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诉你,可是你叫我不要说话的啊!”我委屈的说道。

    “······”陈薇儿红着脸,娇羞的不敢看我。

    “薇儿……”我轻唤道。

    薇儿小声地应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抱着薇儿,抚模着白玉一般的肌肤。

    “我不知道.大概是那次你莫名其妙的站出来指责我哥哥吧!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陈薇儿的手扶在我的手上,羞涩的说道。

    “哦?那你之后为什么还叫我答应你不喜欢你?”我突然想起了薇儿之前那个奇怪的请求。

    “难道你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向你借二十五万吗?”陈薇儿柔柔的说道。

    “二十五万?哦,对了,你好象跟我说了你要二十五万。“被她一提醒,刚才我欲火焚身的时候小丫头曾向我借了二十五万。

    “啊!你不会是在敷衍我吧……完了,完了,咱俩就在这山洞里过一辈子吧!”陈薇儿急道。

    “放心,你都是我老婆了,这点钱算什么,只要能出去,我立刻取钱给你。”我解释道。

    “真的吗?“陈薇儿开心的说道,转而忽然严肃地说道:“刘磊,你会不会认为我是用二十五万把自己卖给你了?”

    “怎么奈呢!”我下意识的否认道。

    “不,你听我说!其实我就是……”陈薇儿在我的怀里叹了口气了道:“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地那个拥抱吗?

    “当然记得!”我奇怪的问道。难道陈勇这家伙告诉薇儿了是我花的钱把她的处女之身订给我了?

    “我和你说我不喜欢你也不让你喜欢我,是因为……因为我已径是我的了!“陈薇儿略微犹豫的说道:“因为,我为了给我父亲治病,已经把自己卖给别人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陈薇儿和我之间这层窗户纸迟迟不肯捅破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勇这个王八蛋,难道他没把我那个“她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合约可以解除”的附加条件一起告诉薇儿吗?oo个xx的。不是破坏老乎好事儿吗!

    “有个大老板,用二十五万预定了我的……我的那个,你能听明白吗?“陈薇儿红着脸最后还是没把“处女之身“这几个羞人的宇眼说出。

    “我能听明白。“我说道。废话,那个大老板就是我.我自己订了啥我还不知道吗?

    “所以·····所以我想如果我们真能活着出去地话,我想把二十五

    还给他!“陈薇儿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该如何做答,我怎么感觉这件事儿这么别扭。我自己拿出二十五万再还给我自己。有点儿自己挖自己墙角的感觉。

    “刘磊,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二十五万太贵了……”薇儿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心疼这二十五万呢。

    “怎么会呢。那个人都肯花二十五万,你老公我怎么可能比他差呢!”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个大老扳会不会和我哥解除合约。”陈薇儿担心地说道

    “没事儿。反正咱俩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他不干又能怎么样,大不了多给他点儿钱,咱们给他五十万!”我大言不惭地说道,一点也不担心,因为那个大老扳就是我,我怎么可能为难我自己?除非我有精神分裂症。

    “五十万?!刘磊.你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听你这口气好像根本不在乎一样!还有。你是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呀,你父母怎么能任由你随便花钱?”陈薇儿惊讶得说道。

    “我……这些是我压岁钱!”我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我现还不能把我赚钱的事情随便就说出来

    “压岁钱!天啊,刘磊,我要早知道你有这么多钱我何必……何必还把我卖拾那个大老板啊!”陈薇儿感叹道。

    “可是我那时候如果拿着几十万说要送给你,你能要吗?”这才是我关心的重点,不然我也不能通过陈薇儿她哥辗转地把钱送了过去。

    “哎呀,我怎么这么傻啊。”陈薇儿后悔地说道:“等咱们出去了以后还得找那个大老板赔罪。”

    “不用了、藏儿。“我见陈薇儿痛苦的样子。不忍心她说道。“那二十五万你不用还给那个大老板了!“

    “不用还了?为什么?“陈薇儿瞪大了眼睛奇怪的看着我。

    “是的,不用还了!”我郑重的说道:“因为,他巳径得到了他预订的东西!”

