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儿,给我装一碗麻辣烫。”我递给陈薇儿两块钱。

    陈薇儿笑了一下摆了摆手,把钱又还给了我,说道:“不放香菜,就要蘑菇、大头菜、豆腐皮,再来点面筋对吧?”

    “嗯,你怎么记这么清楚?”我奇怪的问道。

    陈薇儿脸一红,忙岔开话题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想你了就来了呗。”我说。

    陈薇儿听后身体猛然一颤,低下头去不敢看我,小声说道:“你……答应过我不喜欢我的。”

    “我也没说喜欢你啊,我就说想你了。”我装傻道。

    “那……那也不行。”陈薇儿摇了摇头说道。“哎呀,就你一打岔,麻辣烫都煮大劲了!”陈薇儿赶紧把锅中的小框拎了出来,可是发现里面的菜都已经煮脱水了。

    “我再给你弄一碗吧。”陈薇儿皱着眉头说道。

    “不用了,将就吃吧,扔掉了多浪费啊!”我从陈薇儿手里抢过小筐,倒在碗里,在上面浇了些调料。

    “杨开远他们家没再找你的麻烦吧?”陈薇儿担心的说道。

    “没有,估计能平静一阵子。”我边吃边说。不过这种煮烂了的麻辣烫倒是还很好吃。

    薇儿点了下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陈薇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可以肯定她心里有我,但是却总是和我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而且还自欺欺人的让我承认不喜欢她,难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人比较多,改天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它问个清楚。

    ……

    期末考试终于如期得到来了。前世的我总是盼着假期快点到来,但却又希望期末考试推迟一些。现在想来似乎很矛盾,但是人往往总会在矛盾中逐渐长大。

    我做着千篇一律的试卷,数理化直接代入公式,语文英语闭着眼睛都能答对。

    “这位同学,你怎么在考上上睡觉呢?这才开考了10分钟,就算你什么都不会也要装装样子啊!再说了,别的题你不会,选择题你蒙也能蒙对几道啊?”我趴在桌子上刚要睡觉,耳边就传来了监考老师震耳欲聋的吼叫。

    “该蒙的都蒙上了。”我头也不抬的说道。

    “什么叫该蒙的都蒙上了?那其它的呢?填空题你不能一道也不会吧?就算你不会你……”监考老师一生气,差点把“就算你不会你抄也能抄上几道的话说出来”。

    “没有可以蒙的了,要不你帮我找找?”我起身将卷子递给了监考老师,趴下继续睡觉。

    “我帮你找?哼!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我可告诉你,你既然把卷子递给了我,我就算你交卷了!”监考老师见我竟然继续睡觉,气得大叫道。

    “随便。”我说。说实在的,我都要困死了。昨天放学赵颜妍告诉我她家里没人,我就知道小丫头又想了,结果一夜都被这个发情的小狮子缠着,直到天亮才睡着。没想到,早上来学校的时候,赵颜妍竟然还精神饱满,我却已经哈欠连天了。我就不明白,赵叔为什么总选在学校考试的前一天出门,这不是玩我呢吗。

    监考老师一看之下大为吃惊,这张数学试卷上已经被写的满满登登,连最后一道附加题也被解了出来。再一看这个学生的姓名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人就是被谣传成天不是缺课就是睡觉,却能考到年级第一的刘磊。

    监考老师态度立刻大变,轻声对我说道:“快把外衣披上,别着凉了。”学校还得指着这个学生出成绩呢,没准以后的高考状元就是他,可不能因为自己把他给得罪了。这种学生到哪里都是抢手货,万一人家一不高兴转学到了竞争对手x大附中那里,自己这个罪可就大了。

    应了一声也不以为意。这种事情我前世的时候见多了,老师总是对学习好的学生照顾有加。

    期末考试的成绩也如我所料,数理化全是满分,语文98,这个成绩我已经很满意了。倒是英语被意外的扣掉了3分。叶潇潇把卷子发给我的时候,非常抱歉的对我说道,由于批卷子的老师不认识我作文上的一个单词,所以才被扣了分。我当时就极其的郁闷,你不认识就扣我分?但是叶潇潇说卷子拿到她手里以后,成绩已经排完了,没办法更改。

    算了,我也不计较了,即使这样我仍然是学年第一,赵颜妍仍然稳居第二,但是却比以前进步了许多,这次只和我相差20几分。

    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一提到开家长会,我爸我妈立刻就争了起来,原来两人都不愿意做的一件事儿现在变得争先恐后。

    最后我爸以次次都是他去,比较容易和老师沟通的理由领先,获得了这次的机会。

    ……

    “老大,学校组织了一个冬令营,你听说了吗?”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在领取成绩单时见到了郭庆。

    “什么?冬令营?谁说的啊?”我莫名其妙的问道。我前世的时候怎么没听说有这个冬令营?

    “通知都贴出来了,就在宣传板上!”郭庆说道。

    “哦,我说刚才怎么那么多人围在那边,冬令营去哪啊?”我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的说道。

    “去西星山滑雪!”郭庆说道:“据说那里风景可美了!滑雪场是今年新建成的!”

    “滑雪?”这个主意到不错,前世的我就是大学滑雪社团的业余爱好者,还参加过几个比赛,虽然不能说滑得出神入化,但也能算得上随心所欲了。后来工作以后去滑雪的机会就少了,有时候一年才能去一次。当上总裁以后,就干脆再没碰过滑雪板。此时被郭庆一提起,我立刻开始动心了。

    “怎么参加?你去吗?”我立刻问道。

    “唉!我倒是想去,可是人家不让我去啊!”郭庆叹气道。

    “不让你去?难道参加这个冬令营还有什么要求不成?”我奇怪的问道。

    “可不是吗!这是学校为了鼓励学习好的学生组织的一次活动,每个学年的前十名学生才可参加这次冬令营,而且完全是免费的!老大,你和大嫂这回可以公费旅游了!”郭庆一脸羡慕的说道。

    我说我前世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这次活动,那年高一的期末考试我考了全学年的倒数第八,这种活动跟我半点关系都靠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