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薇默默的抱着她,也没有反抗,只是低着头,慢慢的抽搐着。我不知道薇儿的心中所想,也无法看清薇儿的表情。

    “你说得对,也许……也许我们真的会死在这里。”过了一会儿,怀里的薇儿抬起了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薇儿,那你同意做我的老婆了?”我高兴的说道。看得出来,薇儿已经想通了。

    “嗯,如果我们真的出不去,那我们……我们……”说到这里,薇儿已经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声音小得连在这么安静的山洞里都听不见了。

    “薇儿,你说什么?”我张大了耳朵也没听清薇儿到底和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没听清楚就算了。”陈薇儿羞道:“不过我只是说出不去的前提下,我们现在去找出口吧。”

    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思量着,就算一会儿真找到出口也得想办法隐瞒一下。

    我拉着陈薇儿的手缓缓向山洞另一侧有光的地方走去。山洞里面很黑,但是脚下的路却很平整,走起来倒不是很吃力。

    “那是什么?”薇儿忽然停下脚步,躲在了我的身后,指着前面一团冒着蓝色火光的地方尖叫道:“有鬼……”

    哎,真是女孩子啊!刚才还以为自己都已经变成了鬼,这么一会儿又开始怕鬼了。不过我心里却是一点儿也不害怕,鬼有什么好怕的,老子是阎王的干弟弟,哪个鬼活得不耐烦了敢跑我面前装b,那不是找死吗?

    我顺着陈薇儿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在不远处,有一团冒着蓝光的东西。哈哈,不会是被我拣到什么钻石或者异世珍宝了吧?

    “薇儿,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先过去看看。”我对身后的陈薇儿说道。快步的走到那团蓝光跟着,蹲在地上,仔细一看,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发光的东西原来是个骷髅头!在骷髅头边上还有一堆散架了地白骨。我气得飞起一脚把骷髅头踢飞,心里骂道:t***,还以为拣到宝了呢,没想到这么晦气。

    “那是什么?”陈薇儿见我一脚把那东西给踢没影了,奇怪的问道。

    “哦……那是一堆动物的骨头。”我想了一下,还是不要告诉陈薇儿那是死人的骨头了,免得这丫头听后再一惊一乍的。

    “可是那上面怎么会有蓝光呢?”陈薇儿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蓝光实际上就是磷火,动物的骨骼和磷脂里含有较多的磷。动物死后,躯体腐烂,发生化学反应。磷由磷酸根状态转化为磷化氢。磷化氢是一种气体物质,燃点很低,在常温下与空气接触便会燃烧起来。磷化氢产生之后燃烧发出蓝色的光,其实也就是我们通常看到的鬼火!”我不得已,只好把前世在一个报纸上看到的科学知识拿给陈薇儿讲解。

    “原来是这样!刘磊,你怎么懂得这么多?有时候我和你在一起,我总觉得我是你的妹妹一样,甚至我没有颜妍妹妹那般成熟。”陈薇儿喃喃自语道。

    听到了颜妍这个名字,我的心里猛然一沉。她一定也知道我和薇儿掉下悬崖的消息了吧?这时候她一定很担心吧?这个我一生中最爱的女孩子,在我重生以后终于成为了我的爱人,想到这里,我再也无心考虑骗薇儿逗留在这个山洞里的阴谋了。

    我从滑雪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了我的大哥大,开机。竟然真的可以开机,我一阵欣喜。这砖头质量就是好,用水泡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使用。

    (不要质疑,笔者亲身体验,冬天手机入水后元器件不会立刻氧化。水弄干后还是可以继续使用一段时间的!)

    我等了半天,也不见大哥大的屏幕上出现信号标志。t***,在这山洞里竟然没有信号!模拟网就是不行,想到前世的时候中国移动的gsm连在大海上都有网络覆盖了。

    我无奈的关掉大哥大,放回口袋。一会儿如果真找到了出口再看看有没有信号吧!

    我拉着陈薇儿越过了那一堆死人骨头,陈薇儿也没细看。不过就算她细看黑暗中估计也看不出什么。最具明显特征的骷髅头已经让我当球给踢没了。

    越往前走,我感到气温越低,甚至感到有了微风吹来,看来前面十有**有出口!果然,我们又走了大概几百米的距离,拐了个弯儿后,眼前一片光明,可以清晰的看见在我们正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开口处外面阳光明媚!

