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忘了这老头还有这样一手了呢!刚才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显然早已经有了准备。

    我现在该怎么办?是借助我的异能快速冲过去抢掉他们的枪还是就此投降?如果我干掉了这三个人,肯定还会冲过来更多拿枪的人。这样一来,虽然我还是有一定的把握冲出去,可是郭庆和陈薇儿怎么办?难道扔下他们不管?

    陈薇儿这时候也吓坏了,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不停的发抖。倒是郭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斜个眼睛藐视着那几个拿枪的。

    可能由于此时的气氛比较紧张,我不由自主地又提起了精神。

    “咦?”忽然陈薇儿惊奇的小声叫了一下。

    “怎么了?”我问道。

    “我怎么感觉眼前的景象都慢了好多?是我眼睛花了吗?”陈薇儿奇怪的自言自语道。

    景象变慢了?难道说……我快速松开了拉着陈薇儿的手,问她道:“现在呢?”

    “咦?真奇怪!怎么又恢复正常了?”陈薇儿摇了摇头说道。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立刻想明白了原委。我的太阳的,重生之后我的运气竟然这样好!一个计划在我脑海中诞生……

    “郭庆,拉着我的手!”我用一种严肃的不可置疑的语气对郭庆说道。

    郭庆虽然很疑惑,但是出于对我的一贯信任和言听计从,立刻把手交给了我。

    我另一只手拉好陈薇儿,低声对他们两人说道:“一会儿你们只要跟上我的步子和我一起冲出去就是!其他的先不要问。”

    陈薇儿和郭庆同时点了点头。我深吸了一口气,集中了所有的精神,迈开步子向门口冲去。

    我的速度并不算快,陈薇儿和郭庆可以很轻松的跟着我。大摇大摆的来到那三个手拿ak47的家伙身前,一个横扫千军把为首的那个人的枪给踢飞了。郭庆在旁边虽然不明就里,惊讶这三个人为什么会任由我们走到他们身边而不开枪,但是这种好机会还想什么为什么,直接配合我的将另外两个人的冲锋夺过。

    “跟我跑!”我说道,说完,就拉着陈薇儿和郭庆跑出了屋门,朝小楼的出口处跑去。当我们经过们口把门的保镖身边时,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一脚给踹飞了。

    还好刘振海老死头子比较自负,抓我们来的时候没把我眼睛给蒙上,不然要找到这个庄园的出口还真有点困难。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特意留了一手,非常仔细地把经过的路线记在了心里。此时,我拉着陈薇儿和郭庆穿梭在庄园的小道,正往出口处跑去。

    一路上,我们从一个个行动异常迟缓者的身边经过,这些家伙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刚才我和保镖打架的时候,用正常的速度都已经让刘振海眼花缭乱,而如今我用的是跑。估计我经过的那些人还以为是身边刮了一阵小风呢。

    我们畅通无阻的跑出了刘振海的庄园,继续一路狂奔,看着身边一辆又一辆被我们超过的汽车,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惊世骇俗了。估计这时候郭庆和陈薇儿也已经快崩溃了,因为我从两人夸张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完全的傻掉了。

    终于,我确定已经逃离了刘家的追赶,才放缓了步伐,来到路边的一个小凉亭内。

    过了好一会儿,陈薇儿才从刚才的惊讶中缓过神来,气喘吁吁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竟然超过了汽车?还有刚才那些人为什么不开枪?为什么我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进入了慢动作一样缓慢?”

    陈薇儿一下子竟然提出了这么多问题。说实话,我自己现在都解释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薇儿,其实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独门秘籍!就像古代的飞檐走壁一样!”我不得不随便找一个牵强的理由先敷衍道。

    “老大,你可别扯了,你祖上有秘籍?我怎么不知道呢?”郭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看来这小子的接受能力也比较强。说实话,刚才我还担心刚才发生的事情能不能让医院里多出两个精神分裂者。

    “秘籍秘籍,所有人都知道了那还秘什么呀!”我故作不屑道。

    “哦!”郭庆茅塞顿开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怎么觉得像超能力?”

    “超能力?你以为你在看《家有仙妻》吗?”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特殊的能力,知道的人多了,好不把我送研究所去做实验啊!再说了,我这到底算不算异能我也不敢肯定,你说他有用吧,平常还真用不着,谁没啥事儿总生活在慢动作里啊。但是你要说他没用,关键时刻还真派上大用场了,今天要不是靠它,没准三人都得挂那儿。瞅刘振海那个死老头子就是居心叵测那伙的,表面上说得光明正大,一口一个为了刘家的面子,我看他这龌龊做法和杨开远也没什么不同。七十多岁了一点信誉都不讲,真不明白他这些年是怎么混的,还能得到这大的家业。小人得志阿!

    刘振海,要不是我今天的异能大放光芒,还不得折到那儿啊!不就是一个军阀么,等老子能调动部队的时候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把你家那庄园给炸平它。

    “薇儿,你没事儿吧!他们没欺负你吧?”我关切地问道。刚才一直忙着跑路了,直到现在才到出空来。

    “没……没事儿!”陈薇儿红着脸,低着头,细声说道。

    “你怎么了?”我奇怪的看着陈薇儿,该不会是那帮人把她给xxoo了吧!

    “我……”陈薇儿的头埋得更低了,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你捏的我手……好疼。”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的手还紧紧地抓在陈薇儿的手上,怪不得这丫头那么不好意思。

    “我这不是一紧张……”我赶紧把手松开。

    “咳……咳……!”郭庆忽然打断我,“貌似老大你早就把拉着我的手给分开了……”

    陈薇儿一听郭庆这话,哪能不明白他话中有话,小脸一下子都红到了脖子跟处。害羞的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