年见有人多管闲事,不耐烦地说道。

    “怎么没我事儿了?你没听说有句话叫‘天下人管天下事儿’吗?”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操,你小子他妈哪儿蹦出来的,谁没系好裤腰带把你给露了出来吧?”卖糖的几个同伙指着我说道。

    “请不要用你的食指指着我,因为你指向我的同时,还有三根手指指向你自己!”我想起了前世蛊惑仔里的一句话。

    “哈——哈——”我此话一出,所有围观的人包括陈薇儿都笑了起来。

    “**,你小子欠揍吧!”卖糖的叫道。

    “谁欠揍啊?草他个妈的,这台球打的我这个难受啊。我看看是谁那么牛逼?”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就是化成灰我也听得出来,肯定是郭庆。

    果然,郭庆一过来,人群立马让开了条道。

    “郭子哥!”那几个卖糖的立刻老实了不少,恭敬的叫道。

    “哎呀,这不是老大么?你怎么在这里啊?”郭庆立刻发现了站在边上的我。

    晕死了,我怎么一有好事儿这小子就来搞破坏呢,上次是和赵颜妍在教室里接吻,这次我正要英雄救美呢,他又来了。

    “磊哥好!”郭庆身后的那些混混也认出了我,忙不迭的向我问好。

    “什么老大啊,这几个卖糖的正要揍我呢!”既然郭庆来了,我这美也救不成了,索性全部说了出来。

    郭庆一瞪眼睛,那几个卖糖的立刻过来鞠躬作揖,不停的说让我们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就差要给我下跪了。

    “行了,都装啥啊?刚才那要打人的劲儿哪去了?”郭庆用案子上的刀随便切了块糖放在嘴里,嚼了几口对那几个混子手下说道:“妈的,这糖还挺好吃,你们几个都来尝尝。”

    本来这几个混子平时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的事儿都干惯了,现在老大一发话,立刻围上去你一块我一块的吃了起来。

    郭庆随手把刚才陈薇儿要的那一块递给我说道:“这是你的吧?”

    我也不推辞,直接拿了过来递给陈薇儿。

    “这不太好吧?”陈薇儿说道。虽然她也很讨厌卖糖的那几个人,可是这种白拿的事情她还是干不出来。

    “没事儿,拿着吧,一会儿我给他钱。”郭庆又吃了一块糖说道。

    “郭子哥您吃我的糖是看得起我,我那敢管您要钱啊!”卖糖的哆哆嗦嗦的说道。

    “草你妈,我给你钱你不要咋的?”郭庆森然说道。

    “要,要,那您就给个成本钱吧。”卖糖的吓了一跳赶紧改口。

    “这还差不多,省得别人说我郭子吃东西不给钱。”郭庆把手伸进衣兜,从口袋里掏了半天,终于摸出了几个钢崩,扔给了卖糖的。

    “够吗?”郭庆问道。

    “够了,够了,用不了那么多!”卖糖的哪敢说不够啊,郭庆在菜市口这一片儿的名号谁不知道,小贩们口中都流传着一句话,工商税务再牛逼也不如郭子哥的一句话。

    “是吗?多了啊。”郭庆又随手拿回来了两块钱,说道:“这回行了吧。”

    “行了,行了!”卖糖的不敢再多口,生怕郭庆再为难他。

    “草,真他妈是奸商,几块糖卖了老子三块钱!”郭庆骂道。

    旁边卖糖的一听,差点都尿裤子了,哭丧着脸说道:“郭子哥,您就别玩我了,我不要钱了,不要钱了!”

    “那我不成抢劫了?”郭庆拿回了三块钱没好气地说道。

    “是小弟请郭子哥吃的糖!”卖糖的连忙说道。

    “哦,那行,谢谢你啊!”郭庆拍了拍卖糖的笑着说道。

    “老大,你赶紧和大嫂上一边吃糖去吧,还站在这儿凑啥热闹阿?”郭庆转过头,淫笑着对我和陈薇儿说道。

    陈薇儿一听,脸立刻发烧起来,慌忙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个——那个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