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你羽绒服里面穿的什么不就知道了!”赵颜妍盯着陈薇儿的胸口说道。

    “……”陈薇儿大羞,今天早上鬼使神差的就把这套衣服找了出来,穿在了里面。是想穿给那个人看吗?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赵颜妍一笑说道:“那天我和刘磊逛街,我也看中了这套衣服。”

    店老板拿出三副滑雪板,递给了我们。陈薇儿红着脸也拿起了一副。

    “薇儿,你竟然接受了他给你买的滑雪板!”李少杰惊叫道。

    “薇儿是我们的好朋友,怎么就不能给她买了?倒是你,一口一个薇儿的,和你有关系吗?”赵颜妍抢白道。

    “哼!薇儿,就算他们是你的好朋友,你也得为你的生命安全着想啊!买个六百多块的滑雪板,那简直是和生命开玩笑!你看我这滑雪板,杠杠结实!再看他给你买那个,飘轻的,跟个纸片子似的。”李少杰说道。

    我心中冷笑,一会儿滑起雪来出生命危险的指不定是谁呢。就你那破铝合金片子,不摔死你才怪!不过我也不想说破,这种傻x摔死一个少一个。没想到我还没说话,李少杰就先把矛头指向了我:“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没钱的话就别在这儿穷装!买东西送给女孩子,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680一幅!三副还赶不上我这一副值钱,你想自杀也别连累薇儿啊!”

    “你要是觉得不爽的话就掏钱再买一副送给薇儿,我没意见!但是请你不要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家伙了,就这智商还能考学年前十名,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丫的是不是头脑有问题啊!

    李少杰闷哼一声,不再说话。我还挺纳闷的,这小子怎么不和我抬杠了呢?要是我知道他没钱了,我非得把他给挤兑成无地自容。

    我掏出银行卡递给了店老板。我是下个世纪回来的人,出门也保留了前世的习惯,走到哪儿都是拿着几张银行卡,几乎不带现金。

    “这个,我们这里刷不了卡!”店老板看着我手上的银行卡为难的说道。他好不容易才卖出去三副积压货,要是我没有现金,这笔生意可就做不成了。

    赵颜妍知道我的这个习惯,什么也没说,从衣兜里掏出小钱包,数了两千块钱递给了店老板,说道:“三副就两千块吧。”

    店老板接过现金,哪还敢说不行,能卖出去就不错了,赚不赚钱都无所谓。

    李少杰很是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意思是就会吃软饭的家伙,我当然不能留着他了,狠狠的回瞪了他一眼。这种口袋里踹一沓子钱的暴发户也不怕被人抢了。

    我又挑了三副滑雪镜、滑雪鞋以及护腕、护膝等物品,当然要的都是价格便宜但质量很好的产品。李少杰也装腔作势的学着我的样子买了这些东西,只不过又买了些自以为是高档货的次品。

    其他人也都在韩冰峰的安排下租用了滑雪用具,我看了一下,质量也都不错。和大鱼人牌有得一拼。

    要到山顶的滑雪场需要坐缆车才能上去,一个缆车只能坐两个人,不知道赵颜妍是不是故意的,把我和陈薇儿推在了一个车里,并且还别有深意冲我眨了眨眼睛。

    缆车缓缓地沿着索道向山顶滑行,我们脚下是几百米的高空。虽然缆车是全封闭的,但是陈薇儿还是情不自禁的把身子靠向了我,小手紧紧地握住车上的扶手,紧张的一动不敢动,生怕掉了下去。

    “薇儿……”我说。

    薇儿紧张的答道,额头上渗出了微小的汗珠。

    “你有恐高症吗?”我看着薇儿瑟瑟发抖的身子问道。

    薇儿再次小声应道。

    我把我的大手放在了薇儿的手上,轻轻地握住。另一只手臂顺势把薇儿揽在了怀里。

    “别……”陈薇儿刚想推开我,刚开口说了一个字,缆车恰巧在索道的接合处震动了一下。吓得陈薇儿连忙抓紧了我的手,再也不敢乱动,任由我抱着她。

    在缆车上可以看到西星山的全景,整座山都被白色所覆盖着,由于山坡平整,树木稀少,是个天然的滑雪佳地。我想让陈薇儿也一起看看这美丽的景观,可是陈薇儿一直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到地方了。”我拍了拍陈薇儿的后背说道。这时候,缆车已经滑向了山顶。

    陈薇儿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被暧昧的抱着。“啊!”陈薇儿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快速的从我怀里挣脱出来。

    我刚才只是害怕,所以才躲在了他的怀里。薇儿在心中安慰道。

    赵颜妍他们的缆车紧跟着我们来到山顶。小丫头笑嘻嘻的从车上跳下来,来到我的面前,促狭的看着我和红着脸的陈薇儿:“薇儿姐姐,这个大坏蛋煤欺负你吧?”

    “没……没有!”陈薇儿现在对赵颜妍每一次开口都会心惊肉跳,冬令营还没开始,自己就被吓了两次,这是第三次。赵颜妍好像对自己的心理活动了如指掌,如果她真的站出来指责自己不应该勾引人家男朋友之类,或许心里还能好受些。最怕的就是现在这样,赵颜妍心里明明清楚得很,却不但把刘磊推向自己,而且似乎还对自己喜欢刘磊表示赞同。

    “颜妍,别开玩笑了。你那儿有口香糖吗?薇儿有恐高症,现在还没缓过来呢。”我看了看陈薇儿,发现她的脸色依然苍白。

    赵颜妍从包里掏出一绿箭口香糖,拆开后分别递给我与陈薇儿,然后自己也取出一块塞在嘴里。口香糖这东西在95年的时候非常流行,年轻人都把它当成一种时尚,红极一时的大大泡泡糖退出了它的历史舞台。

    由于天冷,薄荷味道的口香糖放在嘴里有种凉飕飕的感觉,不过陈薇儿似乎很受用,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不少,脸色虽然苍白,但红润了不少。

    雪山的风,吹散了薇儿的头发,零乱的飘在空中,像一只雪的精灵。一时间,我不禁看的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