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到最后我和吴天已经称兄道弟,虽然这家伙比我大,但是非要认我当大哥。

    “大哥,以后在泡妞心得上要多提点小弟啊!”吴胖子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也顾不得赵颜妍就在旁边,当着这位自己曾经苦苦追求过的女生的面大言不惭地对我说道。

    “呵呵,没问题,这个东西就靠一个人的悟性——”我开始滔滔不绝的向他讲述我前世时再往上看到的一些泡妞**。

    赵颜妍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用螃蟹一样的小手狠狠在我腰上扭了一下,小声说道:“说,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呢?你是不是用这些方法追到我的?”

    “用没用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我嘿嘿笑道。其实我并没有刻意的去追求过赵颜妍,我们能走到一起一切都感觉非常的自然,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那你也不许再说了,别把别人给带坏了!”赵颜妍警告我道。

    我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再继续讨论下去了,赶紧转换话题,可是吴胖子却正听得津津有味,我这一番胡扯淡听在他耳里变成了泡妞的不二秘笈,正受用呢,突然见我不说了,着急的问道:“怎么不讲了呢,继续啊!”

    我连忙举起杯子敷衍道:“咱们先喝酒,喝酒!”

    “对!”吴胖子一听喝酒,立刻也拿起了酒杯,显然被我一打岔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忘了。吴胖子给自己倒满说道:“来,大哥!咱们东北人说的好,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铁胃出血!咱今天来个不醉不归,谁他妈不出血谁别回家。”

    我靠,这个吴胖子明显是喝高了,胃出血?我看你是傻掉了吧!前世我就因为喝酒嗝屁过一次了,想让我再死一次?当我精神病吧。

    刚才喝酒的时候我就尽量保存实力,结果现在醉醺醺的吴胖子根本不是我这个头脑清醒者的对手,通常都是他干了我抿一口。终于吴胖子再一次干掉杯中的酒后,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他没事儿吧,咱们用不用给他送医院?”赵颜妍看着死猪一样的吴胖子,担心地问道。

    “没事儿,他这种常喝酒的人自己知道度,不行就倒。”我喝了口茶水簌簌口说道。

    “哦!不过你怎么知道的?快说!你是不是经常出去喝酒?”赵颜妍不悦的问道。

    “当然不是了!我这是……听你爸说的!”我见赵颜妍不高兴连忙否认,顺便把这个黑锅扣赵军生脑袋上了。

    “哼!我爸就知道带坏你,改天再找他算账。”赵颜妍生气道。

    嘿嘿,看来赵军生这罗锅是当定了!这让不禁想起了一句话,那就是:员工是干什么的?员工就是替老板背黑锅的!

    我出了包房,找来服务员买单。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拿来一个账单让吴天签字,结果我们几个喊了半天吴胖子,这鸟人一点知觉都没有。

    “下次让他补给你不行吗?”我问服务员道。

    “不行,我们虽然认识他但是酒店有规定,我们很难办的。”服务员说道。

    这部队的酒店就是规矩多。看来这字是铁定签不成了,我无奈的问道:“一共多少钱?”

    服务员递给我一份帐单说道:“一共是四千六百二十三,谢谢。”

    我靠,这饭也太贵了,没吃啥玩意就四千多。95年就这种消费水平,都快赶上香格里拉了。我从兜里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问道:“不打折吗?”

    服务员接过银行卡说道:“不签单的话可以打九折。”

    “不签单,赶紧刷卡吧!”我挥了挥手说道。平白无故的损失了四千多块,改天一定从吴胖子身上再吃回来。

    结了帐,我拉着赵颜妍离开了天上人间。临走时赵颜妍指着还在酒桌上睡觉的吴胖子说道:“咱们真的不用管他?”

    “不用,反正着酒店是他们部队开的,等着他家老头子派人来接他吧。”我随口说道。正说着,我突然想到既然把吴胖子押这儿了,我还着急买什么单啊,到时候让他老子算账不就得了,白当了一回冤大头。

    我之所以陪吴胖子喝个烂醉(貌似我还很清醒,还能考虑问题嘛!),是因为在z国这个大环境下,军方是个不可忽视的势力,咱某些方面甚至要比政府有更大的权力和势力。吴胖子这人不是那么令人讨厌,相反还可以说是很豪爽,直到我和赵颜妍的关系后,只是略一悲伤随即就释然。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比起那些刘科生杨开远之类只会在暗地里捅刀子的小人强上不知多少倍。

    这顿酒的发展方向在我有意的安排下,变得非常顺利。我相信今天过后,吴胖子就会把我当成要好的朋友,他口中的大哥。

    这也是我想得到的,现在地方政府已经站在我这边,如果军方也能靠上关系,那对我将来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

    “颜妍,”月光下,我停住脚步,注视着身边粉妆玉琢眉目如画的小美人,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用手扶住她的小脸,深情地吻了下去。

    赵颜妍虽然只喝了几口酒,但是小女孩从没喝过酒,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满脸绯红,浑身发烫。在我的挑弄下变得意乱情迷。

    “啊……嗯……不行,老公,我们还在大道上……”赵颜妍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微微一笑,拉着赵颜妍走进了天上人间边上的部队宾馆招待所。

    部队开的宾馆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警察来查夜,和部队对着干那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不过以目前我和赵颜妍在新江的身份,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