    我和陈薇儿相视一笑,有些惊喜,也有些无奈。惊喜的是我们有可能得救了,无奈的是正如陈薇儿所说,也许出了这个洞口,我们就无法在一起了。虽然我很疑惑,为什么陈薇儿只有死才肯向我透漏她内心的感情,但是此刻我最惦记的还是赵颜妍。

    我快步跑到洞口,但是眼前的景象却并不是很乐观!在我们眼前不远处仍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冰层。也就是说,我们有可能只是在这条河上的一个小岛上。

    陈薇儿也看到了眼前的情景,微微叹了口气,悠悠的对我说道:“刘磊,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太高兴?”

    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会不高兴?这下我们离不开这里了,你就会做我的老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陈薇儿听后皱眉道:“你骗人!”半晌,忽然对我说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颜妍妹妹了?”

    我见瞒不过,只得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大哥大来,依然不在服务区里。我叹了口气,将大哥大仍在了一旁,看来这东西也没什么太大用了。

    “我们再绕道这个岛的另一侧,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出路吧。”陈薇儿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建议道。

    “好吧。”我站起身来,和陈薇儿一起向小岛后面转去。

    这个岛本来也不大,待我们绕过刚才的那个山洞,整个小岛的后面就可以尽收眼底。这是一座孤岛。或许我们真的回不去了!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山洞里那具白骨,这个人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呢?我不禁打了个冷战,饥寒交迫可不是件愉快的事儿。

    “我们回山洞里去吧。这一身湿漉漉的也不是办法!”我对陈薇儿说道。

    “好吧。”陈薇儿乖巧的跟在我的身后,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让我不禁想到,这丫头是不是开始兑现她的诺言了?一想到这些,我心中顿时豁然开朗。人生得意须尽欢,既来之则安之。

    我拉过陈薇儿的小手,快步的向山洞口走去。

    “薇儿,咱们在地上拣点儿树枝之类的东西,当务之急是要把身上这些衣服烤干,不然这么穿着迟早要感冒的!”我指着地上的一些枯树枝说道。

    在薇儿的配合下,很快我们就拣了一大堆树枝放在了山洞里面,可是怎么引火呢?这的确是个问题,对了,以前历史书上倒是学过,古代的人靠钻木取火,我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我找了一根看似干燥而且坚硬的木棍,在一根树枝上来回搓了起来。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忍受,可是钻到后来,我的手都快着火了,那两根木头还是纹丝不动。一点儿着火的迹象都没有。

    “换我试试吧!”自从刚开始,陈薇儿就饶有兴趣的坐在一旁,看着我原始人一样在那儿搓木头。见我累了,就主动要求道。

    我把木头递给了陈薇儿,抬手一看,我的手上竟然已经磨出了两个大水泡。这是谁说的钻木能取火啊。这不是坑人吗?也不知道编写教科书那帮人自己试没试验过。

    陈薇儿还不如我,弄了没几下就眉头紧皱。

    “算了,这钻木取火的方法八成是骗人的。”我抢过陈薇儿手中的木头仍在了一旁,愤愤的说道。

    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取火呢?放大镜,没有。火药,没有。电……对了,电也可以取火!我兴奋得大叫一声跑出洞口,找到了我仍在地上的大哥大,拣起来,把电池拿下,跑回了山洞。

    呵呵,这个大哥大看来并不是一无是处啊!

    我从滑雪鞋上的固定器的金属部分拆下,弯成了一个弧形。把大哥大电池放在一堆干木枝的中间,然后小心的把那个弧形的金属搭在了大哥大电池的正负极上。

    “薇儿,快跑。”我拉起薇儿,向相反的地方跑开。

    过了一会儿,电池开始冒烟,只听“啪”的一声,火光四射,电池着火了!周围的树枝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太好了!”我高兴的说道。跑过去用棍子把树枝翻了翻了翻,让火苗烧得更旺些。

    “刘磊,我真服了你了。这种方法你也能想得出来。”陈薇你可惜的看着那块大哥大电池。

    “还叫我刘磊?”我坏笑着对身边的美人说道。

    “老公……”火光下,陈薇儿的脸庞被映得无比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