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几天,刘振海一直也没有再采取什么动作。后来我问了赵军生才知道,原来赵利民已经递了话给刘家,说明了我的身份。

    从赵军生口中得知,赵利民也是从抗战时期走上来的,在中央的地位并不比刘振海小,甚至说起话来比刘振海更有权威。这也是刘家在松江省一直很收敛的原因,估计也是中央高层的意思,让赵利民在松江省对刘振海有个牵制。

    现在在松江省这个地方竟然盘踞了三股错综复杂的势力,其中有以赵利民为首的政治派,还有以吴志为首的军方派,剩下的一个就是土皇帝刘振海。吴志是地方军区的司令员,也是三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其实这也是中央的用意,吴志这个人和赵刘两家均无瓜葛,也只有这样才不能造成一边倒的的情形。赵刘互相牵制,吴志保持中立,松江省内也一直相安无事。

    事情虽然被暂时性的平息了,但是不意味着就这么结束了。以我对刘振海的接触,这老头子是死要面子那伙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只是原先的私人恩怨现在演化成了两个家族的权力斗争。赵利民本来就和刘振海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不差多结下一个怨。但是双方都是在暗中较劲,不可能明刀明枪的来一次火拼,估计真要拼起来,中央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

    中午,我、赵颜妍、郭庆三人在学校门口的聚缘小吃吃饭。

    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了,但是我在学校里面依然保持得很低调。

    “你们,都给我站起来!妈的,于哥来了还他妈唧唧歪歪的!”一个声音在我们不远处响起。

    抬头一看,原来是中午这个小吃店爆满,没有了空位。几个混混模样打扮的学生正在强行的让边上一桌的几个戴眼镜的明显是书呆子的学生离开。

    “是我们先来的,你凭什么让我离开!你们应该排队!”书呆子甲说道。

    “呦喝!还跟我讲起道理来了!妈的,你他妈找死吧!凭什么?就凭我这个拳头!”说着,一个混混一抬手就招呼了过去。一巴掌把书呆子甲的眼镜给打飞了。

    “你怎么打人呢?我给你告诉学校!”书呆子甲捂着被打得红红的脸说道。

    “去吧!赶紧去,你愿意告谁就告谁去!”带头的那个混混学生说道。

    书呆子甲和其余书呆子乖乖的站起身来,离开小吃店。

    带头的见了得意的一笑,叫嚣道:“对了,忘了告诉你,老子叫于文瑞!以后见着我他妈滚远点!”

    我靠!我说这家伙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真是冤家路窄啊!他竟然是我前世的仇人于文瑞!不过我记着这小子不是在高二的时候才转学过来的么?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也是和他一起过来的,据说于文瑞家里有一个混黑社会的亲戚,当时郭庆把他打了以后着实的后怕了好几天,之后才知道,原来他那个混黑社会的亲戚在一次群架中不幸让人击中后脑,正式诞生为植物人。

    这小子的转学时间竟然提前了,难道是我的重生造成了某些事情发生了微小的变化?

    “于哥,你看那个妞!”一个混混忽然指着我们的方向对于文瑞说道。

    于文瑞转过头来,目光盯在了赵颜妍的身上,立刻呆了一下,口水差点没流出来。一怕大腿说道:“**,真***正点啊!”

    “这位小姐,咱们认识一下……”于文瑞说着就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还没等我说话,郭庆就霍的一下站了起来,阴着脸说道:“于文瑞,你他妈是不是想死啊?”

    于文瑞先是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郭庆会坐在这里。随即说道:“行,郭子,咱俩以后走着瞧!”说完就对着那几个混混一挥手,饭也不吃了,直接出了去。

    “你认识他?”我奇怪的对郭庆问道。这个人应该才转学到四中的啊!

    “认识!他哥是桃花巷子那一片的,混得挺硬。和菜市口这边有过几次冲突,但是谁也没掐过谁,就一直这么僵着。没想到这小子他妈转学到我的地盘来了,看我以后怎么整死他。”郭庆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这姓于的前世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嚣张,现在有他哥在照着!等到我们高二的时候他哥已经让人给硝成植物人了。

    “用我帮忙吗?”我对郭庆说道,再说我对这个于文瑞是恨之入骨,前世的时候这小子竟然一脚踹在了我的裤裆上,差点没给他踢成了太监,虽然这一世他还没对我怎么样,但是我对他的仇恨是一样的。

    “对付他还不用老大你出手,我打他就跟玩似的,关键是他哥那人挺阴险的!”郭庆皱眉说道。

    “他哥叫什么?”忽然我想起来了前世发生的那个大事件,两伙黑道分子在码头火拼,造成六人当场死亡,十七人重伤,好像就是于文瑞他哥被拍傻那一次。电视跟踪报道了好久,我清楚的记得两伙人其中一伙是桃花巷子的,双方的老大分别是于文丰和丁保三,其中于文丰可能就是于文龙他哥,在那次火拼中不幸中招,丁保三因为蓄意伤人被判了八年。

    “他哥叫于文丰!”郭庆说道。

    果然是他!“那你认识丁保三么?”我赶紧继续问道。

    “丁保三?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这人是我的小弟,那天在菜市口你也见过的,就是那个黄毛。”郭庆说道:“他是菜市口原来的老大,年初的时候跟的我。道上都管他叫三猴子。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和我所猜想的一样,桃花巷子和菜市口两伙人积怨已久,只不过这个矛盾在明年的时候得到了爆发。

    看来,我又必要帮助一下郭庆,不然明年被抓起来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