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吴胖子,你没事儿吧?”第二天一早我就照着吴天给我的号码打了过去。

    “我没事儿,大哥,真不好意思,昨天喝高了,还让你买的单。”吴胖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我看你喝趴下了也没叫你。”其实我叫了半天没叫醒,无奈之下才自己花的钱。

    “嘿嘿。哪天咱俩单独出来,我请客。就别带赵颜妍了,说话不方便。”吴胖子说道。

    我草草的答应着他。我真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赵颜妍,约我出来竟然告诉我别带着她。这吴胖子有时候到挺可爱。

    “给谁打电话呢?”赵颜妍翻了个身从我身边坐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

    “打个电话给吴胖子,看他死了没有。”我把电话仍在床头柜上。

    颜妍哼唧道,又蹭到了我身上继续睡觉。忽然又坐了起来大叫道:“昨天晚上我没回家?”

    回答道。

    “完了完了,我死定了,爷爷他们一定急死了。”赵颜妍抱着脑袋说道。

    “我早给你爸打过电话了,说你昨晚住在我家。”我拍了拍赵颜妍裸露在外面的脊背说道。

    “噢,那我再睡一会儿。”说完,小丫头又躺了回去,趴在我身上继续睡觉。

    她这一睡,我也跟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艳阳高照了。

    赵颜妍早就醒来,趴在我身上一双大眼珠转来转去。

    “怎么不叫我?”我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我也不想起来,我就喜欢这么一直赖在你身上。”赵颜妍撒娇道。

    “可是你不怕上学迟到?”我问道。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赵颜妍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不知不觉地竟然已经被我同化了。

    我和赵颜妍起床冲了个澡,退了房来到街上。一月末的新江市已经充满了过年的气氛,大街小巷摆满了卖年货和鞭炮的小摊子。

    “那儿有个卖冰糖葫芦的,我要吃!”赵颜妍指着不远处一个推着自行车卖冰糖葫芦的人说道。

    “好,我去给你买。”我从兜里翻出一个五毛钱的钢崩,走了过去。

    “来一串糖葫芦。”我把钱递了过去。

    卖糖葫芦的一抬起头,我俩同时一愣。

    “陈勇!”我叫道:“你怎么跑来卖糖葫芦了?”

    “还不是为了多赚点钱!真不好意思,上次你给我的钱剩的都赔给了杨开远了,没办法,我就跑出来卖糖葫芦了。”陈勇不好意思地说道,随手拿给我两串糖葫芦。

    “我要一个就够了,剩的你留着卖。”我只拿了一串。

    “这玩艺也不值钱,自己蘸的。”陈勇笑呵呵的说道:“对了,薇儿说你今天晚上来我家?”

    “是的,我们昨天约好的。”我答道。

    又和陈勇闲聊了几句,就匆匆告别。赵颜妍还等着我的糖葫芦呢。

    回到学校,我就找到了郭庆,把杨开远的事情和他说了一下。郭庆本来就跟杨树光有仇,立刻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即打了个电话,找了四五十个小弟,拿着片刀、斧子、铁棍等武器冲向了新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门口的保安哪见过这个阵势,屁都没敢放一个,赶紧躲进了边上的值班室。到了总台郭庆一阵威逼加恐吓,轻松的套出了杨开远的病房。

    这几天杨开远惬意的不行,这医院的高干病房就是不一样,不但是单间,而且卫生间浴室一应俱全。杨开远正在病房里养尊处优,医药费有人给报销,那还不有多少花多少?

    此刻杨开远正在病床上狂干一个在夜总会认识的小姐。

    “怎么样,爽吧。”杨开远淫笑着说道。

    “嗯……啊……哼,远哥,我要不行了!你的大弄得人家好爽啊!”小姐配合得叫着。其实这个远哥的小弟弟真是小得可怜,和他做一点感觉都没有,之所以和他来往,还不是为了他手中的钱。

    “哈哈!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猛男!”杨开远哪里知道别人都在应承他,非常自以为是的说道。

    “啊……我要来了……不行了!远哥……我离不开你的大**了!”小姐装作无比爽的样子应承道。

    “啊!我要射了!”正在杨开远准备发射的时候,病房的门被踢开了。

    “草!我他妈不是告诉过你们这帮护士,进屋先敲门吗?”杨开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没等发射就软了下去。这怎么能让他不抓狂呢?!

    “把那妞儿拉一边去。”郭庆阴着脸说道。

    “郭……郭子哥!”杨开远结巴的说道。郭庆是谁他很清楚,虽然自己平时仗着老子的关系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黑社会这东西急眼了照样干你,管你是谁。

    “你还知道管我叫哥啊,我还以为你真叫人给打傻了呢。”郭庆嘲讽道。

    “哪能啊,新江就那么点儿地方,谁不认识你郭子哥啊!”杨开远不知道郭庆什么意思,也不敢乱说话。

    “你不也不傻吗?不傻你***为啥要去干那找死的事儿啊?你活拧歪了是不是?敢勒索我老大的未来女朋友的哥哥?”郭庆一脚踹在病床上说道。

    “我……我哪知道你的什么老大的亲戚是谁啊?”杨开远听了那一大串有点犯晕。

    “草,你还没少勒索啊?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郭庆反问道。

    “不是,不是,我哪勒索别人啊,再说勒索是犯法的。”杨开远赶紧解释。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陈勇,认识吧,明天让你爸拿五万块钱出来给他家送去,咱俩的事儿就算拉倒。”郭庆冷然说道。

    “行,行!不就是五万块钱么!”杨开远立刻点头答应。

    “好了,兄弟们都上吧,给他松松骨。”郭庆对身后的小弟们喊道。

    “哎!等等,郭子哥,我不都同意给钱了吗,你怎么还叫他们过来阿。”杨开远惊恐万分的看着这些社会上的亡命徒。

    “本来今天是想整死你的,既然你同意给钱了我就不把你整死了,你死了我管谁要钱去?但是你最起码也得让弟兄们爽一爽,不能白来一趟吧!对了,你告诉杨树光,如果明天还见不到钱,那他也快了。”郭庆说道:“你们看着整吧,别给整死了就行。”

    郭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