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虑了半天,还是打车带他们来到了皇朝海鲜城。海鲜这个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先不说大排档里做得卫不卫生,如果用料稍微不新鲜一点,就有可能造成跑肚拉稀甚至食物中毒。而皇朝海鲜之所以贵,档次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那里的海鲜都是当天早上空运过来的,绝对不隔夜。当天晚上如果有剩余直接就处理给一些小商小贩。

    “不是吧,咱们真去皇朝吃海鲜?你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噢!”小灯泡看着“皇朝海鲜城”巨大的招牌,兴奋得说道。

    “你到底吃不吃!哪儿那么多废话啊!”我瞪了小灯泡一眼说道。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一点都不知道谦让!”小灯泡不悦的说道。

    “我是不是男人你可以问问你的颜妍姐。”我坏笑着说道。

    “瞎说什么!没个正经。”赵颜妍当然能听懂我的意思,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螃蟹夹子一样的小手在我腰上狠狠的扭了一下。

    “哎呀!”我吃痛的叫出声来。

    “颜妍姐,你们俩说什么呢?”小灯泡疑惑的问道。没想到这丫头还挺纯洁,对我的话中有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什么,别听她胡扯,咱们快进去吧。”赵颜妍说道。

    “先生几位?”我们几个一进去,迎宾小姐就迎了上来。

    “先生就一位……”我说。

    “啊……?”迎宾小姐奇怪的说道。

    “不过还有两位小姐。”我继续说道。

    “扑哧……”旁边的几个服务员一起笑出声来。但是一个领班模样的人咳嗽了一下,这些人立马忍住了笑意。

    “三位是吗?坐大厅可以吗?”迎宾小姐笑吟吟的看着我说。

    “有包间吗?”我看了一眼大厅,虽然气氛还可以,但是有点吵。

    “对不起,包间都满了。”迎宾小姐抱歉的说道。

    “那就大厅吧。”我心想,既然没有包间了,你还问我们大厅可不可以有什么用?还有别的选择吗我?

    “好,三位者便请。”迎宾小姐说着就走在了前面,来到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环境还算不错,视线也挺好的。

    “现在点餐吗?”迎宾小姐走后,马上就有一个服务员拿着菜单递了上来。

    我点了点头指着小灯泡说道:“菜单给她吧。”

    小灯泡也没客气,接过菜单就翻了起来。不过皇朝的菜价本来就贵的吓人,小灯泡边翻边皱眉,最后只点了几道相对便宜的海鲜。

    “海水煮蟹、盐锔海螺、辣炒蚬子,还要其他的吗?”服务员重复了一遍菜单随后问道。

    “你们这有什么特色吗?”我看小灯泡点的都是便宜菜,想再要点好的。

    “我们店的特色有一品龙虾、深海鲨鱼背、葱烧……”

    “就来一只一品龙虾吧。”我直接打断了她说道。这个一品龙虾前世徐中邦来新江市到我家做客的时候我请他来这里吃过,味道相当鲜美,一只龙虾就有两三斤重。不过价格好像也不便宜,那一次花了我将尽十万块钱。

    “好的,先生。”服务员记录完毕后就离开了。

    “刘磊,你刚才亏了没要包间,你知道吗?我刚才看到菜单上写包间的最低消费是一万元!”小灯泡吐了吐舌头说道:“还不感谢我?”

    “呵呵,你自己看看那道一品龙虾多少钱吧!”我指着边上的那本菜单说道。

    “多少钱啊!你那么小气还能点多贵的!”小灯泡拿起菜单翻开,眼睛差点没掉下来,惊呼道:“什么!九……九千八?一个零两个零……这菜单是不是印错了啊?”

    “没错!咱们点的那个龙虾一只就有半米长,据说在海边捞上来就可以卖好几千!”我给小灯泡扫盲。

    “啊!刘磊,你到底有多少钱啊!”小灯泡惊讶的说道。

    赵颜妍听后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怎么,箬芸妹妹,是不是后悔了没狠宰他一顿啊!”赵军生没认识我之前就是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了,这种场合赵颜妍也没少经历,况且我现在很有钱她是知道的。

    “嗯,我决定了,明天中午还跟你们蹭饭吃。颜妍姐,你不会嫌我烦吧?”小灯泡露出一副极乖的表情。

    不过在我看来,这个表情简直就是魔鬼。不要答应她啊,颜妍!千万不要啊,我在心中祈祷着。

    “好啊!我们高兴还来不急呢。”赵颜妍拍着小灯泡的头说道。

    我心里一惊,差点没坐桌子底下去。明天还来?你还真拿自己当灯泡使了啊!

    辣炒蚬子和海水煮蟹很快就上来了,盐锔海螺也跟着端了上来,只是我要的那个一品龙虾做起来比较麻烦,需要把虾壳完整的剖开,取出里面的肉来。

    两个小丫头用湿巾擦过手,就开吃起来。没想到大家闺秀出身的赵颜妍吃起螃蟹来,样子也很不雅观,卷起小袖子,吃得不亦乐乎。

    “看什么,没见过呀。”赵颜妍见我不吃,只是傻盯着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想到你吃相也这么野蛮……”我笑道。

    “我哪有,这不是和你在一起吗!要是在家里吃饭,规矩可多了!每次吃这些东西我都吃不饱。”赵颜妍抱怨的说道。

    “呵呵,其实你这个样子挺可爱的。”我也抓起了一只螃蟹,跟她们一样大啃了起来。

    我们正吃着呢,远处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径直走到我们桌前。

    “许箬芸,你也在这里?”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我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人长得还算潇洒,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但是身上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狂傲。他身边那个和他一起过来的人相貌就有点幽默了,头壳竟然尖尖的,上面还有个棱,感觉就像是一个大生殖器。最可笑的是,此人还有些驼背,如果加上他那个**脑袋,整个就是一个大海龟。

    “李博亮?你怎么也在这里?”许箬芸抬起头,对那个长得比较潇洒的男人说道。

    “呵呵,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陪他来吃饭。”李博亮指着海龟说道:“箬芸,他可是个计算机的天才级人物啊!刚从日本留学回来,现在已经是日籍华人了!”

    鸟的,我一听到日籍华人者四个字心里就堵得慌,好好的炎黄子孙不当,非加入一个岛国的国籍!

    “日籍华人?”许箬芸也有些微词的重复道。

    “呵呵,也就是我们口中所称的海归派!”李博亮丝毫没有察觉出许箬芸于其中的不快,继续说道。

    “噗嗤……!”我刚喝了一口茶水,全叫我给喷到地了,海龟派?这小子长得还真***像个海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