    “得到了?怎么回事啊?”陈薇儿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因为一一我就是那个大老板!“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刘磊,你说什么?”陈薇儿惊叫了一声抬起头来。

    “没错,我就是那个预定了你处女之身的人,你已经把你的身子物归原主了!”我认真的说道。

    “你……你……”一时间,陈薇儿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惊骇望着我。

    “薇儿,事情这样的……”我把那时候听说陈父有病需要马上做手术,然后找到陈勇,和他达成了那个协议的事情一一讲给了陈薇儿听,又把那个“她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合约可以解除”地附加条件也告诉了她。

    陈薇儿听的一脸迷茫,最后,默默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这样……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我不想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你,这也是我给陈勇那个附加条件地原因。我希望自己的女人都是发自内心的爱上我。而不是被条件所束缚着!”我抚摸着陈薇儿的秀发说道。

    “可是.我哥他并没有告诉我那个附加条件啊!”陈薇儿委屈地说道。

    “就怪你哥,办事儿丢三落四!”这个操蛋陈勇,等我出去之后再去收拾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事儿尽给我添乱。

    “哼,你个大坏蛋!你这是自作自受,如果你不和我哥说要预定我,没谁儿你早就得到我了!”陈薇儿娇慎的说道。

    “我要是没什么条件就无偿的给你哥好几十万,先别说说他相不相信,就算真给他,他敢要吗?”我说道。

    “强词夺理!你从一开始就是居心叵测!竟然要预订…预定人家那个。”陈薇儿忽然张开嘴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哎呀……疼死我了。”我大呼道。

    “你这疼算什么。刚才我才疼呢。”陈薇儿瞪了我一眼说道。

    “那你还想不想再疼一次啊?”在陈薇儿若哼若无的挑逗下,我突然色心大起,下面又有了反映。

    “我才不要呢,以后也不要了,再也不做了,一点儿快乐的感觉没有。”陈蔽儿撅嘴道。

    “哼,做不做也由不得你了。你已径被我预定了!”说着我翻了个身,把陈薇儿压在了身下。

    “会疼的!”陈薇儿不停的用拳头反抗着我的侵袭,大叫道:“强奸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兴吞并常,就像刚才按吻时我追逐薇儿舌头时那种感觉一样,陈薇儿一句“强奸”让我热血沸腾,难道我是个特殊嗜好者?

    “嘿嘿。美人儿,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说着我就提枪上阵。

    “老公……轻点儿。”陈薇儿忽然说道

    哎,我刚刚找到点儿角色扮演的乐趣,就这么让陈薇儿温柔的一句话拾打断了。我轻轻的把下面推入了陈薇儿体内,由于是第二次,没有了刚才那么困难,但是依然狭窄无比。夹得我有种立刻就想发射的感觉。

    “薇儿。你下面好紧。”我叹道。真是极品.我前世曾经在网络上见过,陈薇儿这种女孩是**中的尤物。

    “老公……是薇儿那里不好吗。”陈藏儿担心地问道。

    “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薇儿你这样的呢!”我连忙解释道。

    “真的吗?”薇儿开心的说道,身体也开始拼命的与我迎合起,不顾一切的大叫着。

    我怎么能输给薇儿呢,也拼命的和她叫上了劲。每一下,都是完美的结合,刺入尽头。

    陈薇儿在我的疯狂侵袭下,渐渐落了下风,不堪变成了欢苦各半,在我身下婉转承欢。

    终于,再一次又一次接近狂野的交合下,我再一次达到了顶峰,同时,陈薇儿也将要达到了她人生中第一个**。

    藏儿身体颤抖,痛苦中带着欢快,双手紧紧地和在了我的臂膀上,**后的陈薇儿带着一种女孩转变成女人后特有的妩媚,躺在我的肩头.双手无意识的在我身上来回摩挲。

    “原来……原来做这种事情,真的会有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啊!”陈薇儿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

    “等到你身子完全的恢复了,感觉会更好。“我色色的笑道。

    “讨厌啦!对了,老公,你告诉我,我跟颜妍妹妹哪个和你的感觉更好?”陈薇儿忽然眨了眨眼晴,调皮她问道。

    “这个……”这让我如何回答啊。我和赵颜妍**的时候,更多的是情感上的交流,我对她包含了两世的感情。但是我和陈薇儿却带给了我**上极度的享受。

    “哼!你刚才还说喜欢我那里,这么快就不认账了!”陈薇儿转过头去,闷着头不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