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跑到这个破岛上来了?要不是老四发现你生堆,你们还不得死在那地方啊!”吴胖子机关炮似的问出一大堆问题来。

    “咳!别提了,老子让人给暗算了!”我咳嗽了一声说道。不过心里却得意非凡,如果不是我闲得没事儿干在山洞门口又生了一堆火,恐怕我现在还在那个冰冷的山洞里过夜呢。

    “暗算?怎么回事儿?”吴胖子显然不明白这和暗算有什么关系。

    “我是让人从山上给推下去的!”我苦笑着说道。这件事儿说起来的确挺操蛋,原以为自己重生以后牛逼的不得了,没想到让一个小屁孩儿给偷袭了。于是我就把我去西星山滑雪,之后怎么与李少杰产生了矛盾一系列的事情讲给了吴胖子听。

    “**!妈拉个独子的,不想活了吧,敢暗算我吴胖子的大哥,老子回头就找几个人废了丫的。”吴胖子骂道。

    “估计不等你灭他,这小子早进笆篱子了。”连军队都出动了,那个李少杰还能安稳的待着?

    “操,就这么让他进了倒是便宜他了。”吴胖子嘟囓道:“哎,对了,听说那帮犯人很多都有特殊嗜好,嘿嘿,到时候老子去找找人,给他安排一下……”吴胖子忽然淫笑着说道。

    特殊嗜好?我先是一愣,不过立刻就明白了,那不就是鸡奸吗!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吴胖子真***阴险阿,幸亏我和他是哥们儿而不是敌人。

    “特殊嗜好?老公,什么叫特殊嗜好啊?”坐在我一旁的陈薇儿好奇的问道。

    吴胖子早就对我身边坐着的这位美女的身份产生了疑惑,只是还没好意思开口询问。这时候突然听见美女叫我“老公”,吓了一大跳,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惊讶得说道:“你……这是……”

    我抱过陈薇儿,微笑着对吴胖子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陈薇儿。”

    当我说到“女朋友”三个字时,陈薇儿的小脸立刻一红。此时薇儿已经脱掉了外衣,里面穿的正是那套我在淑女屋买的套装,娇美无比,甚至比赵颜妍散发出更加成熟的魅力。

    但是吴胖子却像发疯了一样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叫道:“妈拉个独子的,赵颜妍呢!你是不是把她给甩了?好哇你,刘磊!我吴胖子真是看错你了!枉我还那么信任的把颜妍交给你,原来你是个喜新厌旧的王八蛋!你看这小妮子比颜妍貌美,你就把颜妍给甩了——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吴胖子由于内心激动,对我的称呼也由原来的“大哥”变成了“刘磊”。

    飞机本来是由吴胖子驾驶,吴胖子以机动竟然跳了起来,直升飞机就处在了无人驾驶的状态,立刻左右摇摆起来!我连忙阻止道:“吴胖子,你先坐回去把飞机开好!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吴胖子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这飞机坠毁了可不是闹着玩的!闷哼一声,赶忙又坐了回去。

    “你最好别拿是赵颜妍先和你分手的烂理由来敷衍我!颜妍的性格我也清楚,一辈子认准一个根本不会轻易放弃的!”吴胖子冷言道。

    “吴胖子,你听我说!赵颜妍是我女朋友没错,可是陈薇儿同样也是我女朋友!”我表情严肃,丝毫没有玩笑的说道。

    “也是?你有两个女朋友?这更加不可原谅了!你竟然背着赵颜妍脚踏两只船,在外面搞二奶?”吴胖子瞪大了眼睛说到。

    “二奶?”我惊异的重复着这个名词!这才是九五年,这么时髦的词吴胖子竟然脱口而出!

    “那小姑娘,你可别被他给骗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吴胖子转过头去对陈薇儿说到。

    但是出乎吴胖子意料,陈薇儿竟然含羞着低下头去,小声说道:“我知道……”

    “嗯,你知道那你还不赶紧离开他……什么?你说你知道!”吴胖子大惊,怒道:“**!原来是你勾引的刘磊,看你就不像什么好饼,穿得那么风骚,跟狐狸精似的……”

    吴胖子越说越过分,我看到陈薇儿已经是小脸煞白,或许马上就快哭出来了!这吴胖子要不是我朋友,我早就跳起来揍他了!不过他对赵颜妍一往情深,现在以为赵颜妍受到了伤害,情绪激动倒是有情可原。我连忙咳嗽两声制止道:“咳——咳——!吴胖子你先别激动,其实这件事儿不仅陈薇儿知道,赵颜妍也是知道的!”

