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颜妍,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虽然事情发展到后来,变成了赵颜妍用手帮助陈薇儿达到了顶峰,但是这绝对不是她们之前的本意。

    陈薇儿这时候已经转过身去,脸红的已经到了胸部。我估计此时要是有个地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我就是觉得薇儿下面长得和我不太一样……”赵颜妍倒是满不在乎,她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羞人的事情也做了不少,所以丝毫没有陈薇儿那种扭捏。

    我狂汗……原来她是在研究这个!赵颜妍这小丫头竟然对这种事情也有好奇心!

    “那让我帮你们看看你俩到底有什么不同吧!”我色色的说道,并且暗暗给赵颜妍使了个眼色。陈薇儿今天刚刚成为我的女人,虽然心理上已经接受了我,但是如果让她和赵颜妍一起服侍我那她肯定是断然不肯的。所以如今我要一点点儿的打破她心里的防线,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除去她内心的羞耻。

    赵颜妍哪会不明白我的色狼心理,狠狠斜视我一眼。但是这丫头最大的优点就是比较识大体,嘴上笑嘻嘻的说道:“老公,那你……就看看吧!”说完,对陈薇儿说道:“薇儿姐姐,你快转过身来,让刘磊帮我们看看!”

    陈薇儿哪里会想到赵颜妍会这么说。跺着小脚羞道:“颜妍妹妹,你怎么能答应他这种无理地要求呢!这也太羞人了吧!”

    “咳……咳……!薇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不是也说过你那里和别人不一样吗?我这只是本着科学的精神,并非带有任何的思想!”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就是啊,薇儿姐姐,我刚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叫刘磊帮咱俩看看吧!再说咱俩都是他的人了,还有什不好意思的呢?”赵颜妍也附和着说道。不过却瞪了我一眼。小声在我耳边嘀咕道:“这次就帮你这个色狼一次,不过你要是再往家领女人我决不放过你。”

    虽然赵颜妍说得声色俱厉,不过我也并没怎么害怕。至少还有一个夏是经过许可的。

    陈薇儿还是非常扭捏,刚才和赵颜妍一起洗澡,没想到颜妍非要看自己地下面。自己不允,颜妍就摆出一幅大老婆的样子。还说在家里得听她的。薇儿没办法,心想反正大家都是女人,看就看吧。可是赵颜妍竟然用手那样对自己,自己非但没推开,反而到最后还觉得很享受。一想起来自己就觉得羞耻,更何况刚才自己的丑态被自己的爱人尽收眼底,他一定认为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陈薇儿哪里还敢转过身来!

    但是赵颜妍却一把将薇儿拉了过来,把她按在浴缸边上地台阶上,自己也坐在了一旁。陈薇儿没办法,只得闭上眼睛。但是小腿却夹得紧紧的。

    我俯下身,凑到赵颜妍芬香的花蕊边上。眼睛不经意的向上一瞥,发现颜妍这小丫头也脸红了。原来她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胆。

    我轻轻的吻了下去。赵颜妍浑身一个激灵,叫道:“老公,不要……那里脏!”

    我却丝毫没有停止嘴上的动作,开始在颜妍那里吸吮起来……

    “老公……哼……嗯……”似有若无的呻吟声从颜妍的口中传出。

    我更加卖力的添吮起来,尽情地享受着颜妍那少女芬芳的体香。

    “啊……!”强烈地刺激让赵颜妍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

    开始的时候,陈薇儿还能安静地闭上双眼,可是到后来听到赵颜妍那快乐到蚀骨的呻吟声,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向一旁看去。立刻就被这**的景象惊呆了!他竟然在添颜妍妹妹的那里!陈薇儿羞得本想立刻转过头去,可是自己的眼睛却像长在了那里一样。再也离不开了。

    看着颜妍妹妹轻咬着嘴唇,添着舌头的快乐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动容。自己刚才也是这副模样么?她现在的感觉和自己刚才的感觉一样吗?想着想着,陈薇儿地身上就是一片火热,两只加紧的小腿情不自禁地来回摩擦起来。

    可是越摩擦,陈薇儿就越难受,感觉像无数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一样,痛苦难熬。要是他也能那样添自己那该多好啊。可是这个想法刚产生,就被陈薇儿心里那片道德伦理给否定了。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不知羞耻呢,刚被颜妍弄完就又想要了。陈薇儿赶紧闭上眼睛,想压住内心的欲火,可是那香艳的画面却总是在自己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啊——呼!”赵颜妍一声高呼后,长出了一口气。我知道小丫头达到了顶峰。不过颜妍这丫头身体实在太敏感了,这才不到十分钟。

    虽说女孩子身子敏感确实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是也不能太敏感啊!自从我发现我有了异能之后,我在床第方面的功夫也是越来越强。原先和我战成平手的赵颜妍越来越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每次和小丫头心再继续下去,可是赵颜妍却非常固执的继续迎合我直到我最后的爆发。

    这也是我想尽快把陈薇儿融入进来的原因。

    “薇儿,该你了!”我坏笑着对陈薇儿说道。刚才薇儿的表情被我看得一清二楚,虽然现在在我面前装的很平静,可是我却知道她内心已经焦急无比了!

