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生气了吗?我和你开玩笑的。”陈薇儿见我半天不说话,转过身来,担心的说道:“我真的没想和颜妍妹妹争什么,刚才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问出那么莫名其妙的话来!”

    “薇儿,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也许不公平,还要和别的女孩子一起分享我的爱,但你和颜妍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没有主次之分。至于感觉,最主要的是和谁去做,而不是单纯的为了享受。”我抱住陈薇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了……可是……可是让我以后该如何去面对颜妍妹妹啊!我竟然去枪她的男朋友!”陈蔽儿叹了口气说道

    “呵呵,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颜妍不想我接受你,就不会总是刻意的去给咱俩创造机会了。不然她应该想到,咱俩总是在一起,早要出事儿的。”我说道。

    薇儿点了点头:“可是我怎么觉得怪怪的呢。”

    “没事儿,以后你和颜妍接触多了,你就会觉得她还是很好相处的。”我继续说道。

    “对了,老公,你说我能不能怀孕阿?”陈薇儿突然问道。

    “这个……你上次来例假是哪天?”这的确是个问题,赵颜妍第一次事后服用了紧急的避孕药,可是这荒郊野外地让我上哪儿去找避孕药。

    “我想想。前天刚完事儿,怎么了?”陈薇儿羞怯的说道。

    “前天,应该没事儿,现在是安全期。”我想了一下说道。

    薇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想这方面的知识她了解得也不是很多。性教育完全都来自课外书藉或者杂志。

    “薇儿。我们把衣服穿上去找点吃的吧。”我建议道。我们已经大半天没有吃东西了,刚才还做了半天体力话,早巳是饥寒交迫。

    我和陈薇儿放在火堆旁地衣服巳经全部烤干,穿在身上热乎乎地。陈薇儿也不像刚才那样害羞了,只是动作有点不利索。这是初为女人留下的后遗症。

    西星山滑雪场

    赵军生和姜永富按到刘磊拌下山崖地沾息后迅速赶了过来。

    “颜妍.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先别着急,慢慢地说。”赵军生也是一片焦急。

    李少杰早已经让姜永富带上了警丰,由几个小警察正在讯问笔录

    “爸,你赶紧派人下去救刘磊啊!”赵颜妍哽咽的说道:“他和薇儿被那个李少杰给推下去了!”

    “颜妍,你姜叔叔已轻通知消防队下去找人了。可能一会儿就能有消息了吧。”赵军生安慰道。

    ·········

    “李少杰,你现在涉嫌故意杀人,你必须认真回答我们的每一个问题。”警察甲说道

    “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想到杀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他推个跟头教训他一下·····没想到他们就顺着山崖摔下去了。”李少杰颤颤巍巍的说道,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故意杀人也好,过失杀人也好,等你上了法庭之后法官自会裁断。你现在老老实实的把当时的情况和我们交代一下!”警察乙喝道

    ·········

    我此时还不知道新江市外面已经出动了大队地人马对我进行搜寻,公安,消防,武警还有曙光电子的员工都集中在了西星山的周围。

    “薇儿,把咱们从宾馆出来时,颜妍给你的那一把瓜子给我!”我对陈薇儿说道。

    “瓜子,哦,我看看,好像都弄湿了!”薇儿从衣兜里掏出一把瓜子递给我。“都烤干了。”薇儿说道。“不过你要这东西干什么?不会是当饭吃吧?”

    “嘿嘿,当然不是,这点儿瓜子还不够塞牙缝的。咱们要用它抓鸟。”我接过瓜子,开始扒起皮来。

    “抓鸟?!”陈薇儿重复道,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也帮我扒起瓜子皮来。

    不一会儿,我们就扒好了一小撮瓜子仁。我回到山洞,把刚才脱掉的滑雪帽找了出来。然后又在自己的围中上找了个线头,直接把围巾拆成了毛线。找了一个小树权拴好,然后把帽子支起,把瓜子仁洒了些到帽子底下。

    “原来……你是要用这些瓜子仁当诱饵!”陈薇儿见我做完这一切,才恍然大悟地说道。

    “嗯,虽然这些瓜子仁并不是引诱这些麻雀的最佳食饵,但是在这寸草不生,满地都是积雪的冬天,找不到食物的麻雀恐怕早已饥不择食!”

