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打上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九点多了。

    我一进屋就发现了家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十分的沉闷。我爸我妈都阴着脸坐在沙发上。

    “爸,妈,我回来了!”我笑着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行啊你,刘磊!妈还真没发现你小子长大了成人了你是吧?”我妈不冷不热地丢出一句话。

    “嘿嘿,我这不是在赵颜妍家吃了顿便饭,所以回来晚了嘛!”我陪笑着解释道。

    “谁说你回来晚了?”我爸插嘴道。

    不是因为我回来晚了?那是因为什么啊?好像我也没做什么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的大事儿吧?这几次考试考的又很好,平时在家比以前听话多了……

    “小兔崽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我爸从茶几上拿起一个白晃晃的东西在空中晃了晃。

    这是什么?貌似好像是个胸罩哦?我爸拿这个东西干什么?于是我疑惑的问道:“爸,你拿妈的文胸做什么?”下意识的我就认定这东西是我妈的,因为我家就我妈一个女人,我爸肯定不会变态到去收集这些东西。

    “这是你妈的?是不是你妈的她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你妈刚才给你收拾房间时在你床底下拣的!”我爸把那个胸罩扔在茶几上对我吼道。

    我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我和赵颜妍的事情败露了!这时候我才隐约记起,白天赵颜妍穿衣服的时候就没找到胸罩,当时因为比较着急,来不及去仔细寻找,所以赵颜妍索性就没穿。反正穿不穿的影响也不大。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妈竟然会跑去给我收拾房间!

    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呢?我的大脑拼命的转着。

    “真行啊你!胆子也太大了!你把人家闺女怎么样了?”我妈根本不给我思考的机会,机关枪似的说道。

    “我,我也没怎么样啊!”我都不知道该说很么好了。

    “刘磊啊,不是爸说你,你这个年纪男女生之间有好感是正常的,处处对象我和你妈也都不反对。但是你也不能做得太过火了吧?你说要是万一让人家女孩的家长发现了什么找上门来,你让我和你妈这老脸往哪儿搁啊!”我爸缓和了一下气氛说道。

    “就是啊!磊磊,你们现在才多大!你们刚上高一,将来还得上大学,你能保证你和那女孩子在一起吗?一旦你俩分开,到时候吃亏的是人家女孩子!你这是害了人家啊!”我妈也附和着说道。

    哎!看来我妈还不了解我和赵颜妍之间的感情。我俩是不可能分开的,也只有我才能体会赵颜妍对我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而我就更不可能抛弃赵颜妍了,我重生是为了什么我自己还不清楚吗!?可是这话无论如何和我妈是说不明白的。

    “再说了,就算以后你们能在一起,你有能力养活人家吗?那个赵颜妍的家境肯定差不了,就她身上那lee的裤子,外面那波斯登的羽绒服,还有这胸罩,都是咱家想都不敢想的,你妈我都买不起,最多逛商场时试穿一下过过瘾!你现在就和人家那样了,你让人家以后怎么办?跟着你受苦?”我妈根本没给我喘息的机会,马不停蹄的说道。

    “我……”我该怎么说啊,难道说我现在的资产已经好几十亿了?!

    “赵颜妍的家长知道你们的关系吗?”我妈问道。

    “知道。”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刚在她家吃过晚饭。”

    “她的家长不反对你们在一起吗?”我妈语气平静了不少。

    “没有,她家人都挺喜欢我的。”我说道。废话,我现在是赵军生的老板,他敢反对!

    “那是人家还不知道你对人家女儿干了什么,直到以后还不杀了你!”我爸哼道。

    我看未必吧?今天那个叶伯伯貌似还要把我抢走来的。

    “行了,我和你妈也不说你什么了,既然发生了,教训你也没有用。以后注意点安全,别让人家女孩子家里找上门来。”说着,我爸从茶几旁边的一个纸袋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纸盒,递给我说道:“这是干啥的不用我说了吧。”

    我抬头一看发现,那赫然是一盒双蝶牌的避孕套!我尴尬的伸手接过,心道好险!我妈只是给我收拾屋子而不是检查屋子,这东西在我抽屉里还有好几盒呢!

    “还有这个!”我妈把茶几上赵颜妍的胸罩递给我:“下次见到人家的时候还给人家!这个牌子的好几百块呢!”

    我汗一个,接过胸罩。这东西怎么这么贵呢!

    我转身回房间,刚进屋就听见我爸我妈在客厅小声说道。

    “这个赵颜妍比那个夏婧还漂亮,咱家磊磊赚到了!”我妈的声音。

    “那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遗传了咱老刘家的优良血统!这回生米煮成熟饭了,儿媳妇可有着落了!”我爸的声音。

    “你还好意思说你优良血统?要不是你当年对我……我能嫁给你这个穷鬼!?”我妈害羞的声音。

    “嫁给我怎么了,难不成你还想着那个什么十大青年企业家?”我爸不悦的声音。

    “哼!人家现在可是全国的杰出青年了,听说新成立的公司大着呢!”我妈的声音。

    “那又怎么样!哎~你还挺关注他的,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爸的声音。

    “老夫老妻了你干什么呢,哎~别闹,让儿子听见了多不好!”我妈的声音。

    “坏了!我今天刚买的避孕套给儿子了!”我爸遗憾的声音。

    我在房间里捏着那盒双蝶牌避孕套,狂汗ing,我捉摸着是不是把这盒避孕套先还给我爸。敢情这俩人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的玩我呢!听这语气我把赵颜妍xxoo了这件事在他们看来,似乎还挺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