    果然,薇儿听了我的话后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我知道薇儿比较害羞,想让她这么纯情的女生在我面前表现得像荡妇一样那还不如杀了她。我轻轻的用手分开陈薇儿的双腿,薇儿稍微抗拒了一下,就被我掰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薇儿神秘花园,我的呼吸变得开始急促其来,毫不犹豫地把嘴吻了上去。

    “老公……啊……”陈薇儿本想把我推开,可是下体传来的阵阵无比的快感让自己不争气的尽情享受着。这是一种快乐到极致,马上就要飞起来的感觉。

    陈薇儿恨自己,竟然贪图着这一时的享受!这和**荡妇有什么区别了,可是明知道这

    己却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陈薇儿只觉得自己仿i一样。

    开始陈薇儿还能压抑住自己的**,使自己不叫出声来。可是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终于让陈薇儿大声的呻吟起来。

    “啊……嗯!”陈薇儿面色桃红,浑身不停的颤抖,忽然猛地推开我,大叫道:“老公,我不行了……”

    我被陈薇儿推后了一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见陈薇儿的喷出一注透明的液体,虽然没有刚才我看见得那么远,但是却全部喷在了我的身上。

    喷射后的陈薇儿,还在不停的颤抖着,没有从刚刚的兴奋中平静过来。

    前世里我在a片中也看到过不少这样的情节,但那基本上都是假的。之后我也在网上找过类似的信息,发现原来极少数的女性在**时真的可以发生潮吹现象。但是这种女孩子不见得比大熊猫多多少,是可遇不可求的。没想到却生生的发生在了我的眼前。

    “我……我尿到你身上了吗?”过了好一会儿,陈薇儿才从刚刚的幸福中缓了过来,看着我被喷了满身,立刻紧张的说道。

    陈薇儿此刻简直都要无地自容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失禁了两次,而且这次还弄了自己爱人一身,他会不会嫌弃自己?

    “老公,我……我是不是有什么病啊。怎么……怎么每次都忍不住会尿尿啊!”陈薇儿担心地看着我。

    “有病?薇儿你怎么会有病呢!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啊!”看来这个年代真是缺乏性教育啊!要是换作几年以后,很多女孩子都知道了喷潮这回事儿。

    “可是……可是颜妍妹妹怎么不会啊!”陈薇儿依然不相信的说道。

    “这个……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的!”于是我把前世里在互联网上看到的那一套搬出来,讲给了薇儿:“其实早在1983,美国的拉德斯、惠普尔和佩里三人合著的《点及人类性行为的其他新发现》一书中就已经提到过,个别女性在**时,在尿道口处可喷射出大量清亮地透明液体,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俗称为喷潮。”

    赵颜妍也在旁边听得聚精会神。踩了我一脚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这种事情?”

    “我……我在书店看到过!”我随口胡诌道。这本书先不说在国内的书店有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去看。

    “那……这么说我没有病了?”陈薇儿还是不放心,又皱眉道:“老公,我有这么个毛病,你会不会讨厌我啊?”

    讨厌?笑话!我当成宝贝还来不及呢。恐怕再过几年,这种女孩子比处女还要值钱。

    “薇儿。我怎么和你说呢!其实我不但不讨厌,反而只会觉得更加的兴奋!”我表情诚恳的说道。

    “真的?”陈薇儿终于展开了那道紧缩地眉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老公……”忽然赵颜妍腻声叫道,身子也一下子缠了过来,对我说道:“老公,你再弄我一次吧,我试试我可不可以……射出那个东西来!”

    我扑嗤一笑,点了点她的小脑瓜说道:“这种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试这个干嘛!”

    “人家觉得你好像很喜欢似的,人家怕你以后会不喜欢我!”赵颜妍委屈的说道。

    “怎么会呢!我家颜妍也有她的优点啊!”我笑着说道。

    “什么优点?”赵颜妍见我说她也有优点。立刻高兴起来。

    “嗯……比如你的身体就要比薇儿的敏感多了!”我说着,色手就攀到了她的胸前。

    “讨厌啦!快拿开!”赵颜妍娇嗔着打掉我地手。对陈薇儿说道:“薇儿姐姐,咱俩去洗澡。不要理这个大坏蛋了。把咱们的下面弄得湿漉漉地,好难受!”

    可是我怎么可能放过她们呢?我的小兄弟早就高高挺立!我从后面抱住赵颜妍,顺势狠狠地把小兄弟刺了进去。

    “啊……!”赵颜妍呼道:“别闹了,洗完澡,我让你弄个够!”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洗完澡再说洗完澡的!

    赵颜妍那里刚才就被我弄得湿润无比,没有任何前戏,我就用力的动了起来。

    “啊……啊薇儿姐姐……你快来帮帮我……”赵颜妍颤声道。

    可是陈薇儿却站在一旁。转过头去,没有丝毫动作。其实陈薇儿也想帮忙。问题是自己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哼!……啊,薇儿姐姐……不用你得意,一会儿就轮到你了!”赵颜妍趴在石阶上,咬着牙说道。

    ………………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我身上时,我惬意的张开双眼。看着我身两侧分别熟睡着的颜妍和薇儿,心中一阵甜蜜。

    昨天晚上,薇儿经过我在浴室里那一番潜移默化,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羞耻,与我和赵颜妍同床共枕。夜里更是**不断,赵颜妍有了陈薇儿的加入变得更加勇猛,每次在顶峰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后就更加地疯狂。就这样来回的交替了数次,我终于达到了交上了满意地答卷。