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光这回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而且还不能回去找人家报仇。他压根就没想到刘磊会找到郭庆来给陈家出头。原以为陈勇和刘磊不过是认识,找陈勇出来让他赔自己点钱一点儿也不过分,就算正常经官,这比医药费也是要赔的。

    没想到的是,刚要来钱没几天,自己的儿子就叫人给打了,而且打得还不轻,据医生说,保守估计还得躺上半年,到时候能不能再像正常人一样那就很难说了。

    杨树光当即火冒九丈,打了几个电话,找到了几个以前与自己交好的社会炮子,让他们帮忙。可是这帮人听完杨树光的叙述,得知要收拾的对象是郭庆时都纷纷摇头表示爱莫能助。郭子的名号在新江市的黑道上已经响彻八方,道上混的谁也不愿意去为了杨树光而平白无故的和他结上仇,更何况能不能动得了人家还是一回事儿呢。

    杨树光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被贬了职!前几天还一口一个杨哥的叫着,求爷爷告***请自己喝酒。妈的,人要失去了权势,以前那些原本称兄道弟的朋友立刻都翻了脸。

    刚开始,杨树光也想到了报警,不管怎么说郭庆这也是地地道道的勒索啊!不过杨树光自己原来也是干刑警的,深知这里面的事儿,谁门子硬谁就占理,去报警等于白报。

    无奈之下,杨树光只得走向银行……

    放学铃响起,我和赵颜妍简单的交待了一下,也没有隐瞒。小丫头也只是叮嘱我早点回家,不管多晚,都要给她打个电话。

    “刘磊!”陈薇儿见我走出学校,在不远处高兴的对我挥着手。

    “你们高三不上晚自习吗?”我奇怪的看着背着书包的陈薇儿。

    “我请假了!”陈薇儿红着脸说道。

    “现在就去你家?”我看了看手表,这才四点半。陈薇儿家的麻辣烫摊可能还没收。

    “呃……那咱们先在街上转转吧。”陈薇儿小声地说道。

    我心头一喜,薇儿竟然主动邀请我陪她逛街。

    “行,我们去哪里?”我愉快地问道。

    “随便转转吧,咱们去百货大楼那边?”陈薇儿用征求的语气问道。

    “好啊!”百货大楼位于新江市的商业区,附近有很多品牌服装的专卖店,是众多女孩子流连的地方。只是没想到陈薇儿也会喜欢这些。不过也难怪,女孩子都是爱美的。

    百货大楼离四中不远,步行也就十分钟左右。我和陈薇儿并排走在街上,身体之间若即若离。我故意和陈薇儿走得很近,终于找准了机会,在过马路时,假装不经意间的触碰了一下她的小手。

    陈薇儿立刻脸一红跳到了一旁,但是抬起头时却发现我的表情无比自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禁自嘲的摇了摇头,看来是太多心了。

    我把陈薇儿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和薇儿的关系比那次去书店时已经近了许多。虽然我对陈薇儿比较有图谋,但是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我们去那家店看看!”陈薇儿指着淑女屋的大牌子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着。

    “好!”我说道。看着前面那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身影,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陈薇儿,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和其他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喜欢逛街、喜欢漂亮衣服,喜欢装扮自己。

    “刘磊,你看这套衣服好看吗?”陈薇儿兴奋的指着一套白色的套装说道。

    “恩……我想穿在薇儿身上一定更好看吧!”我说道。

    “真的么?”陈薇儿开心的叫道。凡是女孩子都希望自己得到男孩子的认可。

    “当然了,要不你去试穿一下?”我怂恿道。这套紧身小套装看起来性感无比,如果穿到陈薇儿身上……想一想口水都要留出来。

    “算了吧,我可买不起!”陈薇儿指了指衣服上面的价签,吐了吐舌头。那上面赫然写着698元,一套衣服竟然赶上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不买也可以试试呀!”我继续怂恿。

    “这不太好吧!”陈薇儿不停的摇头,但目光却还紧盯着那身套装。

    “没关系的!你看那边有很多人都是试过不买的!”我开始摆事实讲道理。

    “哦,那好吧!”陈薇儿心底里其实也想试穿一下,但是由于女孩子的矜持而迟迟下不了决心,结果被我一怂恿,胆子也大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陈薇儿推开了换衣间的门,走了出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根本无法把眼前这个婀娜多姿的妙曼身影与朴素的陈薇儿联系在一起!面前的这个人带给我的完全是一种惊艳的感觉!清纯、高贵、美丽不可方物。饶是整天都面对美女的我也被眼前的美景惊得一愣。

    瞬间的头脑空白过后,我逐渐恢复了平静,由衷地对陈薇儿说道:“薇儿,你真美!这件衣服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陈薇儿听后小脸红扑扑的,娇艳无比。

    “亲爱的,你说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我们。原来在试衣间的门口有一个年纪和陈薇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在试穿一件外套。

    “好看!”女孩身边的男孩子说道。

    “可是这件衣服太贵了!”女孩子摇了摇头。

    “可是再贵也值得!我买来送给你吧!”男孩子说道。

    “你真好!”女孩子满脸幸福的笑容。

    看着这对情侣远去的背影,陈薇儿用很轻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她可真幸福啊!爱情对我来说是竟成了一种奢望。”瞬间,陈薇儿卖身救父的那种失落涌上心头,转身又进了换衣间,脱掉了身上那件不可能属于自己的套装。

    陈薇儿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被我听了个一清二楚。我挥手招来了服务小姐,递给她了一张银行卡。

    走出精品店,陈薇儿奇怪的看了一眼我手中突然多了的一个袋子,由于心情不好,也没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