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艰难的用右手拉住树枝,左手拉住陈薇儿,挂在半空。

    我试了一下,一只手根本用不上力,更何况还拉着陈薇儿。

    “薇儿,你能抱住我吗?我一个手用不上力!”我对陈薇儿说道。

    “刘磊,你松开我吧,别管我了!你这样咱俩都上不去!”陈薇儿这时候也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也镇定了不少。

    “不行,我怎么能让下你呢?”本来我想让陈薇儿抱住我,但是现在看来,我还真不能松手了,天知道我一松手这丫头会不会跳下去。

    “刘磊,你别管我了,你要是死了,颜妍妹妹会伤心的!”陈薇儿幽怨的对我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能扔下你不管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带有丝毫商量的语气。

    “可是……”陈薇儿皱眉道。

    “薇儿,你现在两只手慢慢抱紧我。如果你松手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就会跟你一起跳下去!”我坚决的命令道。

    “哎……”陈薇儿叹了口气,慢慢的先把一个手挪到我的腰上,抓紧,然后缓缓的松开了我的手。终于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抱在了我的腰上。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薇儿,你抱紧了,我现在要往上爬了。”

    “嗯,你小心点儿。”陈薇儿小声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把我给扔了……”

    “因为,我不允许我爱的人离开我!”生死离别之即,我也顾不得许多,深情的发自肺腑的说道。

    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陈薇儿的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下,双手抱得我更紧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向上爬去。两米……一米,我马上就要攀到了树枝断裂的边缘!我欣喜的加快了动作。可是意外却发生了,没想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树枝就在我眼前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完全断裂开来,喀嚓一声,伴随着树枝上无数的特积雪,我和陈薇儿的身体迅速向下沉去。

    我无奈的松开了双手,握住了陈薇儿紧抱在我腰间的小手。下一刻,也许我就会再次和我的阎王老哥见面了!

    我只觉得我和陈薇儿飞速的向下跌去,断裂的那根树枝因为重力加速度的缘故,下落的速度要缓慢于我和陈薇儿。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它在我头顶上盘旋。

    瞬间,我的脑海里无比的清醒,心中的害怕感觉一扫而空。死亡离我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接近!但是结果我已经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再次和我的阎王老哥见面,不知道他看见我的时候会做何感想?

    “刘磊,我爱你!”陈薇儿忽然大地怕的说道:“我爱你!”

    陈薇儿笑着,泪水洒在空中,化作晶莹的冰珠,在空中飞舞。临死之前,终于说出了内心深处那份埋藏已久的感情,面对死亡,不再有任何的隐瞒,也不再有任何的遗憾。和爱人死在一起,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薇儿,我们一定不会死!”刹那,我感觉到了陈薇儿的那份炙热的感情,在我的内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妈的,连重生这么幸运的事儿都能发生在我的头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嗝屁了呢?

    陈薇儿。没有回答我,只是紧紧的抱住我。我也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

    一百米,五十米,地面已经清晰可见,我和薇儿依然保持着超快的下降速度。不带有任何的希望,落地以后,我和薇儿必死无疑。

    “微儿,如果有地府的话你会嫁给我吗?”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我对陈薇儿说道。

    “嗯……我会的。”陈薇儿也知道,我们马上就要死了。不过她不知道。我们死了以后会一起被带到地狱。虽然要做很长时间的孤魂野鬼,不过有阎王老哥照着我。我在地狱那就是皇亲国戚,当个牛逼的鬼也不错,而且还有薇儿的陪伴。

    “啪”的一声,陈薇儿先落在了地上,跟着是我。当我闭上眼睛安危的迎接死亡时,周身传来了刺骨的寒冷!

    我打了一个哆嗦,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原来我们并没有死,我们脚下的并不是陆地,而是一个水。我们看到的陆地其实是水上的一层薄冰。

    因为冲力的关系,我和薇儿迅速的落入了水底,湖水寒冰刺骨,水流湍急。

    薇儿因为呛水而憋得满脸通红。但是我却及时的秉住了呼吸,湖水虽冷,但是前世的我却有过冬冰的经验,此刻倒并不觉得怎样,舒缓了一下,倒也适应了不少。我紧抱住薇儿,猛得向湖面窜去,可是在我的头顶上,却不再是我们刚才掉下来的地方,而是厚厚的冰层!那个冰窟窿早就不见了踪影。

    原来,湖水已经把我们冲向了其他的地方。幸好我掉进湖里之前深吸了一口气,不然也要向薇儿一样了。我强忍着冰冷的湖水带给我的周身麻木,抱紧了陈薇儿,任由河流的方向把我们向前冲去。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这湖只要有流动,那就肯定是活水,只要是活水,那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出口!

