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元旦一晃而过,这时候还不实行休七天制,一月四号就开始了正常的学习和工作。

    曙光软件在我的指导和提议下,曙光曙光发完成,进入了公测期。世界第一款可以自动布线的电子电路设计系统曙光eda正在研发,可以说曙光软件在我的指引下已经完全的走上了正轨。曙光软件现在拥有的优秀程序员不下百名,可以说他们现在缺少的就是好的构想和核心代码,而这两方面我都能够提供,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把这套软件完成。

    而这正合我意,我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把我记忆中的那些畅销的大型商业软件一一编写出来,所以现在就需要一部分人去完成我这些想法,我的曙光软件就是我最好的助手。

    曙光微电子方面,芯片的生产线已经全部从台湾购买过来,本来赵叔想选择日本的,我坚决没同意,宁可多花钱也买国产的。台湾好歹也算咱们国家的一个省。

    与pentiunmmx/pro配套的南北桥资料我已经全部做出来交给了曙光微电子科技的几个技术人员,他们纷纷都对这份资料的来源非常疑惑,因为国内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技术资料,就算在世界上,这份资料也是厂家绝对保密的,不可能对外出售。

    但是联想到曙光后面的强大背景以及资金实力,所有人对这些东西已经见怪不怪了。几亿元的生产线说买就买了,这样的手笔在国内能有几家?

    由于生产工艺和封装技术都比较完善,所以用不了多久芯片就可以正式生产,关于计算机主板的电路图纸我也画出来交给了技术人员进行研究。各方面的进展都很乐观,估计在今年1月末就可以全面投放市场。

    英尔特方面的pentiunmmx也提前推向了市场,由于技术都是我设计的,所以直接采用了针脚式的封装,这也是我的技术专利之一,也为了以后能够统一规范而提前做的准备。

    英尔特刚开始对曙光电子推出主板还颇有微词,后来派人来一交涉,知道曙光的幕后控股者竟然是我时,都乖乖的闭了嘴巴。因为我当初跟他们的合约是,不再转让技术给第三方企业,但是并没有说我自己不能使用。当他们听说我们这边已经着手开发主频300mhz的cpu时,不得不选择了与我们的再次合作,曙光电子成为了英尔特在z国的唯一代理商。

    赵叔本来就是一把管理的好手,再加上这两个多月来的历练,曙光已经在他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飞速发展着。虽然使曙光飞速成长的绝大部分因素是因为我的那些技术资料,但是不能不说赵叔在管理上已经把曙光规划的与我前世见到的那些跨国公司非常相近了。这样一来,一旦现有的这批技术人才成长起来就会拥有独立的研发能力,不再需要我的资料帮助,那时候的曙光就会像一台大机器一样,不论是否有我和赵叔在,依然会顺利运转。

    可以说it领域我已经可以完全放心和托管了,接下来我所关注的就是这个时期的其他暴利行业,地产业和家电业……

    节后没多久,我就在街上看见了被棉衣棉裤棉帽子包得死死的杨树光,正站在冰天雪地里指挥交通。我心中暗叹,这姜永富办事也真雷厉风行,元旦发生的事情,不到一个礼拜就让杨树光走马上任了。这样一来,原先那些和杨树光有关系的官员和社会上的人都会逐渐的疏远他。那时候我再对付他,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看着街上来往的汽车,我不禁考虑,我是不是该买一辆车了呢?不然出去办事实在是太不方便。也不能总坐赵军生或者赵利民的车,好歹我也是个董事长了,出门不能老打车。

    驾照就让姜永富给我搞定吧,我想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他还巴不得我能多麻烦他几次。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大哥大,给姜永富打了个电话。

    “姜局,我刘磊。”我说道。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刘兄弟今天找我什么事儿?”姜永富说道。

    “呵呵,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刚在街上看见杨树光了,这家伙捂得跟个大熊猫似的。”我笑道。

    “哈哈,这还便宜他了,要我的意思是叫他去当个什么特警之类的,多执行几次任务趁早挂掉算了!”姜永富也奸笑道。

    “对了,姜局,我想买辆车,你帮我搞个驾照。”闲扯了几句,我才装作无意中提起一样。不然好像我特意打电话求他一样,我不想欠他太多人情。

    “这个啊,小事儿,你把身份证叫人给我送来,我叫人给你办。”姜永富立刻答应了。

    “行,得多少钱?”我问道。

    “啥钱啊,办个驾照才多少钱,咱都不缺这个钱。”姜永富说的是实话,他一个局长根本不在乎这一千来块。

    “那姜局,谢谢了,我呆会儿给你送去。”我说道。

    “哎,对了,车牌子我给你整个警牌吧,不然你刚开车别让下面抓着罚你款。”姜永富说道。

    我技术没那么差吧?我摇了摇头又给赵军生打了个电话。

    “喂,赵叔,帮我整一辆车。”我说道。

    “你要买车?急用么?要不我把我那辆红旗先给你?”赵军生以为我着急用。

    “不着急,你先帮我订一台,就要捷达吧,便宜。”我说道。

    “捷达?你还真能省钱啊,要不赵叔出钱给你买辆奔驰?”赵军生笑道。

    “你可拉倒吧。我要是想显摆,早买宾利或者林肯了。我就是不想太惹眼了。”我说道。

    “行,我一会儿就叫人去办。牌照再给你整个牛比点的,省得成天交罚款。”赵军生讽刺道。

    我晕啊!我开车技术就那么差吗?我不满的挂断电话。想当初老子在大学时期还是专业赛车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