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小刘到咱家来了!”赵军生一进门就对着楼上喊道。

    没过多长时间,赵利民就披着大衣下了楼来,看见我立刻向我招了招手说道:“小刘啊,你来了!快坐快坐!”

    我换了鞋,恭敬的说道:“赵爷爷好!”

    “好好!小刘你先坐下喝点儿水,我在楼上和一位老朋友正在下棋,等会儿再下来。”赵利民对我说道。

    “爸,你让小刘上去陪你吧,我和颜妍帮着于妈做点饭,晚上小刘在咱家吃饭。”赵军生建议道。

    “也好!小刘,你上来帮爷爷参谋参谋,省得老叶那个家伙总是自以为是,咱爷孙俩一起努力杀他个片甲不留!”赵利民笑着说道。

    我对赵颜妍投向了一个询问的眼光,赵颜妍却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赵爷爷那位老朋友是谁。

    我跟在赵利民身后上了楼梯,也不知道赵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杀对方个片甲不留,是客气呢?还是的确是这么想的?大人物说话真实捉摸不透,到时候看情形再说吧,大不了叫我参谋的时候装傻充愣。

    我们来到二楼的一个小书房,里面正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正在品茶凝视着一盘还没有下完的围棋。

    “老叶啊,给你介绍个小伙子!刘磊,年少有为啊!”赵利民进屋后,指着我介绍道。

    “哦?能让赵老您看上眼的年轻人可不多啊!小伙子一定不是普通人啊!”老叶说道。

    “哪里,都是赵爷爷抬爱,叶……”我本来想说叶爷爷过奖了,可是这家伙的岁数也不像个爷爷啊!

    “呵呵,你就叫我叶伯伯吧,我比赵老小,而且我的女儿也和你差不多大!”叶伯伯说道。

    “哈哈,老叶啊,你是不是一提女儿就着急了?谁让你那么晚才要孩子,我孙女都快出嫁了,你那女儿还没找到婆家呢吧!”赵利民调侃道。

    “赵老,我敬你比我大,而且当年在部队的时候咱俩又是战友,可是你也不能总拿这件事挤兑我吧!唉!不过我那闺女也真让人操心,都那么大了连个对象都没有!”叶伯伯叹息道。

    “哎……我说老叶,你那眼睛往哪儿瞅呢,小刘可是我家颜妍的男朋友!”赵利民调侃道。

    “放心吧,赵老,我哪能和你抢孙女婿啊!”叶伯伯笑道。

    “来,小刘,帮爷爷看看,下一步棋该放在哪里?”赵利民对我说道。

    自从一进屋我就看见了棋局,黑子明显少于白子,而赵爷爷所执的正是黑子,如果单从多少来看,赵爷爷目前是负多胜少。但是下围棋讲究的是平衡,是从大处着眼,白子虽多,但是废子不少,如果黑子能占领先手那么胜负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我也不敢乱说,谁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说对了吧,万一赵爷爷以为我驳他面子,说错了吧,又该以为我是个笨蛋。这观棋不语这句话看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于是我说道:“赵爷爷和叶伯伯下棋,晚辈不敢妄言。”

    “不妨事儿的,你就说说吧,反正爷爷已经快输了!”赵利民摆了摆手说道。

    “呵呵,赵老,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我还以为你故意找个小辈和我下棋来掩盖你输掉的事实!”叶伯伯说道。

    “哼!小刘,你去和他下!一定要赢他,你要输了我就不把我孙女嫁给你!”赵利民气道。

    我汗!这是什么条件啊?简直就是威胁!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叶伯伯看见我尴尬的表情说道:“没事儿,小刘,你尽管放开膀子和我下棋!你媳妇没了我就把我那女儿嫁给你!我那女儿可是如花似玉的,一点儿也不比他孙女差!”

    “你看看!你看看!早有预谋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你果然想打我们小刘的主意!”赵利民指着叶伯伯的鼻子叫道。

    我再狂汗啊!这两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怎么跟俩小孩似的,这种事情还能开玩笑?再说了,我现在的感情生活已经够乱的了,夏婧、叶潇潇、陈薇儿的事情已经让赵颜妍对我一忍再忍,要是再来一个,赵丫头没准得把我给撕了。

    见我不说话,赵利民严肃的说道:“我以你未来岳爷爷的身份命令你,去把你叶伯伯杀得片甲不留!”

    晕死了,赵利民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推辞,只得坐到棋盘边上,说了句:“叶伯伯,得罪了!”

    很快,我就进入了状态。全盘的局势我已经了然于胸,赢了叶伯伯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赢了他岂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毕竟他也是个长辈又是赵爷爷的战友。我知道战友这个概念,虽不是兄弟却亲如兄弟,都是一个死亡线上滚爬的兄弟,那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虽然他们两个彼此开着玩笑,但是真要书给我这个晚辈,恐怕赵爷爷都会尴尬!不过我要是输了,先不说赵爷爷的面子上过不过得去,万一他一急眼,真不把颜妍嫁给我了,那我的肠子还不得悔青了?我真后悔答应了赵军生的要求同意上来坐坐。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计算着接下来的棋路!不能输也不能赢,那只好和棋了。终于在我脑细胞快要枯竭的时候,我和叶伯伯也结束了这盘棋的拼杀。

    看着棋盘上等目的黑白子,我故作惋惜道:“没想到晚辈用尽全力,最后还是输掉了媳妇。”

    “小刘!你还真是用尽全力啊!”叶伯伯惊叹道:“你以为我们两个老家伙看不出来吗?你想赢的话早就赢了!一盘残局你竟然能费尽心思给下成和局,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电脑!”

    我晕啊,我掩饰的这么好还是被他们给发现了,这份尴尬就别提了!本来的好心现在变成了故意卖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先是差点叫我妈捉奸在床,之后又饿了肚子,现在又不明不白的被抓来下棋!今天真是我的倒霉日啊!

    “小刘,你不要太自责了!年轻人懂得韬光隐晦是对的,但是也不能太过,太过就是虚伪了!”赵利民对我说道。

    “晚辈知道了!”我恭敬的说道!看赵爷爷的表情,还是对我相当满意的。

    “怎么样,老叶!这回心服口服了吧!”赵利民得意的说道。

    “我是心服口服了,不过赵老,你说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虽不是兄弟也亲似兄弟了吧?”叶伯伯说道。

    “是啊,当年打越南的时候,咱俩可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弟弟!”赵利民感叹道。

    “那你说我的女儿是不是就是你的亲侄女啊?”叶伯伯说着,连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这个,算是吧!”赵利民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但还是硬个头皮答道。

    “所以啊,为了我女儿也是你的亲侄女的终身幸福,我决定了,这个女婿我和你抢定了!”叶伯伯一拍大腿说道。

    忽然,我看见赵利民的脸上也划过一丝奸计得逞时才有的微笑,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还是被我扑捉到了。

    我靠?这两个老家伙不是联合起来下套阴我来的吧?我怎么感觉有种上当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