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赵颜妍就接到了一束鲜花和一封情书。情书这种东西我已经司空见惯了,身为校花榜首的赵颜妍每周都能接到几封。但是敢在学校里给女生送花的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我打开鲜花上面那封情书一看,竟然是于文瑞那小子送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完了,第二个刘科生即将出现了。

    赵颜妍从我手中接过那封情书,看都没看,直接丢尽来几桶,把花插进了班级黑板边上的花瓶里。

    “刘磊,你还从来没给我送过花呢!”赵颜妍做完这一切,回到座位上,表情幽怨的对我说道。

    “谁说的,上次在文化公园门口!”我提醒道。

    “那不是送给许箬芸了嘛!”赵颜妍斜了我一眼说道。

    “可是那能怨我么!”我说。

    “谁让你没说清楚地!”赵颜妍说道:“对了,你是不是得罪箬芸了?”

    “得罪她?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她了?”我奇怪的说道。

    “那就是这丫头喜欢上你了!”赵颜妍说道。

    “喜欢上我?那更不可能了!我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说实话,我心里总是对这个丫头感觉怪怪的,下意识的去回避她。

    “那就怪了,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有事没事的总喜欢打听你的事情。”赵颜妍皱眉道。

    “是吗?”我心里想,这小丫头该不会是什么商业间谍吧?我也记起那次在文化公园,她曾多次向我打听关于曙光输入法的事情。

    “算了,别去管她了。和我说说,你和陈薇儿怎么样了?”赵颜妍柳眉一挑,笑嘻嘻的对我说道。

    我的天啊!她怎么关心起这个事情来了?

    “没怎么样啊,这几天都没看见她。”我说。

    “我还以为你把她救了以后她像夏婧那样对你死缠不放呢。”赵颜妍讽刺道。

    “……”我忍了。赵颜妍偶尔吃吃小醋就任由她去吧。

    “好了,好了,看把你吓得,人家就是想帮你参谋参谋,怎么才能泡到陈薇儿。”赵颜妍又恢复了刚才笑嘻嘻的表情,像个大娃娃。

    再次我的天啊!我无话可说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女朋友多了对你有好处?”我奇怪的问道。

    “是啊,反正真正的妻子只有我一个,她们都得当小的。到时候你没时间陪我,还有那么多人可以陪我玩,多好啊!”赵颜妍说道。

    我晕啊,她想当皇后啊这是。

    “赵颜妍,门口有人找!”我正和赵颜妍聊天呢,我们班离门口最近的那个同学喊道。

    “我先出去一下。”赵颜妍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也没在意。许箬芸几乎每天都来找她……

    “赵颜妍,收到我送的花了吗?”于文瑞作出了一个自认为得意的微笑。

    “让我扔了。”赵颜妍冷冷的说道。

    “你骗我,我看见它插在你们班级窗台的花瓶里了!”于文瑞耸了耸肩,潇洒地说道。

    “有区别吗?”赵颜妍说道。

    “当然了,这就证明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颜妍,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于文瑞很绅士的说道。

    “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很爱她。”赵颜妍不屑一顾的说道。那天听了我和郭庆的一番话,她就对这个于文瑞印象极差,现在能站在这里陪他说话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不就是那个叫刘磊的小子吗?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不就学习好点么,书呆子一个!”看来于文瑞事先做足了功夫。

    “不许你侮辱他,他在我眼中是最优秀的。”赵颜妍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哼!优秀?他以为成天和郭庆在一起就牛逼了吗?我告诉你,鸡眼了我连郭庆也不惯菜!”于文瑞显然是弄错了,以为我是靠郭庆才牛逼的人。

    “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赵颜妍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就回了教室。

    留下于文瑞在后面大叫道:“赵颜妍,你再考虑一下,我哥可是桃花巷子的老大!”

    妈的,于文瑞在心里骂道。小白脸有什么好的,老子先废了他,看你从不从。

    “谁找你?”我见赵颜妍脸色很差的回了教室,关心的问道。

    “于文瑞,他说喜欢我,还说了你一大堆的坏话。”赵颜妍说道。

    “随他去吧。我估计这人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我遗憾的说道。如果这个于文瑞能消停一些,没准我还能放他一马,但是他既然冒出来了,我也不能再留着他了。

    “哦,你别为了我和他们打架了,我怕你有事儿。”赵颜妍点了点头对我说道。

    笑话,枪林弹雨我都过来了,我还会怕他一个小混混?这人都不用我出马,前世就是郭庆解决掉的,这一世也让郭庆去解决吧。

    想到郭庆,我看了看前面空空的座位。这小子今天又没来上学,估计又出去混了。

    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于文瑞竟然会这么沉不住气。

    中午,我和赵颜妍刚走出教室,于文瑞就领着几个人围了上来。

    “请问,你们有事儿么?”我故意傻里傻气的问道。不是说我是书呆子么,我就索性装一把书呆子。

    “哈哈!”于文瑞嚣张的笑道:“小子,你要是怕挨揍就赶紧滚,现在还来得及!”

    “挨揍?老师说过在学校里打人是不对的!”我挠挠头皮一副乖宝宝的模样解释道。对于这种小脚色来说我弄死他简直太容易了,还不如慢慢的玩死他。

    “哈哈哈哈!”于文瑞那群人一起狂笑了起来。

    “妈的,他竟然告诉我在学校打人是不对的!挖哈哈哈哈!真他笑死人了!”于文瑞身后的一个人说道。

    “这有什么好笑,而且警察叔叔也说过,聚众斗殴也是违法的!”我继续说道。

    “操,你小子智商是不是有点问题啊!”于文瑞不耐烦道:“你他妈再逼逼嗤嗤的老子把你牙给硝掉!”

    “我智商比你高多了,我是学年第一名,你是吗?”我反问道。

    “草,妈的你找死吧!”说着于文瑞就要上来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