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就失去了平衡,但是却还保持着一刻清醒,我赶紧把清当杖点在了地上来维持平衡,但是陈薇儿却没有我那么镇定,身子立刻斜了过去……

    “滚你妈的,我就不信你不死!”

    我正拼命的拉着薇儿,身后猛的又遭到了一记重脚,顿时我就栽倒了下去,和陈薇儿一起斜着滑下了山坡,直奔着悬崖滚去……

    由于我和陈薇儿两个人受力不均匀,陈薇儿还是先跌下去的,我们竟然斜向了陈薇儿一侧滑了下去!而那边正是西星山的陡峭之处,再有几十米就是悬崖了!而我和陈薇儿依然不能停止的向下滚去!

    这时候如果我要是挣脱陈薇儿的手,那我就有可能改变我滑落的方向,但是我却并没有那么做。我可不能抛下陈薇儿一个人活命!眼看离悬崖的边缘越来越近,我那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我和陈薇儿今天真要跌死在这里了?”

    哼,我闭上了双眼!我还就不信了,我那个阎王老哥真能让我这么容易就死了?

    不过瞬间我就感觉了身体周围没有了其他的阻力,变成了呼呼的风声,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疼无比,四肢都没了感觉。我甚至无法使用我的双手。难道……难道我失去了四肢?

    我下意识的一个激灵张开了眼睛。还好,我有胳膊还好好的长在我的身体上。陈薇儿此刻正压在我的身体上,导致了我的四肢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供血不全,才有些麻木。

    我这是在哪儿?我俩已经死了吗?不过我立刻又否定了我的这个念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知道地狱的样子,这里显然不是。那也就是说。我们还活着。

    当我恢复思想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后悔万分,刚才那么危急的时刻,我竟然忘记了我的异能,如果刚才使用了异能,我和陈薇儿肯定不会掉下山崖。

    不过后悔也没有用,当务之急是赶紧弄清楚我在什么地方。我转头向身边望去,立刻被吓了一跳!我身旁竟然是悬崖峭壁!而我此刻正和陈薇儿压在一个从悬崖侧面生长出来的参天大树的树干上!身下是几百米的山崖!

    我说我怎么没死,原来是挂到树上了!不然纵使我和阎王是结拜兄弟,也难逃一死。

    我不禁惊出一身的冷汗!这个李少杰也够狠的,一旦我和陈薇儿真摔死了。他这可是故意杀人啊!

    “薇儿——”我用刚刚缓过来还有些僵硬的手拍了拍身上的陈薇儿,用干涩的声音叫道。

    薇儿没有回答。我继续叫了几声,仍然没有任何答复。难道薇儿她死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在我心头。

    不可能!薇儿是摔在我身上的,要死也应该是我死,薇儿肯定是昏迷了!想到这里,我立刻放下心来,想转头看看薇儿的脸庞,但是薇儿是仰面摔下来的。我这个位置,根本不能够看到薇儿的脸庞。

    我伸手放在了薇儿的胸前,鼓鼓的胸脯上。但我发誓我绝对不是在耍流氓,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薇儿的心跳。我承认我试探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可我绝对是认真的!还好,陈薇儿的心跳正常,可能是吓昏了过去。

    眼前的形势绝对很危险。风一吹过,我就可以感觉到我身下树枝的颤抖和吱吱声。我不敢保证这树枝能一直坚持下去而不折断!

    我平静了一下我的内心,四周环视了一圈。这棵大树是从峭壁的一处岩石上长出来的,而那个岩石附近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平台!

    我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冷风吹僵,如果能到那个平台上去,倒是个不错的避风港!如果一直这样在树杈上待着。就算树杈不折断,我们迟早也会被冻死。

    想到这里,我又摇动了几下陈薇儿的身体:“薇儿,快醒醒!不然我们就要被冻死了!”

    这一次可能我的动作幅度比较大,声音又很激动。陈薇儿竟然有了反应!