    “什么!赵颜妍也知道?她同意你找两个女朋友?”吴胖子满面不相信的惊骇道。

    “是的!她不光知道,而且还

    促成我和薇儿在一起。”我解释道。

    “哎,罢了罢了!颜妍那丫头竟然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儿来!既然当事人都不说什么,我这个外人还瞎操什么心!你他妈不愧为我大哥啊,能让两个这么出色的丫头这么死心塌地得跟着你!”吴胖子感叹道。

    “嘿嘿。”我只得笑了笑。心想,两个算什么啊,老子这辈子重生回来,少说也得弄他十个八个的!

    (鱼人:“你怎么知道你能弄到十个八个的老婆?老子才是说的算的!”

    刘磊:“这书不就叫《重生追美记》吗?”

    鱼人:“那我也可以只给你安排两个老婆!”

    刘磊:“我是没有意见,不过你问问读者吧……”

    鱼人看见一群手拿砖头的fans:“……”)

    “不过,大哥,你可得小心了!如果你冷落了颜妍,可别怪你老弟我趁虚而入阿!”吴胖子忽然谄笑道。

    “靠,你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吗!”我骂道。

    “靠,你是我大哥,不是我朋友。”吴胖子认真地说道。

    “……”我无语。

    (刘磊:“鱼人,你是不是故意刁难我啊!”

    鱼人:“情节需要嘛,我可以考虑一下来个吴胖子追求赵颜妍的戏……”

    刘磊:“哎,别的,鱼大大,我再也不敢了……”

    鱼人:“哼哼哼……”

    刘磊惨笑:“原来天大地大,鱼人最大啊!”

    一堆推荐票、月票砸了过来……哎呀,怎么还有砖头呢?

    读者甲说道:“妈的,他是不是骗字数呢?”

    读者乙说道:“我看也是,咱们硝他!”

    夕阳下,一人一鱼从废墟里爬出来,微弱的说道:“原来读者最大啊!”)

    “老公,你还没告诉我什么叫特殊嗜好啊?”陈薇儿见我和吴胖子停止了争执,念念不忘的问了我刚才的那个问题。女人的好奇心有时候真是持之以恒,这么长时间了她竟然还记得。

    “这个,特殊嗜好就是一个泛称,就是指在那方面有不良习惯的人。”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有时候某些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那方面?什么是那方面?”薇儿果然没听明白。

    “就是咱俩在山洞里做的那个事情!”我解释道,希望陈薇儿能够明白。

    “哎……这么羞人你还说。”陈薇儿打了我一下说道:“不过监狱里也能和女孩子那样么?”

    “咳——咳!两个男的之间也能嘛!”我说道。

    “两个男的?两个男的怎么能做那种事情啊,你骗人!”陈薇儿奇怪的说道。

    “可以用屁眼啊!”我在陈薇儿耳边小声说道。

    “呀!”陈薇儿推开我,小声说道:“你们可真恶心。”

    这有什么恶心,再过几年,男同性恋铺天盖地,在国外都可以登记结婚了。不过这些都是这个时代的小女孩所无法想象的。

    过了一会儿,小丫头突然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老公,你每次和我那样的时候,我一喊强奸,我就觉得你特别兴奋,你这是不是也算特殊嗜好啊?”

    我汗,这理解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啊,这么快就能学以致用了。

    “这个……大概也算吧。”我点头承认道。

    “那我下次就大声的叫!老公,你喜欢吗?”陈薇儿腻声在我耳边说道。

    嘿嘿,没想到外表冰冷的薇儿狂热起来竟然这么风骚。真是拣到宝了。以前我就和赵颜妍建议过玩玩这种强盗和民女的叫色扮演游戏,可是那丫头死活不肯。没办法我只能把这个变态的**压在了心底。没想到今天在陈薇儿这里轻松实现了。

    “薇儿,你如果不喜欢咱们还是用正常的吧。”虽然我很喜欢,但是我更不想勉强薇儿。

    “其实……其实我喊的时候,感觉也特别好……”当薇儿说出这句话时,早已是娇羞满面。

    我心里狂喜,同道中人啊!一连串的淫荡镜头在我脑海里闪过,护士装、兔女郎、束缚,哇咔咔咔咔,嘎嘎嘎嘎。改天都要在薇儿身上试验一遍。

    “哼……咳!”吴胖子突然大声的咳嗽打断了我和薇儿之间的亲昵。

    妈的,你这小子该不会是支气管炎吧,打断了老子的幻想。

    我刚想发作,却见吴胖子递给我一个对讲机一样的东西,和我说道:“颜妍找你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