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陈母奇怪的看着女儿。

    “没……没有,屋子里太热了!”陈薇儿慌忙的解释道。赶紧让自己镇定了一下,可千万别让他发现了什么啊。

    “是吗?我还觉得有点冷呢!那我让你哥少添点柴火?”陈母问道。

    “别的了,我没事儿!别让爸凉着了。”陈薇儿摆了摆手说道。其实她自己一点儿都不热。

    在我的帮助下,一桌丰盛的晚餐很快就准备妥当。连陈母都对我的厨艺赞不绝口,一个劲地叫陈勇以后要多向我学习。

    陈勇苦个脸站在旁边,又不好说什么。我估计我要不是她们家的救命恩人,他早就对我抓狂了。

    饭桌上,我虽然受到了来宾似的款待,但是却吃得有些沉闷。大家都没有什么话题,我和陈薇儿之间或者我和陈勇之间的谈论都不能当着陈父陈母的面,所以整顿饭下来,都是陈母一个人在说话,都是对我表示感谢,并且鼓励我好好学习之类。

    饭后,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和陈母告别。因为陈父要早点休息,陈母也没过多的挽留。

    出门的时候,我给陈勇使了个眼色,小子反映到挺快,立刻说道:“薇儿,咱家这小路太多不好走,你去送送刘磊,别迷路了!”

    “哦薇儿披上羽绒服跟在我后面出了门。

    月亮把我俩的影子映在了小路上,薇儿并排的走在我的左边。晚上路人很少,陈薇儿也不避讳什么。

    “你上次帮我选的复习题很有效果,这次月考我比上次又高出了10多分。”陈薇儿先找了一个话题说道。

    “高了10多分?那年级第二名还怎么活啊!”我惊讶道。

    “呵呵,就比他多了二十几分,不过毕业之前他是别想撵上我了。”陈薇儿有些骄傲还有些顽皮的说道。

    就多了二十多分?四中可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学年大榜上的分数互相咬的都很紧,可陈薇儿竟然比别人高出了二十多分。

    “某些人可是比第二名高出33分啊!”陈薇儿忽然转过头促狭的对我说道。

    “我……蒙的。你怎么知道?”我是重生过的,自然是属于例外。不过陈薇儿貌似很关注我的样子啊。

    “哼,我怎么不知道,我还知道那个第二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女朋友!”陈薇儿说道。

    “你该不会是敌对组织派来故意调查我的吧?”我故作纳闷的样子说道。

    “去死吧,谁没事儿调查你啊!”陈薇儿啐道。

    “薇儿……!”我忽然停下脚步呼唤她道。

    “嗯?干什么?”陈薇儿见我停了下来,也转过身来。

    “送给你的。”我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了陈薇儿。

    “真的是送给我的?”陈薇儿听后满脸都是喜悦。

    “你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见薇儿高兴的表情好像知道里面是什么一样。

    “我……我趁你们在厨房的时候偷偷看了一下。”陈薇儿红着脸说道。

    “那既然你都看见了怎么也不和我说?”我忽然想起了刚才陈薇儿在厨房时那奇怪的表情,不过她还真能忍得住。

    “我以为你是给你女朋友买的。”陈薇儿解释道。

    “那你就没有想过我是给你买的?”我坏笑着看着陈薇儿。

    “我……”陈薇儿窘迫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陈薇儿抬起头,柔柔的说道。

    “我……真的想知道吗?”我说道。

    “算了,我们都别说好吗?”陈薇儿使劲地摇了摇头。

    是我俩就彼此都沉默的向前走着。陈薇儿抱着衣服走在前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磊。”陈薇儿忽然转过身来对我说道:“抱我一下好吗?”

    “你说什么刚才?”我听后一愣。她刚才是让我抱她吗?我耳朵没坏吧?

    陈薇儿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开玩笑的。”

    “薇儿。”我快步走上前去,把她揽在了怀里。

    出乎我意料的是,陈薇儿并没有挣扎,而是顺从的倒在了我怀里。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陈薇儿急促的呼吸。

    “薇儿,我……”我忍不住想要告诉她我心中所想。

    “别说,刘磊!求你别说那句话。你刚才答应过我!”陈薇儿紧抱着我说道。

    点了点头,静静地享受着对方带给自己的温存。

    过了一会儿,陈薇儿抬起了头,月光下,美丽的脸庞上竟然满是泪水。

    “刘磊,你不喜欢我的,对吗?”陈薇儿问道。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快和我说啊,说你不喜欢我!”陈薇儿急切的说道。

    点了点头。

    陈薇儿苦涩的笑了一下,用力推开我,向她家的方向跑去。

    她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反常了?明明好像很喜欢我却又让我对她说不喜欢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女孩的心思真是搞不懂。我无奈的看着跑远的陈薇儿,独自一个人走到路口打了一辆出租车。

    陈薇儿红着眼睛踉跄的跑回家,一进门就进了自己的小隔间。

    陈母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说太累了,早点休息。

    陈薇儿回味着刚才的那一个拥抱,是那样的温馨,那样的舒服。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不过这样的感觉以后再也不会属于自己。自己已经被定给了别人,再没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依偎在爱人的怀里,对自己来说将是一种奢求。

    陈薇儿安慰自己,拥有刚才的瞬间已经很满足了,起码这一辈子不再有什么遗憾。

    一想到这些,陈薇儿的泪水又流泪下来。陈薇儿赶紧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他对已经说了他不喜欢你了,你还想这些干什么!你现在应该努力学习将来报答那个出钱给父亲治病的老板。

    陈薇儿打开柜子,把那套衣服放了进去。让它变成自己人生里一个美好的回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