    “刘磊……是你吗?”陈薇儿虚弱的说道。

    “是我,薇儿,我们摔下悬崖了!”我说道。

    “我们都死了吗?这是哪里?地狱吗?”陈薇儿飘缈的声音说道。

    “我们没有死!只是被挂在了树杈上!薇儿你还好吗?还能动吗?我们现在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棵大树!”薇儿一动,我又听到我身下的树杈嘎吱声。

    “啊……对不起。”薇儿这时候也发现了她正压在我的身上:“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不过薇儿,有一句话我还是不得不对你说!”我严肃着说道。

    “什么事儿?”薇儿被我吓了一跳。

    “你该减肥了!”我坏笑着说道。

    “讨厌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薇儿娇嗔着就要转过身来打我。

    我身下的树枝马上又抗议了起来,吓得薇儿立刻停止了动作,小脸煞白的盯着我。腿正好翻过来压在我的身子上,姿势异常的暧昧,就像通常的女上男下一样!不过陈薇儿却不敢乱动,就这么暧昧的骑在我的身上。而且小腹部正好顶在了我的下面!

    我的小兄弟被这么一刺激,立刻坚挺了起来!不要说什么身临险境还想这些事情之类的,我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陈薇儿也感觉到了我的这个反应,十八岁的小姑娘哪能不懂!苍白的小脸瞬间爬上了几朵红霞。最要命的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能动!

    “对不起……”我抱歉的说道。

    “……”陈薇儿无奈的摇了摇头,满脸羞意,却又无可奈何。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我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原来僵麻的感觉一扫而空!看着陈薇儿红扑扑的小脸,我想她此刻也是这种感觉吧!我的下面正狠狠的顶在她的小腹上,这样还没有反应,那我就该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了。

    “还冷吗?”我笑着问道。

    “……”薇儿还是不说话,但是摇了摇头。

    “你现在试着动一下,看看咱俩能不能换个位置!我想办法从树上爬下去,不然一会儿子树断了那咱俩就掉下去了!”我说道。

    “嗯……”陈薇儿点了点头,开始在我身上缓缓的向边上移动,无巧不巧的是,她的小腹竟然紧贴在我那里滑来滑去!

    一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我的脑海里竟然冒出来一个无比荒唐的想法,那就是如果能在这树杈子上**将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儿啊!不过这只是一刹那的想法,我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么做的后果无疑是找死!

    我赶紧收了收心,下面的坚挺逐渐软了下来。

    陈薇儿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红着脸对我笑了笑,小心的滑到我的身旁,我终于可以舒展开我的身体了!

    我先坐起了身来,把脚下的滑雪板解下扔掉,白瞎了这600多块钱买来的东西。不过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什么都不如活命要紧。我又帮陈薇儿解下。扔在了悬崖下面。

    做完这一切,我小心的抓住身边的树权,一点点儿的向下移动,好在前世里我玩过攀岩,这时候爬起书树来到也得心应手。

    我终于顺着树干安全的爬了下来。一脚踩在岩石上!平安的感觉真好啊,虽然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是活着的感觉还真是好!

    我向陈薇儿招了招手,叫道:“薇儿,你也下来吧!”

    “我……我害怕!”陈薇儿抱着树干颤抖的说道:“你……你下去以后我就感觉好害怕,我……我不能掉下去吧?”

    “自然不能,你抓紧点儿,慢慢的往我这里移动,小心点儿就没关系!”我安慰道。

    陈薇儿听了我的话。小心的动了一下,但是立刻又停住了,满是哭腔的声音对我说道:“刘磊……我害怕!我不敢动了!”

    哎!我叹了口气,没办法,我只好说道:“薇儿,你别动,等着我过去!”

    我把身上多余的护腕护膝全部拆掉,再次爬上了那颗大树的枝干。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我很容易的就攀了上去。

    “薇儿,把手给我!”我对陈薇儿说道,一只手向前伸去。

    陈薇儿小心的把手递了过来,与我牢牢的拉在了一起。我很小心的一步一步向后面挪去,陈薇儿也跟着我的节奏慢慢的移动。

    我很小心,尽量的把身体展平,生怕这棵树经不起我们的重量而折断。虽然我动作已经够缓慢了,但是整条树枝却在我和薇儿的压力之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上下晃动不断。

    在我的一只脚马上就要蹋回岩石时,只听见咔嚓一声,整条树枝连根折断。我和陈薇儿一下子就顺着树枝栽了下去。

    “啊!”陈薇儿尖叫着死命的拉住我的手……

    我俩的身体随着折断的树枝垂到了悬崖的下面,还好,这条树枝并没有完全的折断,根部还有一些纤维和树皮连接在一起,虽然暂时还断不了,但是肯定也离断掉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