    我说着拉着薇儿躲到了旁边的一大块巨石后面。藏儿自从被破了身子以后,对我的亲呢举止不再有任何的抵触,反而一副新婚女人状,乖巧的跟在我旁边。

    等了大概有八个钟头.也没有只麻雀飞过来。

    “你这方法到底灵不灵啊,我怎么一只麻雀都没看到?”陈薇儿第一次参与捕鸟,精神高度紧张,这么一会儿,额头上就渗出了小汗珠。

    “不要着急,冬天的麻雀一般都是成群结队的,要么一只都没有,要么就是一群。”我讲解道。虽然我前世也没捕过鸟,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电视上这种捕鸟的方式倒真没少看到。

    果然,过不了多时,从空中飞来了一群麻雀。其中一只发现了地上地瓜子仁。在附近盘旋了两圈。落在瓜子仁的附近。

    我赶紧一拉绳子,滑雪帽一下子就把那只麻雀罩了个正着。本来还以为会把其他的麻雀给吓跑,没想到我刚把抓到的那只麻雀取出,支好帽子,就有另一只麻雀上了当。这郊外的麻雀还真是傻得可以。我记着城市里地麻雀那可都机灵着呢。如此反复。不一会儿就抓了二三十只。

    弄好之后,我把地上剩余地瓜子仁收好,几天里,我和薇儿还指着这些食饵活命呢。这可是宝贝。接下来,由于我地动作比较快,有很多麻雀还没等吃呢就被我抓了出来,所以瓜子仁消耗的并没有多少。

    我来到山洞附近,找了一个泥土相对杜软的地方,用树杈挖了起来。我要挖一些黄泥出来,平时里就看到电视上用黄泥制做叫化鸡,今天我做一次叫花麻雀。当然,这种体力活,我一个人干就行了,陈薇儿由于刚才的疯狂,身体上还有很多的不便。

    我也不管麻雀的死话。直按用黄泥裹上,扔到火力。不一会功夫,火里面就传来了僻僻啪啪泥土干裂的声音。

    陈薇儿在一样饶有兴致的盯着我,浓情的说道:“老公,如果我们真回不去了,就让我们在这座小岛上过一辈子吧!”

    过一辈子,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这岛上没吃没穿没房子地,怕熬不过这个冬天,就已经隔屁了。

    “对不起,老公。薇儿知道错了,薇儿不应该这么自私!老公要是不回去,颜妍妹妹一定会很伤心的。”陈薇儿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高兴了,慌忙认错道。

    我看着薇儿那被火堆烤得微红的小脸,爱怜道:“薇儿,你说得对!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就让我们在这小岛上,一辈子过着男耕女织的生话吧!”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可能.但还是被薇儿的一番话所感染了!前世的时候,当我处在商界地风头浪尖,我曾不止一次的有过隐退乡间的念头。如果我不是因为赵颜妍,只怕早就…

    唉!我叹了一口气,颜妍,也许在我的有生之年不能够与你相见了。

    火堆中的黄泥球慢慢的变硬,开裂,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味,说不清是泥香还是肉香,或者是二者都有。

    此时我己是馋得口水直流,迫不及待地用树枝扒出两只泥球出来,扔进一旁的雪堆里。雪上立刻就溶化出一个窟窿来。我见温度降的差不多了,把泥球拿出来,在地上敲了敲,顺着裂缝处把黄泥壳拾掰了下来。连带着鸟毛一起被黄泥沾了下去。

    我把扒好的烤鸟地给了陈薇儿:“你先吃吧,内脏记得要扔掉!

    我提醒道,鬼知道这麻雀生前吃过什么,万一中毒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起来怪吓人的,这真的能吃吗?”陈薇儿小心的接过烤鸟道。

    “呵呵,这可是正宗的野味啊!平时想吃还吃不到呢!”我已经被诱人的味道诱惑的不行,赶紧拿起了另一个泥球扒了开来,迫不及待的塞入嘴中。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太饿了的原因,吃在嘴里,简直是人间美味!虽然没放任何的调料,但是里面却又一股泥土天然的清香,几口下去,一只鸟就剩下了一堆骨头。

    陈薇儿见我吃得津津有味,试着尝了一小口后,连呼好吃。就这样,多只麻雀在我俩的扫荡下被吃了个干净。

    人都说饱思淫欲,这句话绝对没有错。在我干掉最后一只麻雀后我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

    此时天色已接近黄昏,薇儿坐在火堆旁,妩媚而不可方物。

    “薇儿……”我身下又有了抬头的迹象

    “你要干什么……大色狼!”薇儿见我目光迷离,色咪咪的盯着她,立剩警觉地叫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大色狼,那你应该知道色狼是干什么的吧!”我边说边飞快的扑了上去

    “啊.强奸啊……”陈薇儿反抗着大叫道。

    不过,嘿嘿,反抗只会让更加的兴奋!我现在真是越来越发现我有做流氓的潜质了。

    我竟然对强奸有着异常的强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