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里,陈薇儿见了我都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匆匆走过。我很想拉住她问个究竟,可是总碍于身边人太多,一直没找到机会。

    难道说那一晚是我在做梦?陈薇儿根本就没有对我动过情?那个拥抱是我的幻觉?

    可是就算是幻觉陈薇儿对我的态度也不应该是这种不理不睬啊,就算以前见面还点下头打个招呼,现在这是怎么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准备放学找到陈薇儿问个究竟时,意外出现了。

    这天中午,我的大哥大忽然响了起来。这个时候会是谁给我打电话呢?我这个号码除了赵颜妍,只有赵叔等几个人知道,甚至连我爸我妈都不知道我有大哥大。但是如果没什么急事的话一般他们也不会在我上学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快步走到了教室后面没人的地方,蹲在地上,接起了电话。

    “喂,刘磊,我是陈勇!”电话那头说道。

    我一皱眉,说道:“我在学校呢,你有什么事儿吗?”

    “不好了!我妹妹叫人给抓走了!”陈勇冲着电话大喊道。

    “什么?你说陈薇儿?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浑身一震,立刻跳了起来,一着急差点把手里的大哥大给扔出去。

    “薇儿中午的时候被人给抓走了!”陈勇焦急的说道。

    “被谁抓走了,你把详细经过说给我听听。”我对陈勇说道。

    “好!”陈勇调整了一下情绪,慢慢说道:“中午陈薇儿到菜市口帮我妈忙活麻辣烫摊,这时候突然冲过来一辆面包车,当时我们也没注意。可是从面包车上下来几个大汉,不由分说就把薇儿给架进了车里,飞快的开走了!”

    “你当时干什么了?”我不满的问道。当哥哥的怎么能让妹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抓走呢。

    “当时变故来的太快,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等我意识到出事儿了的时候,已经晚了。面包车早就开出几十米远了。”陈勇有些自责道。

    “是这样啊!那你有没有记下车牌号码?”我想了一下问道。

    “记下了,记下了,是松a01922!”陈勇说道。

    “行,我马上查一下这个车是哪儿的。对了,你报警了吗?”我问道。

    “没有,刚出的事儿。我妈说先给你打个电话商量一下!”陈勇全家把我当成他家的救世主了?

    “行,你在麻辣烫摊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我说道。

    挂断电话,我立刻给姜永富打了个电话。叫他帮我查一下刚才陈勇说的那个车牌号码是谁的。然后立刻跑出学校,打了个车,直奔菜市口的方向去了。

    途中我接到了姜永富打回来的电话,经查这副车牌子是假的,对应的车型根本就不是面包,而是一辆出租车,这显然是被人给盗用了。

    姜永富询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时,我暂时拒绝了。因为我已经隐约猜到了整件事情背后的主谋,和陈家有仇的人只有杨树光,而且郭庆教训了杨开远之后杨树光并没有如期把五万块钱送过来,这就说明杨树光已经有足够的把握要进行反击了。

    来到菜市口,找周围的几家小摊理解了一下情况,事情与陈勇所说的大致一样。陈母只是一个劲的抹眼泪,陈勇见了我倒是宽心了不少,因为在他看来,我曾多次的解决了他家中的危机,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见再得不到线索了,我就离开了菜市口。如果真的是杨树光绑架了陈薇儿,那么他要针对的目标就是我和郭庆,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杨树光主动来联系我。

    好在杨树光的那个色狼儿子还在医院,不然我还真有点担心陈薇儿的清白。如郭庆所说,杨开远以后能不能再勃起都是个问题。

    “你们是谁?”陈薇儿挣扎着问道。

    “你没必要知道这些!”绑匪说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陈薇儿继续问道。

    “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上面的命令我们从不问为什么!”绑匪答道。

    “那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要带我去哪儿啊!”陈薇儿不死心的问道。

    “无可奉告!”这回绑匪回答的更简洁。

    陈薇儿没办法,见问不出什么,只好闭嘴不谈。

    “自己进去吧,我们不想跟女人动手。别想逃跑,这里你也跑不了。”绑匪把陈薇儿带进了一个大院子里的一间小屋。陈薇儿进去后,就哐当一声将门给上了锁。

    “刘管家,人已经带到了!”其中一个绑匪掏出了对讲机说道。

    “是吗?好!把人看住了,还有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动她,知道了吗?”刘管家说道。

    “是!属下明白。”绑匪利索的答道。绑匪作为刘家私人军队中的一员,深知刘管家的话就是命令,必须不折不扣地去执行。这比真正的军队还要严格,真正的军队你犯了错误,最多揍你一顿大不了开除,但是这里不一样,刘管家随时能整死你。

    “老爷,那个女孩已经被抓了回来,是不是通知杨树光?”刘管家对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刘老太爷说道。

    “嗯,你去办吧。但是记住了,那个女孩儿只是个诱饵,我不希望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咱们刘家虽然威震八方,但是我不想让人家说咱们欺负平头百姓。”刘老太爷缓缓的说道。

    “知道,我已经吩咐过了。”刘管家点了点头说道。

    退出老爷的房间以后,刘管家就拨通了杨树光的电话,虽然不太情愿,但是老爷有交待,还是得把事情给办好。

    杨树光得知事情办得很顺利,非常高兴。挂了电话,阴险的冷笑道:“刘磊,老子新帐旧账和你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