    但是渐渐的,长时间的缺氧让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漆黑一片,陈薇儿依然被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虽然我的下半身仍然泡在寒冷的水里,但是我的上半身却暴露在了空气中,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们有救了!

    我的眼睛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黑暗,我发现我们正处在一座类似山洞中的地方,而在山洞的最里面,有一片水洼,而我正坐在这个水洼里。很显然,这个山洞和西星山下面的那条河是相通的。

    我把薇儿从水里拖了出来,倒控在一块石头上,不停的拍打她的背部。陈薇儿“哇”的一下将腹中的脏水全部吐了出来。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在没有呛进泥沙之类的杂物,不然就要送医院了。

    过了一会儿,等陈薇儿不再咳嗽,我把她抱在怀里。我试探了一下,薇儿恢复了呼吸。又过了一会儿,陈薇儿的身体动了一下。

    “薇儿,你怎么样了?”我焦急的问道。

    “我……刘磊,你是刘磊吗?”陈薇儿听到我的声音,立刻激动的问道。

    “我是,薇儿。你觉得怎么样?”我拍了拍陈薇儿背部,让她放心。

    “刘磊,我们在哪儿?为什么一片漆黑?这……这是地狱吗?”陈薇儿惊慌得说道。

    我忽然玩心大起,想逗逗薇儿,于是故作严肃的说道:“是的,薇儿,我们已经死了!我们是阳寿未尽,属于意外身亡,所以暂时还不能去投胎,刚才阎王爷已经把我们发配到了地狱的边境,我们将要在这里度过五十年,才能回去转世投胎!”

    “哦!”出乎我意料的是,陈薇儿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过激的情绪,语气中似乎还有些窃喜的说道:“原来,真的有阴曹地府这一说啊!”

    “薇儿,我们都变成了鬼,你不害怕吗?”我继续吓唬道。

    “不怕,你在我身边我有什么可怕的。再说……再说人家都答应死后要嫁给你的,你该不会是不认帐了吧?”陈薇儿向我身边靠了靠。乖巧的说道。

    我这才想起来,我俩“临死”之前,我曾向薇儿求过婚。而且薇儿也答应我了。现在我骗说陈薇儿我们已经死了,这丫头自然而然的就会认为我们现在是在地狱里。

    “怎么会呢?薇儿,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我高兴的抱住了陈薇儿,没想到一场生死离别让我和薇儿之间再没有了障碍,彼此完全的敞开了心扉。

    “老公。我有点儿冷。”陈薇儿悠悠的对我说道。

    没想到陈薇儿竟然叫我老公!哈哈,阎王老哥啊,你真是太照顾老弟我了,这一场生死离别安排的好啊!

    不过被陈薇儿这么一说,我才感觉到浑身的冰冷,虽然这个山洞的温度要明显的高于其他地方,便是穿着一件被水浸透的滑雪服确实不是件舒服的事儿。

    “我们向前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我指着前面略有光亮的地方说道。

    “出口?找出口干嘛啊?”陈薇儿奇怪的说道。

    “当然是看看能不能得救了。难道真在这个鬼地方呆上一辈子啊!我的好老婆!”我把陈薇儿从身上抱起来说道。

    “得救?我们不是死了吗?”陈薇儿瞪大了眼睛疑惑的说道。

    “呵呵,我是骗你的,你老公我这么命大,怎么可能死呢?是不是,亲爱的老婆!”我笑着说道。

    “别叫我老婆。”陈薇儿突然冷冷的说道。

    但是黑暗中,我依然可以看见她的眼睑处划过一丝晶莹。“薇儿,你怎么了?”我走过去,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却被她一把推开。

    “别碰我,既然我们都没有死,那我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陈薇儿强作冷言,却又哽咽着说道。

    微弱的光线下,陈薇儿已经泪流满面。

    “薇儿,你怎么了?”我有些惊慌的叫着,伸手轻轻的抚在了薇儿的脸庞,想帮她拂去脸上的泪水。

    陈薇儿没有再做挣扎,只是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泪水却依然流淌不止。

    我想劝薇儿,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我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玩笑会让薇儿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难道薇儿非要死了以后才能对我留露出真情的一面吗?

    “薇儿,我们现在就算没死,但是这和死了有什么分别?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也不知道,就算现在不死,迟早也得被饿死在这里!”我大声的叫道,不管薇儿是否反抗,用力的将她抱在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